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曝成都市新津洗腦班的迫害手段及惡人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成都市新津洗腦班從2000年成立以來,用各種手段迫害了數百名法輪功學員。如:法輪功學員李興惠(音),女,50多歲,四川省電台編輯,因不放棄信仰大法,被綁架到此迫害,至今已6年餘。法輪功學員樊英,女,40多歲,四川省雙流縣某廠職工,在龍泉女子監獄被迫害5年,刑滿後,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至今已4年餘。法輪功學員劉萍(音),女,50多歲,教師,在女子監獄刑滿3年後,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至今快1年了。

這裏的惡人通常採用的手段是三步,即偽善─謊言欺騙─高壓恐嚇。堅定正信的法輪功學員都不會被這些邪惡伎倆所迷惑,即使有一部份法輪功學員因為一時糊塗違心的或假意的向邪惡妥協,寫了甚麼所謂「保證書」,當她們一旦離開這個邪惡的黑窩,就會清醒,就會到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聲明自己在黑窩內所說的不符合法輪功學員的言行作廢,堅修大法到底。所以,邪惡的迫害是失敗的、徒勞的。

而惡人明知道是這樣的結局,他們為甚麼還要這樣做呢?一是惡人想以此讓法輪功學員沾上污點,消磨法輪功學員的意志,讓法輪功學員消沉,從而達到毀掉法輪功學員的目地。二是惡人明知是假保證,為了完成任務,為了得到更多的獎金,他們就會「假戲真做」。甚至叫那些一時糊塗的法輪功學員先在保證書上寫「煉法輪功」這句話,惡人就在這句話前面加上「不」字,這樣就達到惡人完成指標的目地。

剛被綁架進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難免有點委屈、怨恨的情緒,但正念也比較強,惡人是害怕的。通常前一週或半個月內洗腦班的工作人員是不會或不敢來找法輪功學員談話的,因為他們心虛,不敢面對法輪功學員的質問和正念的眼神,而是找兩個陪教人員(包夾)24小時陪同吃住。目地是監視法輪功學員的一言一行,不許法輪功學員煉功、發正念和背法、唱大法歌曲。不准法輪功學員閉眼,害怕法輪功學員發正念。一旦發現法輪功學員煉功,惡人非常恐慌心虛,惡人會立即叫上其他惡人陪教群起而打,而罵法輪功學員,用非常骯髒和下流惡毒的語言謾罵。還邪惡的說:你們不是修真善忍嗎?你怎麼不忍住不煉呢?你們不是修善嗎?你讓我們休息不好,你善待了我們嗎?這些邪惡之徒干擾阻礙法輪功學員煉功,還反咬一口說是影響了他人休息。甚至蠻橫無理的說:你們不好好出去掙錢,不早點悔過出去,你善待了你的家人你的孩子了嗎?多麼可恥的謬論!

洗腦中心的工作人員會悄悄的隨時向惡人打聽他所負責的法輪功學員的情況,包括工作、家庭、生活及在室內的言行與思想狀況,也會到法輪功學員所在地的610及國安特務或單位了解法輪功學員情況,其目地只有一個,就是想找出各種「缺口」迫害法輪功學員,來遊說、欺騙、動搖法輪功學員的正信。

先用親情來迫害。法輪功學員剛被綁架進去的前段時間,他們會假意的關心你,對你問寒問暖,從表面上迷惑你。問你生活上需要甚麼物品,或安排家人送來,主動叫法輪功學員的親人來看望法輪功學員。當法輪功學員的親人來到洗腦班後,這些惡徒就會恐嚇或威脅他們,說些甚麼如果你們不寫保證的話,就要受到嚴厲打擊或判刑之類的話;如果有子女是準備參加高考的話,就恐嚇說上大學要受到限制;如果有子女是大學畢業準備找工作的,就恐嚇說找工作要受影響或者找不到工作之類的鬼話。一般的家人經受不住這般恐嚇,就會不明事理的規勸法輪功學員寫保證或埋怨法輪功學員不替家人著想。如果親情這招失敗,以後家人要再想見法輪功學員的面就難了,或不允許了。甚至連家裏通電話都不行了,要想叫家人捎帶衣物也很難,他們往往假意口頭應允,實則一拖再拖,或者根本就沒有告知親人帶衣物。邪惡的嘴臉開始逐漸暴露。

