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同修的不足 找自己的執著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按理說操心整體、關心同修,這是正念,可到我這,我總是把握不好這個度,由於層次所定,人心的作用,到我這就顯得有些「過」,再好的事過了就是執著。修煉本身是去執著,可我又產生了新的執著,這哪能行!這個對「整體」與同修的執著,我認識到幾年了,到現在也沒去乾淨,準確的說還是把握不準。

下面我想舉個例子來說明,由於我對同修的執著,也引起了同修的依賴心,更嚴重的是無形中干擾了師父為同修安排的修煉路。這不僅干擾了自己修煉,也影響了同修。

大約在三年前,有一天不知為甚麼我特別想去找同修,偶然中遇到一位從農村來的同修,一見如故,似乎在哪見過,一點也不陌生。和她談話中知道,她由於不能在法上認識法,邪惡的干擾與迫害,表現在這個空間是家庭無理取鬧的事情太多,使矛盾步步升級,這個關難過不去了,她不是去信師信法,而是想逃避出家上寺廟。我聽到後,心裏有種說不出來的難受滋味。是人心憐憫她,還是為師父難過?師父講了十幾年的法了,還有這麼多愚徒,還有這麼愚的想法。這分明是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看她在法上真的不明白,我想到自己,為甚麼今天要來?為甚麼會遇到她?修煉中能有偶然的事情嗎?於是就想和她切磋。

從交談中得知,她當地修煉環境從迫害以來很多人都不修了,她能堅持下來也是不錯的了。我也想到市裏的整體環境也是跟不上正法進程,更別說縣裏的人。我的內疚與責任感不容我多想甚麼,就在自己所在境界對法的認識,慢慢和她切磋交流,從最基本的法理談起,從她能理解的、能接受的談,並舉例說明。她聽得很認真,明白了許多。同時我又告訴她要多學法,以法為師,信師信法,清除邪惡,修煉中最基本的三件事要平穩、平衡的怎麼做好。

她回去後真的認識到了,也做到了,修煉狀態很好,包括身體外貌也發生了很大變化,法的認識有所提高,境界也昇華了,講真相的力度也加大了。這分明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因為你在法上,法會顯現威力的。這一層過了,再提高還會有關難要過的,還要繼續靜心學法、集中思想發正念,還得繼續在法中悟,在法中修。

可是她產生了錯覺,認為和同修切磋好。後來幾次,遇到關難過不了,就想來市裏找同修,而不是把魔難看成好事,要向內找,要清除邪惡的干擾,是該清醒的悟一悟,是否能橫下一條心真正闖關。而她卻被邪惡帶動,甚麼也做不了,感到無能為力,無可奈何。向外求,不知不覺產生了依賴心。這事對我來說也是有責任的,一開始認為應該幫,後來被她那種能吃苦,能忍耐的實修精神打動,產生了好感(情),再說她每次從百里之外,丟下農活來切磋,我真的不忍心拒絕,也想滿足她的願望。可是修煉是嚴肅的,修煉是要走自己的路,得自己去修、去悟、去付出、去承擔,得向內找,不能向外求,任何人也代替不了。我也不止一次的告訴她,只有法能破邪惡,只有師父能加持你,但前提是你必須橫下這條心去闖關,你做不到的師父能做,只要在法上,沒有闖不過的關。

話是這麼說,可是當她的難大了,主意識不強了,正念不足了,就又來找我了。我已經感到不對勁了,我也不能從心裏去怪她,我該好好找找我自己了。

我認真的一找,她的依賴心和我有很大關係,一是執著同修的心還很強(產生了情),二是幫人這顆心老認為是無私也是在修自己,其實在很深處還有比別人強的心,還有那好為人師的心,還有誇誇其談不修口的執著,說嚴重點就是不相信師父不相信法。不管哪裏出了問題都是讓同修修的,不是自己想當然就能解決的(「想當然」是悟性和境界的侷限的反映)。有時看到問題長期不能解決,還有急躁心,還有不滿的心和嫌棄的心。雖然說也能做到默默彌補,可總是達不到心不動的慈悲境界,有時也明白是人在修,矛盾、問題的出現就是用來修的,可是老是在追求完美心的作用下,會產生不該有的執著。修煉難,悟更難,做到才算是修。我決心去掉這個執著。

最後想說,如果同修有機會看到這篇文章,希望能理解,能明白我的用心,也希望你去掉那依賴心。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師恩浩蕩,佛法無邊,加上你的正念正行,那就無往而不勝。師父就在你身邊,只要不往外求,堅信師父與大法,你修煉中的神跡還會層出不窮。以上所寫如有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