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一念作用究竟有多大?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三日】前段時間驚聞黑龍江大慶市七名同修被三個惡警綁架迫害的消息,心裏說不出的難受,好長一段時間才緩過心情來。我就覺得,即便是常人,三個壞人也很難綁架七個好人。如果當時同修都能想到讓惡警「站在那兒別動」!他們就一定會被定在那裏動不了──七個神還定不住三個小小的人嗎?退一步說,沒想到用定功的話,惡警打電話叫警車時,同修若想到讓他們「手機失靈」不也能否定迫害嗎?試想七名同修被三個惡警毆打並綁架,可以說當時沒有一個同修做到正念十足的否定迫害。否則哪怕只有一個能真正在法上看問題並且正念十足的,就可以抑制那個「場」,惡人就難以得逞,甚至有可能被「定」住,大法弟子完全可以擺脫惡警的糾纏。

然而作為修煉多年的大法弟子,關鍵時刻為甚麼想不起師父、想不起大法中的法理?為甚麼不能在實踐中自然展現大法的神聖與威嚴呢?我們知道,大法弟子在世間的使命是來救度眾生的,像耶穌救度世人卻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事情,師父已經給改變過來了,以後不允許迫害下世度人的覺者了。那麼大法弟子就要在這方面起到較好的帶頭作用,也給後人留下好的參照。不要說路上相遇打招呼,就是遊山玩水都是正常的,都不允許邪惡干擾和迫害。而在定下這一念、守住這一念的前提下,再去否定迫害也就容易了。接下來就要看問題出現時大法弟子動了甚麼樣的念頭。師父說:「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當一件事情出現的時候,我們所動的第一念是最重要的,這一念也就顯得意義非凡了。

在此列舉自己親身經歷的幾件事,見證「一念」的作用有多大,見證關鍵時的「一念」真正在法上的時候,大法所展現出來的無邊的法力。

近日我來到某市。就在要回家之前,我決定去該市公園走一走。沒想到當天早上我在夢中預見這樣一幕:當地邪惡咬牙切齒的對我說,「你沒事閒的,一天到晚總收拾我們幹啥?(我曾多次曝光該市邪惡)今天你敢去公園就一定綁架你!」醒來後心裏很困惑,怎麼辦?去還是不去?不去那就是承認邪惡的安排,從個人對大法的認識上來講我決不可能順從它。去的話還有同修陪著,又怎麼為同修的安全著想啊?再三考慮,就是不信那個邪,決定還得去!也不想把此夢告訴同修,我有足夠的正念否定邪惡的安排。

可當我們一行四人來到公園的時候,一輛警車在同一時間突然停在了我們跟前,從車上下來三個警察,三個人同時看了我們一眼。我心裏咯登一下,眼前立即浮現出先前大慶七名同修路上被仨惡警綁架的場面。這時警察又回頭看了我們一眼,然後就在我們前面十多米的地方慢騰騰的走著。一想我們還帶著相機,而他們都空著手,一個個繃著臉,根本不像是觀風景的。稍後,居然兩個走在我們前面,一個在後面,真好像包抄一樣的架勢,我心裏更犯嘀咕了。可我幾乎一秒鐘都沒耽擱,立即打過去一個大大的「滅」字,先把他們罩在裏面出不來。這時同修也注意到那三個人,一同修說這是哪個單位的保安人員,我說不是,一看著裝就是公安局的,我也是有意暗示同修。同修們也沒說啥,可是我能感受到我們每個人心裏多少有些不舒服。

