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難靠正念 三天闖死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修煉法輪大法前,我全身都是病,因為心臟病做了大手術,胃病,腰腿疼,風濕,關節炎,最折磨我的是抽風病,每年立春立秋兩個季節必保犯病,別的病用藥頂著還能忍得了,而抽風這病怎麼治也治不好,一到春秋兩季我就非常害怕,可怎麼也躲不過,到最嚴重時,各種病一起發,就臥床不起。平時賣菜,賣水果掙點錢,買藥吃還不夠,真是窮苦交加,感到人活著太苦太難了。

九六年我看到妹妹因煉法輪功病好了,不用吃藥打針了。她勸我也煉吧,我沒在意,後來病把我折磨的沒辦法了,錢也沒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就每天到妹妹家聽師父講法,到第七天師父就開始給我淨化身體,便得都是些髒東西,身體漸漸的舒服起來了,覺得全身輕鬆,病都沒了。我的心情無比感動,用甚麼謝師父呢?給師父點東西,向師父表達謝意,師父還不在跟前(那時還悟不到師父時刻在身邊),那怎麼辦呢?那就聽師父的話,按大法嚴格要求自己,做個好人,比好人更好的人吧。

從那後,我做買賣再不像以前那樣缺斤少兩掙黑心錢了,把八兩秤砣添起來了,我姪女要我都沒給,勸她別做那傷人害己的事,別像我以前掙錢都買藥吃了。從此我走上了宇宙大法的通天大道,向師父保證,一定聽師父的話,跟師父走,勇往直前決不回頭。

多年來一直在利用所有的便利條件,在各種環境中講大法的真相,救度著被邪惡矇蔽的世人。下面是我去年所經歷的一個生與死的考驗,在師父慈悲呵護下,靠著對師、對大法堅定的正念,我以嶄新的姿態又從新投入到洪揚大法、救度眾生的洪流中。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下午,妹妹照常騎著電動車帶我出去講真相,在回家的路上,一輛小車從後面把我倆連人帶車撞出去一米多遠,然後我又被拖出去老遠,我當時就昏過去了。後來聽妹妹說,當時我臉上血肉模糊,血流了兩大攤。圍觀的人說,這還能活嗎?司機是個年輕女的嚇得直哭,又怕又急。

我們被司機送往醫院,半路我醒過來一次,當我知道是上醫院,急忙說:「我要回家」。接著又休克了,到醫院做CT,縫合臉部幾處傷口。做完這些,我醒過來了,我忍著劇痛說:趕快送我回家,我不住院,沒人理我,我想下手術台自己走,可是連地方都動不了,無奈被送進病房,到病房我一點力氣也沒有,想歇一會。忽然間覺得門牙在前面活動,而且比別的牙都長,很痛。

我心想沒有門牙多難看呀,再說它們跟我這麼多年了我也不能隨便扔了它呀,我就用手指頂著牙,心想你上去吧,就上去了,正常了。但全身一碰鑽心疼,儘量不讓人看出來。我忍著痛想躺下來,可是頭部不敢挨枕頭,臉上沒有一點好地方,後腦勺有手掌那麼大一塊連皮帶肉都張合著,我只好用手托著下巴坐著栽歪一會,好像睡著了。就聽大夫讓我打針吃藥,我一下驚醒了,我說:「我不打針也不吃藥,我回家。」有一個大夫生氣的說:「是法輪功」。我說:「你說對了,我修大法後胃病,腰腿疼,風濕,關節炎,抽風病等都好了。我有師父管,不用打針吃藥很快就會好的。」大夫和在場的人都不理解。大夫說:「你知道你傷的多重,失血過多,傷口最容易感染,回家你知道會有甚麼後果?純粹胡鬧。」我孩子也不讓我回家。我一看說服不了他們,我用手扒著眼睛露出一道縫和大夫說:「這樣吧,我三天要好了呢,就讓我出院,如果三天不好就接受治療,行吧。」大夫們很不高興,說:「既然那樣就看你三天再說。」很不情願的走了。

