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每個同修都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最近,我地有一大法弟子A被惡警綁架拘留,我地大法弟子整體配合參與了營救,最終A在被抓的第十六天闖出拘留所,回到家中。許多同修在營救A同修的過程中深深悟到:營救同修的過程就是修自己的過程。自身歸正了,人心沒有了,正念強了,真相講到位了,眾生擺正自己的位置了,另外空間的邪惡滅了,同修自然也就營救出來了。

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修自己,說到容易,做到難。下面是部份參與營救同修的深切體會。

不重結果

救度眾生首先不注重結果。營救同修的過程,就是一個救度眾生的過程。這期間,許多同修都明白,有師尊的呵護,A同修沒有事情,絕對沒有甚麼事情!所以在營救的過程中,根本就不注重結果如何,不執著她甚麼時間出來,不執著邪惡所說的,要判她一年至三年的勞教等等說辭,就是堅定了一個金剛不動的信念:有師在有法在,邪惡不配考驗她,邪惡甚麼也不是,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A同修很快會回到助師正法的洪流中來!這期間,就圍繞A同修的事情,做我們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以A被抓為契機,全面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尤其是救度被邪惡矇蔽的主流社會的眾生。

於是,同修自發的分頭去做幾個不同方面的工作。由於A是被前夫(A已經在十年前離婚)和孩子構陷才被綁架。二零零九年,也曾經發生過一次這樣的事情,當時A被綁架後,正念走脫,後來流離失所一年半之後,才回到單位上班。現在是第二次被前夫和孩子構陷綁架,於是,同修就分頭寫真相信,有給A前夫寫的,有給市領導寫的,有打聽A前夫及其親戚朋友家庭和單位地址、電話號碼的,等等。

真相信寫好後,同修分頭寄發給A前夫原先在當地的單位領導、同事和現在在外地工作的單位領導、同事,也寄發給他的親戚朋友,在揭露A前夫行為的同時,也正告他選擇光明和未來,同時也歸正他周圍的眾生對這件事情的看法,擺正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態度,讓他們有一個好的未來。期間還有同修做不乾膠到A前夫家庭及其親戚朋友家庭附近張貼的。

同時,給市級領導、A單位負責人以及其它機關事業單位人員的真相信也陸續寄發出去,讓他們進一步明白為甚麼不應該迫害大法弟子,在這件事情上,要做出正確的決策,為他們生命的未來奠定基礎;有同修就A被迫害的情況,編寫了彩信,給政府官員公務員發送彩信,向政府工作人員進一步講清真相,呼籲他們協助大法弟子制止迫害。

A單位的同修多次找到同修A的幾個主要領導,進一步講清了A被綁架的有關情況,講明了大法真相,督促單位有關領導多次主動向六一零要人,並不斷啟發加持他們的正念。還有的同修負責及時把迫害消息發到明慧網,曝光迫害,並及時更新消息,爭取其它地區與海外同修聲援。

期間,大法弟子形成了一個有機的整體,鍛造成為營救同修過程中的一個個不可或缺的大法粒子,在整體的機制中發揮著每一個大法粒子的巨大作用。

修去人心 圓容整體

同修B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她不僅多次大面積的組織同修長時間在她家發正念,同時協調同修收集電話號碼、打真相電話、寄真相信、做揭露邪惡不乾膠等。她十分感慨的說,營救同修的過程,就是一個修自己的過程。同修被綁架後,在幫同修發正念的過程中,情、妒嫉心、怨恨心、不平衡的心等等都出來了,正念自然也就不純淨,也就沒起到營救的作用。在師父的點悟下和同修的配合中,修去了人心,把真相也講到了位,同修自然也就出來啦。她由此悟到,在幫同修的過程中就是修去自己的人心的過程。

同修C也說,剛剛開始的時候,聽說A被綁架後在發正念的過程中不住的往外翻騰A的種種不是:又出現了被綁架的事情,而且和前次被綁架的原因、模式一模一樣,總是不好好修自己,被一塊石頭絆倒兩次了,還不悟!好好的又被綁架了,耐不住寂寞,就喜歡往外跑,不好好在家裏靜心學法、發正念,而且從來不考慮同修的安全,知道自己被跟蹤了也不注意整體的安全,出發點和基點不就是為私的嗎……

