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理工大學副教授祝清凱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成都理工大學58歲的副教授祝清凱先生,1998年由望江賓館(成都軍區第四招待所,後改名為成都軍區裝備部招待所)作為特殊人才引進,任望江賓館辦公室主任,後升任總經理助理。2000年望江賓館決定任命祝清凱擔任黨委副書記,上報到成都軍區裝備部時,由於有人把他們全家修煉法輪功的情況反映到了裝備部,提升任職之事被擱置。過去這十多年來,中共邪黨人員的迫害,對祝清凱及其家人造成了極大的傷害,現今祝清凱身體處於極度危險的狀態。

(上左圖為祝清凱一家;中間是祝清凱近照;右圖是身體健康時的照片)

一、被強迫失蹤、非法關押四十多天

2000年7月,祝清凱到廣州參加全軍招待所所長會議。當時他不知其妻子已被成都軍區有關人員綁架,家裏電話被切斷,祝清凱無法與家裏取得聯繫。會議結束後,他乘飛機回到成都,到成都雙流機場時天色已晚。他一下飛機就被自稱是成都軍區裝備部的三人綁架,其中一人姓李,人稱李幹事。

祝清凱被連夜綁架到裝備部所屬德陽什邡市一倉庫非法關押。在這裏,祝清凱被非法關押四十多天,這期間單位、家人均未接獲通知,期間他被五個荷槍實彈的軍人看守,其中一位是排長,氣氛十分恐怖。祝清凱被非法提審多次,所謂提審人員有成都軍區情報處高姓處長及裝備部等共計五、六人, 詢問他及其家人與哪些人聯繫?家裏的法輪功資料來源及去向(因他們非法抄家時未抄到任何資料)?逼迫他放棄修煉。在這期間成都軍區裝備部派人詢問過七、八次,逼迫祝清凱寫所謂「三書」及誣蔑大法與師父的文章,使他精神上受到極大刺激,精神幾乎崩潰。

被非法關押四十多天後回到家裏時,人全身是污的,神志不清,其中一隻腳踝處鼓起一個大包,不能行走。從這些情況判斷:祝清凱在被強迫失蹤期間,很可能在他飯食中下了不明藥物。回單位後還得知,這四十多天的非常關押,單位被迫交了兩萬多元錢。

回到單位後,單位不安排工作,只發200的生活費,妻子也失去工作,全家四口人(妻子及一雙兒女,女兒才初中畢業,兒子才小學畢業)就靠這200多元生活。可以想見,當時生活有多艱難。

但就是這樣的日子,也沒維持多久,到了2000年10月,當時任成都軍區司令員的廖錫龍給裝備部和望江賓館下達黑指示,對祝清凱的情況要嚴肅處理。就這樣,強迫他辭職,沒收住房,逼迫他們全家於2000年11月底搬離望江賓館。

二、軍隊和地方一起非法抄家

在廣州會議期間,單位讓祝清凱打電話叫妻子回家,說單位讓她回去上班。妻子回來後,才知道是一場騙局。她一回到單位就被叫到總經理辦公室,被告知她已被單位開除了。之後妻子被單位非法軟禁,由軍、地兩幫人強迫妻子寫揭批法輪功的黑材料,參與人員有軍區的舒處長及其他一些老幹部,以及錦江區公安分局一科(國安、國保)、沙河堡派出所戶籍警察駱兵等一幫人。祝清凱妻子始終不配合他們。期間邪黨人員還將祝清凱的兩個未成年孩子抓去審問,這兩個小孩,當時女兒才十五歲、兒子才十二歲。

後來祝清凱的妻子為了得到他的消息,要求給他通電話,看管她的軍區人員說除非她按他們的要求提供情況。妻子搪塞了他們,但與祝清凱通電話後仍不配合他們。他們看到不能獲取任何情況,就窮凶極惡的抄了祝清凱的家。

2000年7月19日,成都軍區舒處長、錦江公安分局周書記、梅科長、姚姓警察等帶領很多人,開了很多車,扛著多台攝像機抄了祝清凱的家。整個家裏都站滿了人,他家所在樓外停滿了軍車、警車,房屋周圍站滿了看熱鬧的民眾。據稱,地方公安部門要求徹底抄家(之前成都市沙河堡派出所戶警駱兵(男性)帶兩個便衣抄過祝清凱家,一無所獲),但軍方不同意,一直僵持著。期間軍隊來過三批人,讓祝清凱妻子將東西交給他們,說是軍區可以保護他們。後來地方公安局將情況反映到了公安部、中央,後在中央軍委同意下,由軍隊和地方一起非法抄家,將家裏全翻了個底朝天,甚至罈罈罐罐都翻找過,結果仍是一無所獲。法輪功修煉者自始至終就沒有甚麼秘密,當然中共不法人員抄不到甚麼,至多就是法輪功書籍而已。

三、長期非法監控、騷擾

中共邪黨人員不停騷擾,試圖讓他們無房可住。從望江賓館搬出來後,祝清凱全家在外租房住。但邪黨仍不放過,他們多次威脅房東,逼迫房東不准租房給他們居住,同時還逼迫房東跟蹤到祝清凱上班的地方,但房東是個明白人,了解了他們的處境後,很同情他們,沒有配合邪黨,仍然租房給他們住。

