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工程師何國章、王美珍夫婦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成都市溫江區航天7111廠退休幹部、法輪功學員何國章、王美珍夫婦,多年來遭到中共邪黨的綁架、關押、洗腦、毒打等各種迫害及高額經濟勒索。下面是他們遭受迫害的簡述經過。

何國章,七十二歲,是7111廠國家級高級工程師。王美珍,六十七歲,是7111廠會計師。早在六十年代,何國章、王美珍夫婦就被派往西藏搞建設,長期在惡劣環境下工作、生活,積勞成疾,兩人都患上了多種疾病。王美珍患有心動過緩、嚴重風濕關節炎等等疾病;何國章患有風濕性關節炎、腸胃病、神經性偏頭痛等等疾病,兩人都被疾病折磨的痛苦不堪。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何國章、王美珍夫婦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從此認真按照「真善忍」法理修煉,沒多久身體就好了,過一些時候就感到無病一身輕了,從煉功開始到現在已有十六年沒吃一粒藥。他們發自內心感到法輪功神奇,發自內心的感謝法輪大法李洪志師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中共鋪天蓋地迫害法輪功,航天7111廠以邪黨委書記賈永福為首的惡人,積極配合江氏流氓集團對何國章、王美珍等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保衛科長李科、保衛幹部庹傳武專門設人監視法輪功人員的行動,逼迫寫不修煉的保證。7111廠這幾個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都先後遭到惡報(詳見《成都航天7111廠惡人遭惡報事例》一文)

公園煉功遭綁架、批鬥、罰款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何國章、王美珍到溫江公園晨煉,開始來一兩個人,後來發展到四十多人,被溫江六一零(江氏集團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的便衣特務發現,於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四日晨綁架了王美珍等十九名法輪功學員(何國章等走脫),劫持到溫江縣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被抓的十九人中,航天7111廠的法輪功學員有王美珍、闞宗銓、王留娣、唐仕鳳、劉昌瓊、劉大恕、戴其珍、王子英、何永貴、余秋華、黃應碧等。他們出獄時都被罰款,並被廠派出所、廠保衛科直接拉到7111廠監禁、開批鬥會,7111廠組織部長李永成在會上肆無忌憚地謾罵大法,污衊師父,罵法輪功學員。(李永成二零零七年遭惡報,於買菜回家騎自行車在溫江的烽火新區門口的南熏大道上橫穿公路時,被成都方向快速開來的大卡車撞飛幾米遠,血流一地,送去醫院後很快就死了。)

在李永成謾罵後,李科等保衛科人員又逼迫從拘留所劫持回來的法輪功學員寫不修煉的保證,王美珍不配合,堅決不寫,又被關在7111廠派出所禁閉室(他們前不久還餵過兔子,臭氣熏天)一天一夜。

在被關拘留所期間,李科帶柳城派出所惡警去抄了何國章、王美珍的家,只抄走一份勸善信,何國章給他們講真相,氣得李科及惡警們調頭下樓就走了。

王美珍等法輪功學員回家後又接著遭受7111廠的經濟迫害,職工每人被罰款3000元,家屬罰1500元,另外,職工所在的科室領導被株連罰款800元,車間領導株連罰款1200元,最後都轉嫁到法輪功學員身上。王美珍實際被罰款3800元,當時退休工資只700多元,每月只發給生活費242元,其餘全部被扣去一年,約扣6000元直到現在也沒退還。

進京為法輪功鳴冤遭拘留、罰款

二零零一年六月份的一天晚飯後,王美珍、黃應碧應邀到溫江老年醫院周醫生家串門,被構陷,由柳城派出所惡警劫持到溫江縣拘留所關押兩天,無條件放出。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王美珍與職工家屬余秋華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在天安門城樓下被警察搜查出布做的「法輪大法好」橫幅,被劫持到天安門派出所,當天晚上又被轉移到郊區延吉拘留所,晝夜隔離審訊。兩天後,溫江縣六一零的李衛國與7111廠保衛科王斌等四人乘飛機去北京將王美珍、余秋華等四人劫持到溫江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七天。

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溫江六一零向每人勒索30000元罰款,株連廠領導罰款一千元。警察押解的路費14000元。7111廠邪黨委書記賈永福批示:幾項費用完全由上訪人承擔。王美珍去北京上訪總共被勒索45000元。李科、廠保衛科幹事陳小林幾乎每天到拘留所催交罰款,威脅說不交罰款就勞教。

職工家屬余秋華先關拘留所,因她絕食抗議,又轉看守所關押。其丈夫被多次傳訊,被抄家、罰款,說交款13000元就放人。余的丈夫東拉西借到11000元,不夠數,派出所指令廠裏扣其丈夫六個月工資。最後不但交款不放人,還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劫持到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迫害。

