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釋心與向內找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遇到問題向內找是師父給我們修煉人的一個法寶,是在對待問題和矛盾的態度上,修煉者與常人最大的區別之一。同修們都知道也都明白這個法理,也都希望自己在平時經常能做到向內找。然而,我發現在生活中、在工作中、在修煉中,自己往往很難真正做到向內找。有時,我在向內找的時候卻找不到,甚至不知找甚麼,如何找。

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在我個人修煉過程中,或者在我所處的修煉環境中,我發現,「解釋心」是嚴重阻礙我們修煉人向內去找、向內去修的一個因素。

比如說,當我們在參加集體學法、集體交流的過程中,有時會看到這樣的現象,當有學員向別的同修提出意見、規勸、批評甚或建議時,往往話音一落,被提意見的同修就迫不及待的開始解釋,而且總能找出一大堆貌似有理的理由。假如雙方或其中一方語氣不夠和善,甚至會爭論不休。

這種現象在我本人身上也時有發生。在遇到問題、矛盾,或是不順心、不如意的事情時,或是在聽到常人或同修的不同意見或者建議時,我的第一反應不是向內找,而是首先腦筋急速旋轉起來找理由為自己解釋、辯解。對此,我曾經不以為然,也曾經困惑過,更曾苦惱過:我為甚麼總是做不到向內找呢?我為甚麼總是守不住心性呢?

不久前,在重學師尊一九九九年《澳大利亞法會講法》時,其中這兩句話深深的觸動了我:「要慈悲的對待一切人,遇到任何問題都找自己的原因。」這「遇到任何問題都找自己的原因」中的「任何」兩個字,讓我在遇到問題時不向內找沒有了回旋的餘地,讓我似乎明白了甚麼是沒有條件的向內找,我似乎明白了向內找就是在遇到問題時的第一時間、第一反應、第一念頭就是只看自己,只看自己,只看自己:看自己的心,看自己的思想,看自己的念頭,並用法來衡量它們。

這樣,當我們沒有想著去找理由為自己的言行或動機進行解釋、進行辯護的時候,我們就容易平靜下來,就容易客觀的、理智的審視自己的言行,並能想到用法來衡量我們的言行,從而找到指使這些言行的那顆心。

當我用法來對照、來衡量那些導致自己遇到問題不能向內找的背後因素時,我發現是「解釋心」在起作用。而在這個解釋心的背後,又隱藏著許多怕心,是這些怕心在指使著我進行這麼解釋、那麼解釋。那麼我是因為懼怕甚麼而非解釋不可呢?再找下去,我發現是自己怕承擔責任、怕被別人誤解、怕別人看到自己的執著、怕別人看出自己修的不夠好,怕自己的自尊心、虛榮心、顯示心、歡喜心受到傷害。原來自己是為了保護這些人心、保護這些不好的心才拼命找理由解釋。其實,看透了,說穿了,我找到的是一顆私心,一顆為我的心,一顆寧願傷害別人也不肯傷害自己的心,一顆隱藏最深的、最壞的心。由此,我終於明白了為甚麼在自己多年的修煉過程中,總是不斷的遇到方方面面的干擾、形形色色的魔難,為甚麼我的心性一直得不到明顯的提高,那是因為這顆私心一直隱藏在我的內心深處,並且一直指使著、鼓動著、催發著其它的心,如顯示心,爭鬥心、歡喜心、妒嫉心,等等。也正是這顆隱藏的最深的私心在指使著「解釋心」阻擋我在遇到問題時向內找,向內修。

最近,我在一個七二零反迫害集會上用英文發表演講後,包括西人在內的幾位學員誇我講的好。正在我自我感覺良好時,一位同修鄭重的向我指出:你演講時的語氣不夠平和,有時過於激動;你應該讓常人看到大法弟子的祥和。我當時的第一反應就是向他解釋,說我是用英文向當地的西人民眾演講,呼籲他們支持反迫害,我應該用符合常人的有利於鼓動人的語氣。這位同修心性高,我在解釋的時候他沒有爭辯,而是靜靜的聽我講。突然,我想到了師父的話:「遇到任何問題都找自己的原因。」( 《澳大利亞法會講法》)師父的話讓我聯想到,既然同修提出了這樣的意見,那一定是有需要我注意、需要我改進的地方,否則,就決不會出現同修提意見的事情。既然出現了這樣一個問題,那就一定是有問題,那就應該去找出問題而不是把它推回去。而只要真正向內找,就一定能找到。

向內找的結果是,我認識到,作為大法弟子,如果用符合心性標準的祥和語氣和慈悲心態去講,那麼在聽似平靜的語氣中實際上會帶有更強大的大法的力量,更能起到震撼人心、清除邪惡、喚醒良知、救度世人的作用。於是,在下午的第二場演講中,我自然的按照同修的意見調整了心態和語氣。過後,我心中充滿了對這位同修的感激,感激他不怕得罪我而直言相告,感激他對法負責、對同修負責的善心。同時,我也為自己在這件事情上能夠突破解釋心,沒有被其背後的虛榮心、爭鬥心擋住向內找自己的不足而感到高興。

就在寫這篇心得體會的這天早上,我的未修煉的太太,平時總是找我的「碴」,總是指責我、批評我、干擾我的太太在出門前,突然說了句令我意想不到的話:「你今天還算挺祥和的,還有點實修的樣子。」我愣了一下,然後意識到,可能是最近每當她對我不滿時,我不再解釋了,我只管向內找,只找自己的原因了。

以上個人體會,定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