成都溫江航天7111廠工程師遭綁架迫害紀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上午九點多,成都溫江航天7111廠國家級工程師楊建中莫名地被溫江區政法委、溫江區公平派出所、航天7111廠保衛部、航天7111廠離崗管理部(退休辦)的人員聯合綁架,押往新津洗腦班迫害。下面是楊建中敘述的主要經過:

十八日上午九點過,我騎自行車上街買菜,先去廠大門外一個修理店給自行車打氣,由於自行車腳一直不好,在打氣時自行車站不穩倒下,同時鏈條掉落,我安鏈條時弄得兩手油污,緊接著到不遠處以往本科同事的店鋪內洗手,出來就看見警察在「檢查」店鋪,看見我出來就攔住說是也要「檢查」,我兩手還帶著水珠指尖沒洗乾淨還是黑的,我說:「檢查我甚麼?沒見我手是濕的指上黑的在裏面洗手嗎?」一個警察不容分說拽住我不放,我奮力掙脫到店鋪外推著自行車要走,又被另一警察抓住。旁邊還有一高個的警察對著我錄像。我才知道他們要抓我。

我說:「你對我錄像越多你的罪惡越大。」「你們現在還迫害法輪功,要不要命了?!凡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都要遭惡報,到時躲都躲不脫!」「你們憑甚麼抓法輪功(學員)?有文件嗎?拿出來我看看,你們拿不出來,你們也是受矇蔽的受害者。」「凡一件事都有結束的時候,文革結束時有緊跟中共的七百九十三名警察、十七名軍管幹部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決的,你們知道嗎?法輪功結束迫害時在全世界進行大審判,凡是參與迫害的都要受到審判。」我邊說邊猛伸手去搶錄像機,未抓著。

這時周圍已聚集有好多人,多數是附近的上街買菜的職工,城鎮居民,來往趕場的農民,做小生意的人。其中除穿著警服的五六個警察外,還有7111廠保衛部的吳濤,好像還有退休辦書記孫光友。其他人都不認識。我問惡警為甚麼抓我?不見回答。因為我耳聾也聽不見他們說甚麼。他們對我一個老人都不放過,中共不滅更待何時?!

在這裏有必要交待幾句:我五六年讀大專,五七年夏天「反右」放長假三個多月,我和幾個同學遊南溫泉,耳朵進水化膿,被校醫糊弄,左耳穿孔全聾,又因假期長無錢回家在校看小說使眼睛近視。近幾年又老年性耳聾使右耳也聽不見,靠著八千元的助聽器可以聽煉功音樂煉功。

我耳聾聽不見也不管他們說甚麼,就趁機給在場的許多人講真相,我沒有絲毫怕心,「一路正念神在世」(《感慨》),我是正的他們是邪的,為甚麼要怕他們?我向望著我的世人說:現在十一快到了,十八大要開了,中共懼怕法輪功,我是煉法輪功的,他們的黑名單上有我的名字,所以他們今天是來抓我的。我告訴大家: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十三年多不但沒迫害倒,現在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煉法輪功,只有中共不准煉,法輪大法是救世大法,以真善忍為原則修煉,請大家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要滅中共,沒退出黨團隊的趕快退出才能得救……我在滔滔不絕地講,惡警在對著我不停地錄像,他以為逮著好機會了。我看見圍觀的人中有含笑點頭的,有向我微笑的,有使眼色的,我推著自行車就走,錄像的惡警後退了兩步,另兩個年輕惡警就來搶我緊握的自行車,掰不開手,站我旁邊的高個子還幫忙,我問他是誰,他不理我,後來我聽吳濤說他是溫江區政法委的主任。兩個年輕惡警掰開我的雙手後使勁把我雙手往後扳,像肩膀脫臼般痛,他們一邊一個像推犯人一樣把我推到前不遠的一個小車邊猛地把我推進車裏。我是一個七十四歲(身份證是一九三九年一月八日出生)滿頭白髮的老人,經不起他們這麼折騰,當被推進小車裏時累的直喘大氣,呼吸困難。

然後一邊擠進一個警察,兩個惡警把我挾持住,他們還是怕群眾譴責,馬上開車離開,往溫江城方向走了一段路,又繞轉來,車開進7111廠大門內我住的那幢樓端頭的壩子停住,一個警察寫了兩張單子要我簽字,我拒簽,他就問我要鑰匙去抄家,我不給,並說他們是土匪,兩個警察抓住我的手,從褲腰上搶走了鑰匙去抄家,沒有我和我的家人在場,我仍被挾持在車裏。現在惡警迫害法輪功,比迫害初期還猖獗,特別是抄家搶奪錢財真超過以前的土匪:過去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