大夫走後屋裏的人都勸我,別逞強了,該治就治,得相信科學,別留下後遺症。我說:「沒事,你們不知道,我們修大法的這事多了,都不用打針吃藥,很快就會好。」他們用不解的眼光看著我。我不再理他們,一點勁也沒了,但我對師對法堅定的一念一點都沒變,我明白這一切都是假相,就看我的心怎麼動。我根本就不承認它,發正念正告那些迫害我的生命,你們聽著,我是法輪大法弟子,我有師父管我,你們休想動搖我對法堅定的心,我一片藥不吃,一針不打,三天保證出院。然後我心裏就請師父加持,師父啊,讓弟子快好吧,不能在這裏呆,我得出去講真相,不能耽誤救人哪!發完正念想歇一歇,一伸腿又是一陣劇烈的疼痛。忽然一下悟到我不能讓你擺布我,我得煉功啊,於是我忍著疼痛一點點把兩腿挪向床邊,試著耷拉到床下,膝蓋上大口子翻翻著,兩腿腫的像兩根小圓木,挪動一步都非常吃力,但是我命令自己必須下地煉功,不能讓邪惡把我拖住,好不容易兩腳著地,腳脖子戳壞不敢挪步,我也不知用多長時間挪到靠牆的地方站立起來。

做第一套功法「彌勒撐腰」第一次沒撐起來,但是我不能停,我咬著牙撐第二次感覺有點敢使勁了,心裏一想,有門,就又使盡全身力氣撐第三次腳使勁往下踩,就聽「卡嚓」一聲,頓時腳脖子不疼了,敢隨意著地了,眼淚唰一下流下來了,我知道師父替我承受了,心中喊道,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放心吧,弟子一定做好,決不辜負師尊的苦心救度。這時臨床的人說:「阿姨你的腳怎麼響啊?」我說:「師父把我的腳脖子推到位了,我不疼了,好了。」說著我走著給他們看。全病房的人都說:「真好使啊,真靈呀。」

煉完功,接著我又去了一趟廁所。我說:「你們看看這不是好了嗎?怎麼樣,是真的吧。」他們都投過讚佩的眼光。緊接著我就開始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神奇,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都煉,就中共造謠,欺騙中國民眾,搞迫害,致使幾千人被迫害死,幾十萬人被非法關押,今天你們都看見了吧,比這神奇的事太多了。房間的幾個人都退出了邪黨,接連不斷的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功太好了,真好使,真靈。」

到第二天早上,臉也消腫了,眼睛也睜開了,大夫又給拿來藥又要給點滴被我婉言拒絕。我就不斷的背法,整點發正念,白天就到走廊和其它病房講真相。

第三天早晨查房時,我的臉已經完全消腫。大夫一看大吃一驚,怎麼這麼快就好了,真不可思議,奇蹟,奇蹟。我說:「該讓我回家了吧。」大夫說:「等七天拆完線,再做一次全面檢查再走,我們得對你負責」。我說:「你檢查吧,啥病也沒有。」為了讓他們信服,快點讓我回家,那就做一下核磁,化驗一下腎。結果一切正常。但我很後悔不該讓他們抽血化驗,本來就流那麼多血。其實當時頭痛得很,而且天旋地轉,站起來打晃,大夫,孩子都勸我再住幾天。我急了,大聲說道:要住你們住,我自己走。說著我求師父加持,我必須戰勝邪魔對我的迫害,我命令全身各個器官:你們是我世界的生命,必須助我走出醫院,回歸到正法中去,不能聽邪惡擺布,頓時覺得渾身有了力氣,慢慢下床,心裏念著正法口訣,走出房間,長廊,走入電梯。

第七天司機在我要求下去交警隊結案,交警工作人員說:「有甚麼要求提出來吧。」我說:「沒有要求,後果自負。」交警說:「從來沒結過這麼簡單的案子,都是雙方爭的不可開交,打官司告狀的。」我說:「我是煉法輪大法的,師父告訴我們,做事處處為他人著想,司機也不是故意撞我,她也著急上火,你給我們結了吧,看我不是好好的嗎?」交警說:「都像你這樣我們的工作可好做了。」他晃著頭,嘴裏叨咕著不可思議不可思議給我辦結案手續去了。我身旁一個肇事者正在煩躁不安的來回走,我問發生甚麼事,他說把人撞了,這不等處理嗎?還不知啥結果呢。」我說:「你就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管用嗎?」他問,「管用」我說,剛要給他講真相就被人帶走了。交警拿來了結案手續讓我簽字,我給他講真相。他說:「事實我都看到了,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這裏人多,監控也挺嚴格,我明白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他著急有事,對我說:「有機會再談。」

司機把我送回家,又給買來補品,我不要,但司機執意要留,實在不好推托,我就收下了,想以後有機會還回去。司機說:「我要遇到別人不知道得花多少萬呢,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買點補品那不是應該的嗎?」我說:「那你以後一定小心,同時遇事也要為別人著想,要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已三退)。」司機一開始給我女兒五百元錢買吃的,我不讓要,女兒不幹自私留下了,後來才知道。我給司機,她說甚麼也不要。

別人認為一件極難處理的案件就這樣在七天之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司機皆大歡喜,大夫,交警,眾人刮目相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