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營救同修中提高、修煉上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我於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作為當時的輔導員,我承擔起當地的協調工作。今年初,一個資料點的同修A遭到迫害,資料點曾一度停滯。同修被迫害,我首先找自己。師尊說:「心性多高功多高。」(《轉法輪》)可我發現自己在幫助同修建立資料點的過程中,沒有著重在心性的提高方面和同修交流,不是和同修一起在理性上昇華上來,而是認為同修A文化水平高、素質好,可以擔當重任。這不是人的觀念嗎?

師尊說:「掌握了全人類的知識還是個常人。」(《精進要旨》〈何為智〉)而修煉是嚴肅的。該同修是上班族,導致學法少,結果出了問題,被邪惡鑽了空子。這麼一找,我著實嚇了一大跳,同修被迫害,主要責任在於我。知錯必糾,以法為師,歸正自己。我多次與同修A交流,在法上歸正彼此的一思一念,在法上認識法;只有學好法,修好自己,才能做好三件事。同修A提高很快,祥和的解決了來自家庭的阻力,使丈夫對她的修煉由怕變為理解,進而支持。而且,在和丈夫前妻的女兒的關係上,同修A體現了大法弟子的寬容、大度,盡顯真、善、忍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其前夫的女兒欣然接過同修A送給的《轉法輪》。最近,同修A的家庭資料點開始籌備,將要重新綻放。

二零一一年七月的一天,我們地區有三名同修在面對面講真相救人時被綁架,關押在派出所。同修的家人得到通知,馬上到派出所向警察講真相要人。邪惡的「六一零」在幕後操作,拒不放人,並在當晚偷偷將三名同修轉到看守所。得到消息後,我心急如焚,當務之急,要趕快營救同修出來。可三位同修分別承擔著協調工作,當時又時值深夜,怎麼辦?一籌莫展。情急之下,人心上來了,開始找三位同修的毛病,誰如何,誰又如何,等等,我在埋怨同修的稀裏糊塗中睡著了。

一覺醒來三點半,煉完五套功法後猛然清醒,立刻意識到,遇事埋怨同修,指責同修乃協調之大忌,是幫邪惡的忙,是給同修加不好的物質。我問自己:難道被關押的同修現在需要你這樣做嗎?難道師尊此時希望你這樣做嗎?我驚出一身冷汗,向內找出自己的許多人心:埋怨心、指責心、平時看到同修的不足而不好意思指出的愛面子心,等等。我在心裏對師尊說:「師尊,我錯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早晨,第一件事就馬上通知同修分頭告知大家發正念,解體邪惡,營救同修。同修交流切磋後,分頭去落實各項任務,年輕的同修們,有的守候在派出所從白天到深夜;有的出入公安局、「六一零」、有的與警察家人見面,處處講真相,時時不忘救人,並對舉報人以棒喝,以示挽救。那種慈悲威嚴、那種堂堂正正、那種無所畏懼、可謂氣貫長虹。

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與同修的兒女們多次交流切磋,他們謹記師尊的教誨,把營救自己的家人當作講真相、救眾生的修煉過程。其中一位被綁架的同修的兒子給派出所長講真相,並要求放人。其所長說,你能擔保你媽媽以後不出去發(真相)傳單,不出去講(真相),我就放人。同修的兒子說:「我不能擔保!我媽媽不可能不出去救人,她是大法弟子。」話語鏗鏘,擲地有聲。所長和警察們愕然看著他。

師尊利用這次邪惡的迫害,給弟子提供了一次提高昇華的機會。同修們沒有辜負師尊的苦心,我們所有參與營救的同修,學法、發正念、講真相、把真相膠貼做到派出所長居住的小區內,極大的震懾了邪惡。

而三位被綁架的同修,在非法關押期間,非常堅定,她們向內找,歸正自己,除了背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救人,其它一律不配合。其中一同修主動找看守所長講真相,告誡他要善待大法弟子,並從法律的角度證實大法弟子是無罪的,關押大法弟子是犯法的。三同修做得堂堂正正、不卑不亢。

在大法布下的強大的陣勢下,邪惡倉皇敗下陣去。第三天下午,「六一零」方面主動打來電話,通知三同修的家人:明天放人。

回憶整個營救同修的過程,同修們深深感悟到,一切盡在師尊掌控之中,就像師尊說的那樣:「甚麼都鋪墊好了,就差你去做」(《大法弟子必須學法》)。大家邁出了那一步,看到的是柳暗花明,得到的是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感謝師尊為弟子們操勞。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