當親情不能動搖法輪功學員後,就開始實施第二步──謊言欺騙。洗腦中心的工作人員開始輪番上陣,對大法顛倒黑白,斷章取義,故意歪曲事實,指鹿為馬以期達到動搖法輪功學員的正信。這些工作人員面對法輪功學員時,都會說他們是學法律的,或懂法律的,或是學心理學的,學歷史的,可笑的是他們的言行連基本的法律知識都不懂,他們這樣的目地是想欺騙對法律不懂的法輪功學員,說甚麼國家規定不允許煉法輪功,你還堅持煉就是違法。當我們問及憲法規定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我們修煉真善忍,鍛煉身體違反了哪條法律時,往往他們無言以對,把話題岔開。他們還會說發《九評》就是違法,就是反黨。大家都知道《九評》揭露的是共產邪黨奪取政權後,對我們中國人犯下的累累血債,擊中了它的要害,點到了它的死穴,所以邪黨才那麼恐懼人們看《九評》。憲法規定公民有言論自由的權力,《九評》只是讓中國人了解真相,還中國人一個知情權,認清邪黨的邪惡本質,從精神上脫離邪惡,是救人的利劍。如果《九評》裏說的不是事實,怎麼至今也沒有看到共產黨的任何「喉舌」作出任何解釋和回應呢?

第三步,高壓恐嚇。當這些謊言被法輪功學員一一擊破後,就開始在精神上恐嚇,或者說你是你們當地610、國安重點打擊的對像,如果不轉化,就要被判刑,如果你家裏是多人煉功,它們就邪惡的說現在要打擊「家族型」的。一次,甚至還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假警察」恐嚇,就是洗腦班負責迫害的工作人員隨便叫一個外面的男青年,穿上警服去恐嚇法輪功學員,叫她老實點,不要在裏面「鬧」。此人心虛,說話沒有底氣,被法輪功學員識破並用正念回應,「假警察」落荒而逃。

洗腦班的惡人:漆姐,樓長,女,50多歲,成都東區某廠下崗職工,從洗腦班建立初到現在10年了。一直在這裏協助迫害法輪功學員,專門在背後教唆指使其他陪教(包夾)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冷嘲熱諷,陰陽怪氣,不讓法輪功學員有片刻的寧靜,故意開大電視音量,干擾學員。讓陪教人員時刻監視法輪功學員的言行,一旦發現有誰煉功,就蜂擁而上,群起而攻之,甚至打罵法輪功學員。

洗腦班惡人:李華秀,女,61歲,都江堰農民,樓長,面容暗黃無光,據說來這裏四年多。表面上偽善,實則滿口謊言,背後使陰招,教唆、指使其他陪教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積極配合洗腦班的工作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當中共的工具和傳話筒,扮演各種角色欺騙法輪功學員。

洗腦班惡人:黃玉書,女,50多歲,大邑縣農民,與李華秀混的火熱,是中共的打手。這兩個人沒有文化,又愚昧無知,不明事理,不分好壞,為了區區一千元每月的工資,喪盡做人的道德良知。仇視法輪功學員,動手打法輪功學員,特別是對老年法輪功學員,她們有恃無恐,非常囂張,說是洗腦中心給她們打罵人的權力。惡人朱秀華一副惡相,面色陰沉晦暗,蠻橫不講理,惡語相向,用骯髒無恥,不堪入耳的話謾罵法輪功學員。

在此奉勸那些還有人性還有善念的人趕快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為自己選擇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