惡警隨意抓捕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五日晚,何國章、王美珍被溫江柳城派出所六一零李衛國、王永紅、7111廠保衛處郭軍等一夥人綁架、抄家,當時惡徒們氣燄囂張,將王美珍連拉帶拖,把衣服扯上來蒙住頭,強行抬上車,只聽見子女哭喊,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都敢怒而不敢言。他們從7111廠先劫持到柳城派出所非法審訊到很晚十二點以後,才把王、何綁架到永盛溫江區拘留所,關押十五天才放回。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份,航天7111廠邪黨委、保衛部與溫江六一零、公平派出所相互勾結,對7111廠法輪功學員闞宗銓、黃應碧、李玉秀、何國章、王美珍、劉昌瓊、黃澤生等進行非法抄家,找迫害「依據」。何國章、王美珍當時沒在家,惡警就把黃應碧、李玉秀綁架到新津洗腦班迫害;把劉昌瓊、黃澤生綁架到溫江看守所迫害。劉昌瓊後被枉判三年半,關在成都女子監獄迫害。

被綁架到洗腦班 再遭勒索

二零一零年八月至九月間,成都六一零黃忠志和新津洗腦班李得奇科長竄到航天7111廠與保衛處、退休辦相勾結,企圖抓何國章、王美珍去洗腦班迫害。王、何被迫流離失所了半年。

在流離失所期間,二零一一年四月五日,何國章、王美珍回到老家達州宣漢縣雙河鎮,夫妻倆去香爐山趕廟會向家鄉的父老兄弟講真相和發送神韻光碟。上午十一點左右,將光碟和真相小冊子發到了雙河鎮副鎮長陳中手裏,當時陳中就要帶王、何二人走。王、何沒配合。陳中用手機把王、何的像錄了下來,下令警察在鎮範圍內辨認尋找,幾天後,即4月14日,王、何走親戚時被雙河鎮的安全員張全昌認出,雙河派出所出動七八個警察追蹤到親戚家,將王、何抓到派出所,戴上手銬,分開關押在兩間屋裏進行野蠻審訊,惡警們氣急敗壞破口大罵王美珍,故意將銬王美珍的手銬上下猛提,又氣勢洶洶地把王美珍猛推倒在地,導致王的左踝骨被嚴重扭傷,三個月才痊癒。雙河派出所警察對二人審訊了一天,到傍晚才將王美珍劫持到宣漢縣拘留所,決定拘留十五天。(雙河鎮到宣漢縣城25公里,是蜿蜒崎嶇的山路)何國章也被決定拘留十五天,但沒押送宣漢縣拘留所,決定在監外執行,令親戚接回看管。

兩天後,即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六日,溫江區六一零政法委主任陳剛帶一車便衣警察,航天7111廠保衛部副部長郭軍帶著吳濤、王波(女)一車人員,將王美珍從宣漢縣拘留所劫持、將何國章從其親戚家劫持到新津洗腦班迫害。在新津洗腦班下車時見到7111廠保衛部部長李善清在等候,說明他們早就謀劃好了的。

何國章老人被非法關押迫害了四十六天,被勒索「幫教」費3680元,所謂「幫教」包夾人員是7111廠退休職工莊粉榮、張純聯。

王美珍被洗腦班迫害五個月,勒索幫教(包夾)費用10000元,何國章的工資由工廠發放部份被非法扣去五個月(二零一一年五月至九月);王美珍的工資由工廠發放部份從二零一一年五月起至現在還被扣著。各種節日金、福利費也被扣。據不完全統計,何國章、王美珍被惡黨勒索約80000元。

新津洗腦班是封閉的,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那裏後就與世隔絕,每天被關在一間小屋裏,三個床位,一個是法輪功學員的,兩個是幫教(包夾)的,廁所設在房間裏,吃喝拉撒都在一間屋裏,不准法輪功學員出門,不准向窗外看,不准與房間外的其他人接觸,每一層樓有一個大鐵門,從早晨七點起就開著電視洗腦,中午也不停,直放到晚上十點。

政法委六一零辦邪惡洗腦班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目的是要逼他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強迫寫「三書」或「五書」。王美珍拒絕放棄信仰。新津洗腦班為使王美珍放棄信仰,在五個月多的迫害中採取了多種手段。一般是包夾「勸」,科長「談」。李得奇科長找王美珍多次談話,都被王美珍當面駁斥。拒絕「轉化」。兩個多月後,據說「轉化」了很多人的包小牧包科長來逼王美珍寫「保證書」,王美珍堅決不寫,包就拿筆代寫了「保證書」,簽上王美珍名字,拿印泥叫王美珍在「保證書」上按手印,王當面就把保證書撕得粉碎。

第三次包小牧找王美珍談話,在一個辦公室裏,包一進門就問:「考慮得怎樣?」包還是要王寫不修煉的保證,王美珍根本不配合,包把門猛地一關「砰」的一聲,接著把王猛一把推倒在沙發上坐著,氣極敗壞地搧打王美珍的耳光,左右搧(毒打),不知打了多少次,王的頭、臉火燒火燎疼痛。包還揚言說:「給你幾十個『德』」!在王的強大正念下,同時給其講真相、勸三退,可能她明白的一面受到觸動。她才說出了她的名字叫「小牧」,只入過團,34歲。修煉人不記恨,真心希望她真正變好。

至今,四川成都航天7111廠邪黨委、保衛部、退休辦的人員對單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沒有停止,特別是在節假日、敏感日,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跟蹤、監視,規定不准離開溫江,不准串門等等。二零一二年四月初,航天7111廠保衛部部長李善清、副部長郭軍、幹事吳濤、王波四人,以有人給廠領導寫的勸善信為由,闖到何國章、王美珍家非法搜查。沒有查到想要的東西,才沒趣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