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正基點 堅定正念 奇蹟顯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有一位同修,因發送真相資料被惡警用槍打中小腿,後被非法判重刑十四年,被非法關押在監獄。至今十一年過去了。始終不轉化,不簽「三書」。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前家人得知,他在獄中「病」的很重,一些同修和家屬(同修)悟到:這是師父讓我們把他營救出來。以前也多次營救過,但都沒有成功。這次我們整體配合,在營救過程中始終以法為師,學好法,遇事向內找,修好自己,信師信法,擺正基點,堅定正念到底,結果一百天後將他成功營救出來。

一、成立專門的營救小組,全面配合,營救同修

通過學法和切磋,我們認識到:正法已到了最後的最後了,這麼好的同修還沒營救出來是我們整體的失誤,應該把此事當作我們地區大法弟子跟上師父正法進程的一部份,整體協調、配合,及早的營救出同修。無數事實證明「好壞出自人的一念」(《轉法輪》),只要以法為師,信師信法,堅定正念到底,就一定能救出同修。

於是,我們成立了以家屬和家屬同修為主的專門小組,理直氣壯,堂堂正正的到監獄要人。

五月一日到監獄後,首先要求見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本人,由於家屬同修正念足,沒有怕心,突破了監區、科室等獄方的層層阻攔,見到了同修。大家與他在法上切磋,讓他以法為師,信師信法,堅定正念到底,與家人和外面同修配合,闖出魔窟。家屬以同修病重為由向獄方提出放人。其他同修整體配合採取一系列措施,包括上網曝光同修在獄中被迫害致病重的實際情況;海內外同修給有關人員打真相電話、發真相短信、寫真相信、上地區平台;當地同修積極配合整體發正念解體邪惡等等。家屬同修每天找有關負責人及監獄長交涉,慈悲講真相,並堅定表示:如不放人就到省或北京上告。

經過一段時間的堅持,獄方退讓了,同意給被非法關押的同修作體檢和醫生鑑定。而後獄方提出給同修進行治療,被同修拒絕,堅決要求回家通過修煉恢復健康。獄方退步了,讓寫「三書」,簽字不煉了,然後辦保外就醫,被關押的同修堅決不配合,不寫「三書」、不簽字,在他的正念堅持下,獄方給辦理了保外就醫,上報省裏等著批示。

可是省裏批回來後,卻是「重新鑑定」。家屬一看,誤以為不和常人一樣花錢是辦不成的,就湊了五千元錢給了獄方,然後回家等候消息。

回來後,營救小組進行了交流,共同向內找,為甚麼會出現這個意外?家屬同修找到了歡喜心,做事心,執著親情的心,送錢給邪惡輸血,這些都不在法上,基點不正,所以被邪惡鑽了空子,被獄方欺騙了。交流中大家認識到,師父早就告訴我們:「講真相是萬能的鑰匙。」(《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事情能夠進展到前面那一步,不就是因為整體行動起來給有關各個方面講清真相才出現的嗎?同時我們不能忘記我們肩負著救度眾生的大任,必須堅定的信師信法,在營救的過程中繼續堅持講清真相,只有這樣,才是真正助師正法,把過程中所遇到的眾生救了。交流之後,法理上清晰了,我們重新開始營救。

二、擺正基點,堅定正念,奇蹟顯現

正當我們準備與獄方繼續交涉、講清真相時,三個親屬同修卻突然「病」了,一個小腿腫的跟大腿一樣粗,不能下地走路;另兩個也「病」得不輕,不想吃飯,不想起床……。同修悟到,這是邪惡干擾,決不承認,並告訴這三位同修: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持學法煉功,加大力度發正念,要起床,正常生活。三天後這三位同修基本恢復正常。

邪惡擋不住大法弟子證實法。家屬同修又重新與獄方交涉,講真相。獄方只好將錢退了回來,耍花招說報表簽字寫的不清,讓家屬告法醫和醫院。我們不動心,堅持打語音真相電話,發真相短信,其間接聽真相的獄方工作人員不斷增多。家屬同修堅持每天與獄方協商交涉,遇到相關人員就講真相,勸「三退」。堅持了一段時間之後,獄方的有緣人「三退」了,甚至有的領導也「三退」了。

與此同時,被非法關押的獄中同修也以絕食方式反迫害,「病」情加重。

就在此時,省巡迴檢查團到該監獄進行檢查,家屬準備向檢查團講真相,上告。這讓獄方感到緊張,戒備森嚴,連廁所都不讓進。

這天,又正趕上我母親病危,醫生和救護車已來了,我們子女們都守在身邊等著母親咽最後一口氣了。這時我的手機響了,說省檢查團來了,監獄戒備森嚴,進不去。我果斷的告訴他們發正念:讓檢查團長檢查獄中同修的監號。我想的是利用這一步給獄方施加壓力。

我在子女中排行老大,父親已去世。放下手機,我環顧了一下弟弟妹妹和親屬們,他們都把目光移開了,我在心裏說:「媽媽,請諒解您的大兒子吧,兒子現在必須離開您一會,對不住您老了!師父呀!求求您啦,我得打電話給同修,在這之前請您幫助,讓我母親等我回來!」我對親屬們輕聲說,我去話吧打個電話,馬上就回來。一咬牙出去了。等我打完電話通知同修們為獄中的事情發正念回來,慶幸我母親還沒咽最後一口氣,我脫口而出:「謝謝師父!」

第二天,獄中被迫害的同修的親屬同修來電話說:謝謝師父,省檢查團真的直接去檢查了關押同修的監號,一看同修「病」成這樣,為表示工作負責吧,竟大發雷霆,要直接給該監獄扣分,訓斥陪同的監獄長:為何不趕快往出辦(保外就醫)?監獄長仍藉口甚麼法鑑填寫失誤,得重新報批保外等搪塞。檢查團的團長指示獄方馬上從簡上報,不走程序,下週特批。

監獄長找到親屬和有關人員,按保外合格標準填報表。此時被迫害的同修已經體弱的不能再做體檢了,監獄長就派車到醫院把醫生和有關人員接到監號給同修單獨做了檢查,然後簽字蓋章。

獄方讓家屬跟著一起到省司法局報批,因那天司法局的頭目不齊,審批會沒開成,說要等一週之後再開會,怎麼辦?同修的身體等不了一週。家人心裏不穩了。我鼓勵家屬同修:千萬不能動心,我們一切都按法的要求做到位了,邪惡已經解體。師父說:「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這次同修一定能回家!

在審批的過程中,也體現了大法的神威,週五早七點多鐘,接到獄中同修哥哥的電話說:獄警來了,告訴早八點到市公安局和國保大隊辦理同修保外就醫手續,讓我協調地區同修發正念。

八點二十分,同修哥哥說手續已經辦完。因為情況特殊,公安局和國保大隊無法阻擋,都順利的蓋章、簽字了。

省司法局為獄中同修作了特批,同修的保外就醫審批合格了。

同修出獄那天正好是此次營救工作開始的第一百天。出獄時,被迫害的同修是由當地同修用擔架抬到車上的,可該同修回到家時,卻是自己走下車來的。在現場的同修都見證了這神奇的一幕。

三個月的清除邪惡、營救同修的大戰,在師父的加持下,在本地和相關地區同修整體正念配合下成功結束了。整個過程就是個我們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過程。

以法為師,學好法,向內找修好自己,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不忘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是我們正法修煉的根本責任,基點擺正了,一切都會順利。師父怎麼說,咱們就怎麼做,按著師父安排好的路堅定走到底,就出奇蹟,就能走出證實法的路來。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