這時我想還不如告訴同修吧,我們也好一起發正念。轉念又一想,如果同修知道了,即使不承認邪惡的安排不也得擔心嗎?於是有些心情矛盾的問自己:幾位同修的安全,你怎麼敢擅自作主呢?這時我一邊跟隨著同修走,一邊反覆的追問自己:你一個人行嗎?當問了幾遍時卻突然覺得自己很好笑:大法弟子有師父時時呵護著,師父還給我們每個人安排了護法,我怎麼叫一個人呢?而且同修身後也有護法神哪!此時我覺得我和同修那麼高大,而邪惡簡直甚麼都不是,簡直不夠我一個人一個小指頭捻的,何況我們四個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場呢?於是對著另外空間的邪惡打過去強烈的一念:「別得瑟了,沒有用的。不想死就滾的遠遠的,滾的越快越好。」也就是不到幾分鐘的功夫吧,再回頭時發現三個警察影兒都沒了,一直到我們從公園裏走一圈回來,他們都沒再出現。而我也一直沒告訴同修,邪惡就這樣自生自滅了。

說一件數月前我經歷的正念化解危難的事。同修甲讓我幫忙調試語音手機,我卻不知道她手機的耳機麥克風沒有拆掉,導致我倆的對話被監聽了。結果不到十分鐘的功夫,一輛黑色轎車戛然停在我面前。

藉著路邊的燈光,隔著黑色車窗玻璃,我一眼看到車裏司機惡狠狠的盯著我,那眼神簡直像要吃掉我一樣,令人不寒而慄。可就在剎那間,我想到了我的身份──我是誰?我是大法弟子!於是立即用強大的意念將一個大大的「滅」字打過去,罩住那輛車,並在心裏喊了一聲:「師父!」同時表現出若無其事的樣子,拉起同修,從轎車尾部往出擠,邊擠邊用眼角瞄了一眼車裏:裏面兩個人一起轉過頭,直盯著我們。我暗示同修被邪惡盯上了,我們表現要自然。於是我倆挽著胳膊,像沒事兒人一樣發著正念安全的離開了。

記得零八年中共邪黨奧運期間,當地派出所警察多次找理由刁難我,並讓我把近期照片送過去。同修說不給照片,否則就是順從邪惡。可他們三天兩頭來催,我覺得躲避終究不是辦法。然而當拿起照片要送去的時候,心裏卻七上八下,下樓的腳步也顯得很沉重,我問自己到底怎麼辦呢?正當難受的時候,我突然想到這樣一個理:師父說大法弟子是世人得救的希望,那麼每一個地區的大法弟子就是那裏眾生的救命恩人。那眾生對恩人應該持甚麼態度啊?這樣一想,我心裏樂了。於是對著當地派出所警察打過去強烈的一念:你們小區有大法弟子是多麼的萬幸,能看一眼大法弟子都是你們的福份,還不趕快出來迎接我?說話間來到派出所,這時一個女警察真就走出來,笑呵呵的問我要辦理甚麼業務?我說找某警察,她立即把我送過去。

一到辦公室門口,看到裏面一幫警察在閒聊。當他們發現我在門口時,居然都站起來往前走幾步,真好像迎接客人一樣。我坦然遞上照片,他們連連說不要誤會,這是上頭要求的,人人都得交,說著翻開檔案給我看。寒暄幾句往回走,他們又都站起來送我到門口。這時我又發一念:以後見到我主動打招呼。結果再見到我時,他們離老遠就衝我笑。

除了在三件事中注意用正念主導,我對日常生活中的事也習慣讓第一念儘量符合大法的不同要求。

幾年前我買房子,一看室內屋頂浸透著一片片雨水的鏽跡,就在鏽跡的下方,地面上放著兩個盆,一看就是用來接雨水的。我問房主房子漏的厲害嗎?房主卻說一點都不漏,那兩個盆是去年放在那兒的。一看她瞪眼睛撒謊,我笑著說,不管漏多嚴重,我住進來就一點都不漏。房主和鄰居只是笑笑,也沒說甚麼。結果我住進來之後,真就幾年裏一點兒都沒漏。鄰居說這所房子的屋頂維修好多次了,卻怎麼都修不好,一下大雨的時候,房子漏雨流到鄰居家,導致人家電源都得跳閘。鄰居們高興的說我是貴人,說煉法輪功的動一動念、說一句話就特靈驗。