這樣一邊想著同修的不足,一邊發著正念,自己都感到不純淨,更何況另外空間的虎視眈眈的邪惡呢!根本就靜不下來。當我們的同修不小心落入魔窟,我們在營救同修時,如果思想過於注重分析被迫害同修有哪方面的漏洞,強調被迫害同修有漏洞才導致被迫害的結果,那麼,表面是在救同修,無形中就是在幫舊勢力的忙,舊勢力可能認為連你們同門弟子都這樣認為,它就更有理由進行迫害了。這不是和舊勢力站在一起了嗎?

師父說「在你們修煉中,人心怎麼去呢?師父有師父的做法,它們有它們的做法。但是不管怎麼樣,不叫它們鑽空子,修煉中要多看自己。無論出現甚麼問題,首先想想自己,想想做事時的群體,可能就會找到問題的根源。」「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師父講向內找是法寶,是非常重要和具有很深內涵的。

於是C同修也認真的找自己,深挖深找,原來從A同修身上看到的不足自己也不同程度的存在著,情慾、色慾、懈怠、安逸、妒嫉、怨恨、不負責任……同修就是一面鏡子,能在你面前反映出來的表現必然就有自己修煉的因素存在。總是兩眼向外去看別人的不足,就是常人向外看、找別人問題,希望過得舒服、喜歡指責別人的常人的習慣思維模式反映。

師父告訴我們:「人在現實生活中養成的觀念和那些不好的東西一下子很難去乾淨,習慣性的東西還得把習慣改掉哪。思維的方式已經是這樣了,那從思維的方式上還得去找正它,才能不再出問題。」(《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於是C同修靜心學法,理清思維,擺正態度,堅決不上邪惡的當,不再在思維中有意無意的去找A同修的種種不是,在一思一念上修自己,同時在做營救同修事情的同時對A前夫修出了以往從來沒有過的慈悲心,徹底理解了同修A以及她的前夫,也放下了對A濃重的情。

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修自己,修去人心,圓容整體,如果大法弟子整體做到有問題先向內找,形成整體向內修的環境,整體圓容配合好,慈悲對待一切,那邪惡的這場考驗自然也就煙消雲散了。

師尊在《二十年講法》中說:「如果大法弟子都擰成一股勁、正念非常足的去做,大家想想,那才是神在人間哪,這對邪惡來講太可怕了!」營救同修A的過程就是當地大法弟子擰成一股勁、正念非常足的去做的過程,讓世人見證了神在人間的奇蹟。

發好正念 鼓勵同修

在營救A的過程中,同修們都能做到自覺自願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迫害同修的一切邪惡。許多同修堅持每個整點發正念,同時組織有條件的同修集中在一起發正念,先後組織了六天集體發正念。

其中一名同修在大法神通中看到層層空間中的A被層層的黑網纏住,每個空間中都五花大綁,周圍布滿密密麻麻的黑色物質。並且看到了A是因為執著於情而遭受的迫害。於是大家加大發正念的力度,斬除了另外空間束縛A的繩索,除盡了散布在其周圍的黑色物質,其空間場清亮起來。

在同修們集中在一起發正念的同時,還組織與A相熟的同修到拘留所探望被迫害中的同修,給她加油鼓勁,加持正念,讓她信師信法。先後有多名同修多次到拘留所與她相見交流,堅定並加持了她的正念。尤其是她被迫簽字後情緒極度低落,其中一名同修說了一句:「簽了字也一樣出來!」就是這一句話鼓舞著她終於走出了拘留所。

大法弟子就是一個圓容不破的整體,每個人都在承擔著自己的那份責任。為在魔窟中的同修發好正念,鼓勵同修走出魔窟也是一種強大的正念支持和精神支撐,A的經歷足以說明了這一切。希望今後路上,我們都能夠好好地兌現自己史前的誓約,圓滿隨師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