大約一個多小時後,他們好幾個人抱著書、資料,還有提包等,來到壩子。把抄的東西平鋪在壩子上,然後把我從車裏拖出,拽著我繞圈子錄像,好像我就是賊,擺在地上的一大坪東西就是贓物。他們好像取得了「勝利」,抄獲了很多「贓物」一樣向很多來看熱鬧、看稀奇的職工炫耀。當然這些職工有各種表現和議論,只是我被拖著又在講真相,來不及看,因耳聾他們的議論聽不見,不過,有一點我是看到的:他們很驚奇我有那麼多書、資料等。

這時我看到參與迫害我的警察是公平派出所的有四至六人,都不認識,因眼近視對警號看不清也記不住,政法委那個主任推著我的自行車,後給我扛上樓參與抄家了,7111廠保衛部有部長李善清、副部長郭軍、副部長賈曉東、幹事吳濤,7111廠離崗管理部書記孫光友等。李善清還拿著一摞真相資料來在車頭上對著我狠摔,並惡狠狠地訓斥:叫你不要在屋裏搞名堂,結果你搞這麼多!……

他們擺在壩子上的書有《轉法輪》九本、《八屆法會徵稿》六本、師父法像大的一張、小的若干張、法輪圖若干張、師父經文多本、真相資料一摞不知多少頁等等。還有幾盒封面打印紙沒擺出來、mp3等。

我一再給他們講真相救他們。我說:李洪志師父的法像具備非常大的神通法力,你們要保管好不能毀壞,這樣做了就得福報,反之,必遭惡報。《轉法輪》是天書,你們看可以但不能毀壞,誰毀壞我的師父法像、大法書籍、資料、誰就要遭天滅!

他們錄像後又把我塞進車裏拉到了公平派出所,在一會議室坐著,有兩個年輕警察看守。這裏比較靜,說話能聽進幾句。我問靠我近的年輕警察:「你知道為甚麼抓我嗎?」他搖頭說不知道,我說:你知道你們是在犯罪嗎?他說領導叫幹啥就幹啥犯甚麼罪!我說:迫害法輪功罪責難逃,凡死心塌地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都要遭天懲。

上午十一點半左右,7111廠保衛部、退休辦五個人帶來了陪教羅中奇、張武修,我被新津洗腦班關押兩次,都是他倆「陪教」,我稱他們是中共的忠實走狗,來掙雙份錢的,掙迫害法輪功的錢能有好果子吃嗎?他們要把我綁架到新津洗腦班迫害。他們叫我上車後,左邊擠進張武修,右邊擠進羅中奇將我挾持住,這兩人都當過中幹,可能已到七十。羅中奇跟我住一幢樓還是樓長,從零七年起一直監控我。前排開車的是保衛部副部長郭軍,右邊是退休辦書記孫光友。另外去了幾台車我沒弄清楚,反正李善清、賈曉冬、吳濤都去了,溫江區政法委那個主任去了,公平派出所去幾個惡警我沒詳查。車往新津開的途中我給他們講真相,講航天7111廠迫害法輪功的惡人遭惡報事例,還有五四零的惡報案例,還準備講活摘器官講追查國際,孫光友就不准我講了。

車到新津進到洗腦班支路不久見路被封進不去,又退出來走另一方向,走了好久才進到蔡灣洗腦班,見到包小牧。她叫馬上拉我去花橋醫院檢查身體,我不去,被吳濤拽著上了車。包小牧帶車去的,找到醫生,說要查血壓,我不配合,吳濤郭軍強行將我左膀衣服脫去,年輕女醫生綁上帶子,我說:「你是不是龔醫生?」她說不是,我說你要實事求是,不要為他們提供迫害法輪功需要的數據,那樣會遭惡報的。她們回了幾句我沒聽見。測了血壓叫我出來,不久,又叫進去要再測一次血壓,我仍然不配合,跟醫生說:「如果你為他們提供迫害我的數據,要受上天懲罰的。」然後他們就開車回洗腦班。在洗腦班,包小牧說正在改建沒有房間,叫等著另安排地方。不長時間,孫光友來問我:「你想在這裏住還是想回家?」我說:「是你們莫名地迫害我,把我綁架到這裏來的,我當然要回家,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就這樣,下午兩點多回家了。


參與迫害的相關責任單位和責任人:
航天7111廠部份電話:
黨委書記 王洪濤 13980568681 82793589
廠 長 易華昌 13908071677 82793705
黨委副書記 黃茂才
保衛部部長 李善清 82792038 手機 13908197144
保衛部副部長賈曉冬:82792048 手機 13881777901
保衛部副部長郭軍
保衛部幹事 吳濤:13668110031
離崗管理部書記 孫光友13550167162
保衛部請的陪教 羅中奇82792646
保衛部請的陪教 張武修82792784
新津洗腦班科長:包小牧:18980097136
溫江區政法委書記:陳定祥,電話:82722872
溫江區政法委×主任
溫江區公平派出所惡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