為了讓兩個未成年孩子能有一個好的成長環境,他們向親朋好友借錢買房,讓孩子過上穩定的生活。誰料當地派出所警察、辦事處「六一零」人員、社區綜治辦人員等通過跟蹤和電話監控,知道了他們要買房之事後,便百般阻撓。他們告訴原房主不能把房子賣給他們,並許諾給更高的價錢收購房子。由於他們在事先已給原房主講了真相,他對祝清凱一家遭受的迫害非常同情,就堅決拒絕了這夥人的無理要求。可邪黨人員仍不死心,他們又帶人到原房主的工作單位,找到該單位的邪黨黨委書記,要求幫不讓原房主把房子賣給祝清凱。惡黨書記打電話把原房主叫到辦公室,說明原委後,仍被拒絕。於是書記又找到原房主最敬重的師傅,想讓其師傅阻止賣房之事。當師傅把情況跟原房主說明後,原房主說:「師傅,我非常敬重您,您說的話我全都聽,可這一次情況不同。買方全家無辜遭到殘酷迫害,而且兩個孩子正在上學,他們不應該過上居無定所的生活。我們應該有善心,同情他們的遭遇,所以這次我決心把房子賣給他們。請您原諒我不給你面子吧。」師傅看著徒弟如此堅定的決心,也就不再阻止了。最後,祝清凱一家順利的買下了住房。

當祝清凱去市房管所辦房產證時,辦證人員告訴他們:警察打了招呼,不能給他們辦。但辦證人員給他們出主意:你們可以去省房管局試試看能不能辦到。結果,他們真的在省房管局辦到了房產證。

中共國保人員到祝清凱工作單位蹲坑、監視祝清凱的行蹤。從望江賓館搬出來後,祝清凱輾轉在幾家單位上班,其中一家單位領導後來透露(祝清凱離開該單位後):有國安人員上門向他了解祝清凱的情況,告訴他祝清凱是法輪功修煉者。但該領導告訴國安人員祝清凱在單位工作挺出色,領導、同事都信任他。祝清凱也多次發現有人跟蹤的情況。

祝清凱妻子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邪黨長期監視、跟蹤、上門騷擾、多次被綁架,讓祝清凱遭受長期的巨大精神壓力。他妻子堅持修煉,他們被單位強迫辭職後,他們租住處屬成都市錦江區龍舟路街道辦管轄,錦江區610、龍舟路街道辦、社區、派出所、租住小區門衛等長期監視他們,還派出專門人員守候,妻子走到哪裏,跟到哪裏,走親戚串門也跟著,到外地去還要提前給派出所申請,由他們接送(實際上是監視)。一到所謂敏感日,這些邪黨人員就上門騷擾;還多次上門綁架,每次都是街道辦、社區、派出所、國安等少則十多人,多的時候二三十人,多次綁架到洗腦班,還強迫祝清凱配合他們去轉化妻子。這些都給祝清凱造成有形、無形的精神壓力,全家就靠他一人掙錢維持生計,真的是太艱辛。

由於邪黨的迫害,妻子長期被迫流離在外,祝清凱一面掙錢供養兩個未成年孩子,一面擔心妻子在外的安危。這期間,街道辦、社區、派出所等邪黨人員經常上門騷擾或電話騷擾,或到單位騷擾,多次逼迫祝清凱與他們一道去找他的妻子,向他們保證甚麼的。中共邪黨人員還經常威脅祝清凱和他的妻子,如果堅持修煉,他們的兒女升學、出國均會受影響。為了兒女的學業,他們父女、父子間不敢正常通信、電話聯繫,特別是女兒出國後,幾年來在電話中他們都不敢正常交流,怕邪黨的監控知道兒女們的行蹤及個人情況,怕影響到他們的前途,在電話中很多時候都需要說暗語,甚至有時對方說的是啥都得猜。這是做一個父親所難以忍受的。

由於長期的精神壓力,2011年初,祝清凱感覺進食困難,但由於邪黨迫害的壓力,為了不讓流離失所在外的妻子及在外求學的兒女擔心,祝清凱不敢告訴他們,一直隱瞞著。到了九月份,祝清凱在巨大的壓力下終於承受不住,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最後完全不能進食。這時才告訴家人及親朋好友,祝清凱他覺得活在這世上真是太痛苦了。祝清凱一開始拒絕就醫,後來在家人及親屬的勸說下去華西醫院做了手術。直到如今,祝清凱還是不能釋放這些年來邪黨迫害給他們造成的痛苦所帶來的精神壓力,最近身體狀況惡化。

雖然邪黨的迫害給祝清凱造成了莫名的痛苦,但大法修煉的美好讓祝清凱在精神上也感受到了巨大的慰藉。大法給他們的一雙兒女開智開慧,他們的女兒考上了中國的名牌大學──北大,兒子也考上了清華大學。現在女兒即將在美國的名校博士畢業;兒子今年也奔向自己嚮往的美國校園攻讀碩博學位了。

寫出這些,是為了讓知道的世人能了解這些年中共邪黨給大法修煉者帶來的痛苦,認識邪黨的罪惡;了解大法修煉者是一群甚麼樣的人;希望善良的人們能分清善惡,選擇良知,遠離邪惡,不為自己的生命留下遺憾。同時,也希望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邪黨人員明白:善惡有報是天理!希望你們能早日分清正邪、明白善惡,不要再做傷天害理的事情──迫害法輪功,給你們自己及你們的家人留條後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