有一年我住一樓,一段時間裏一輛警車天天停在我家窗前,警察每次來停車時都往屋裏看一下。一天早上他又來開車,我突然想到警車不可以停在我窗前。於是動一念讓他「先丟醜,後開走」。結果他怎麼都無法將車啟動,只好一次次的嘗試。我便瞅著他在心裏想,「丟醜了。」之後幾分鐘的功夫,只聽「嘭」的一聲巨響,警車自動爆胎了,警察嚇得立馬從車裏跳下來。因為聲音太大,他知道有很多人會聽到,就慌忙東張西望。一看我正在眼前陽台上瞅著他,好像明白甚麼似的漲紅著臉走開了。當時對面樓一個常人朋友正要騎上自行車,卻被一聲巨響驚得從車子上掉下來。回頭一看我在陽台上,立即跑來問我是不是對警車念咒了,害的她摔個仰八叉。我說警車不可以停在這裏。至此警車再也沒敢停在我窗前。

有幾次我曾遇見打群架的,有人用菜刀和鐵鍬砍人,圍觀的人沒有一個敢拉架的。我立即打過去一念:「砍不著」,結果真就砍不著,每次都能化解人命大事。過後我向內找,為甚麼總能看到打架不要命的?想起自己沒修大法之前曾打人下手重,就一次次的清理自身變異的東西,後來再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景,可是還會看見倆口子打架的。

有一次聽到樓下有哭鬧的聲音,隔著窗戶一看是倆口子打架,男的用樹棍抽打女的。當時家裏有一位同修,同修一看我的表情,就勸我別管閒事。我說不行,我得管,就隔著窗戶對男的動一念「把棍子放下」。此念一出,只聽「吧嗒」一聲,他將棍子扔在地上。這時同修說誰欠誰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埋怨我管的不對。我剛一猶豫,男的撿起棍子又打起來。聽到女的哭叫聲,我於心不忍,又用意念命令男的「把棍子扔了」。就這樣一想,女的一把奪過棍子,用力扔在了旁邊一排平房的房頂上。我對同修說:或許他們有淵怨,然而宇宙大法在世上傳,世人最好用真、善、忍的理念解決問題,不能再冤冤相報、以惡制惡了。最起碼在我空間場裏的人應該是這樣的,我這樣做,也要求他們這樣做!同修覺得有道理,就不再攔我。我一看樓下倆人還在爭吵,於是又動一念:「有話好好說,別打架丟人現眼了,趕緊回家吧!」隨著一念的發出,只聽女的哭著說:「有事你就好好說,可別打了,多丟人哪,趕緊回家吧。」倆人回家了,我和同修笑了……

記得師父有一段講法大意是說修煉就是純淨人的思想,思想純淨到甚麼程度,也就達到甚麼境界。那麼我們遇到問題時,思想越簡單越容易出正念,越想的複雜越容易出人心,比如害怕惡人,懷疑功能是否起作用,甚至擔心師父是否在保護自己等等。人心多,邪惡就要找藉口迫害,我們就會很被動。也就是說關鍵時的一念裏面如果摻雜了人心,就會減弱那一念的作用。我們在平時的生活中都要儘量動正念、動好念,更何況面臨危險之時呢?

而關鍵的一念是否起作用,還要取決於信師信法的程度,心誠則靈。說到信師信法,我們不能像現代化了的佛教學者那樣只把大法當理論,而到關鍵時刻卻不知道用大法的法理去平衡和化解矛盾,甚至不相信奇蹟真的會出現,那都是對大法的不敬。大法弟子對大法和師父應該發自內心的敬仰和誠信,遇到問題時就一門心思照師父說的去做,既然師父說邪惡不配考驗和迫害大法弟子,那就一定不配!對這一點的認識就應該是絕對的,毫不含糊的!守住對師父和大法的正信,才能化解危難,也才能更好的領略和見證大法的無邊法力與威德。

嚴肅對待關鍵時的一念,不是為證實自己正念有多強,而是作為大法弟子有責任通過高標準要求自己來更好的證實法和展現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