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法 正念顯威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十多年了,仔細回憶,在自己身上確實經歷了許多神奇事,真的還不少啊,當然更多的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中我們心性提高後表現出大法的神奇超常。其實每個大法弟子在真修過程中,體現的一件件神奇事就是在修煉路上從人走向神的一個個印證。

二零零一年,師父教我們發正念,那段時間我正處在很消沉的魔難中,沒有體會到正念的威力,只是每天機械的照做,後來被邪惡非法抓捕,那天感到怕心很重,惡警上來打耳光,後來用車把我拉到另一個地方,一惡警逼我所謂的「交待問題」,我不說,他就上來又一耳光一耳光的抽,我的鼻血都被打出來了,我覺得無法承受了,突然一下想起了正法口訣,我開始念出聲來,意念中不准他再打,他一下就停住,手舉在空中再沒打下來,他原地轉了一圈,嘴裏嘟噥著說:「好,你不說,我有辦法找得到」,然後抓上桌上的鑰匙就跑了,這是我第一次體會到正念的威力。

在監倉裏,那些犯人欺負剛進來的人,有一個犯人特別壞,在我面前幹著極盡下流的欺辱別人的壞事,我說了一句話叫他們不要這樣幹,此人就罵罵咧咧的衝向我,想動手打我,我當時坐在鋪上,一句話沒說,心裏沒有任何畏懼只發出一念:「你敢!」只見他活生生的停住身體,罵了兩句就轉過去了,我自己也感到了修煉者動真念時的威嚴。

當時由於法理不清,承認了邪惡的迫害,後來被劫持到勞教所在那裏我更多的體會到了發正念的真正威力。

一次我在洗衣間被惡人逼站時,我大聲喊「法輪大法好」,被七八個惡人按在地上拳打腳踢,而且邊打邊拖過整個樓道走廊,被打中我不停的默念正法口訣,也只聽打得「劈膨」作響,身上不感到痛,後來又被拖去電電棍,在發正念中,我又挺了過來。

但回過頭來看那時法理還不清晰,還沒真正認識到強大的正念能從根本上制止迫害,還沒真正事事用正念對待,只是在一些具體的迫害中偶爾想起發正念,只是在修煉的實踐中初步能運用師父賜予我們神的能力了,師父說發正念就是「展神通」嘛。

心想事成

修煉者的念頭在法上的時候,世間的很多事就會按修煉者的念頭變化,其實我們動的是純淨的正念(神念),師父也會幫我們的。

在邪惡的勞教所裏,我悔恨自己以前不珍惜學法,於是不停的背自己所能記起的師父的講法,並與同修們長時間的發正念,解體邪惡,制止迫害,狀態好時真的達到了「心想事成」。

有一次在監室裏,一個極兇惡的包夾 「包夾」一位老年同修,坐在我後面,這個惡包夾因一點小事,滔滔不絕極盡惡毒的辱罵同修,老同修沒吱聲,惡人卻越來勁開始罵大法了,我心裏想:「如此過份,真該受到懲罰!」剛想完,坐在前面似睡非睡的包夾頭目,突然像被甚麼驚醒了似的,一下跳起來,走過去照著惡包夾狠狠的打了幾耳光,嘴裏罵著惡包夾好久前得罪他的事,這個惡包夾被打懵了,一下蔫在了那。我心裏明白是怎麼回事,當時自己心想修煉人動真念真是起作用啊,在其它地方還不能隨便亂想呢。

在勞教所裏,堅定的大法弟子被分在各個「生產中隊」,住在不同的樓層,大家又被所謂的「包夾」,要想見一面真的難之又難,有一天我動了一念希望能在樓道裏遇見我老家的另一位同修,了解情況,結果沒多久,幾個「生產中隊」,從食堂吃飯回來就堵在了樓道裏,那位同修隨著人流緩緩到我的面前剛好就停住了,人聲嘈雜,包夾也不管,於是我們正好好好的交流了很多問題,當時我們都為這次神奇的「巧遇」,感謝師父的安排。

被非法勞教期滿之前,惡警要我們寫所謂的「解教總結」,我沒配合邪惡,只用《我的認識》為題寫了真相,文章交上去後,看了文章的普教都說寫得好,但又認為沒有配合惡警會通不過,但我心態穩定沒有為其所動,那天,此中隊的隊長把我叫出去,手裏拿著我的文章對我說:「你這個恐怕……」我沒等他說完,發出很強的正念,命令他就要認為行,而且立即回去,嘴裏說:「我寫的都是事實和真心想法,沒問題的」果然,他拿著文章搖了搖,嘆了口氣,轉身就回辦公室去了,後來也再沒找過我。我想當我們心在法上,發出真念時就是神的狀態,神控制人的思想就是輕而易舉的,就會心想事成了。

因為在當時我們曾被威脅:沒「轉化」的,期滿由當地警察來直接拉到洗腦班,再不「轉化」就又送勞教,我就想,我就在大年三十走,到時,當地公安誰也不願來,就叫我家人來接,果然,後來我真是大年三十走的,聽接我的親人說,當地無論單位、公安誰也不願在大年三十出來就叫家裏自個來接了。

其實在邪惡的勞教所裏面,很多時候,惡警準備誣陷大法,大家齊發正念,他們就會被其他人叫走,或準備幹的壞事幹不成,我親耳聽到一個惡人說:只要拿書(誹謗大法的壞書)坐在「法輪功」面前念腦袋就開始痛!

堅定真修的大法弟子,即使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中,邪惡都是害怕的,這樣的同修表現出往往都是慈悲祥和,理智堅定,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對大法堅不可摧的正信,對這樣的大法弟子,其實惡警惡人都是從心裏佩服的,尊敬的,在各中隊所謂要「轉化攻堅」的時候都要把堅定的大法弟子調到其它地方,表面是害怕影響他們的犯罪圖謀,真實原因是真正堅定的大法弟子邪惡是不敢迫害的,他們真的是時時有神護佑,是神在人間。

神的狀態和正念來自法中

我在被邪惡非法關押勞教期間,痛悔自己沒有珍惜正常的學法環境和時間,才發現不能正常學法是一個大法弟子最大的痛苦,因此拼命的背法,在那個極端惡劣的環境中,我不斷明白法的背後不同層次的內涵,心中逐漸生起強大的正念,發生了很多很多的奇蹟,限於篇幅我不再一一列舉。

正是因為不斷同化法我才能從那個環境中走過來,人在邪魔面前不堪一擊,只有心中有大法的修煉人──在世間的神才能解體邪魔,我看到能在那個環境中能走過來的同修無一不是利用一切時間抓緊學法的。

常人和不真修者從表面上看《轉法輪》白紙黑字一本書,真修的大法弟子在修煉實踐中明白,師父講給我們的一切,其後都有無邊的內涵和能量,我們所有超常的一切都來自於其中,不能認識到這一點,不能重視學法者要想保持正念和神的狀態就成了無本之木,無源之水。

在其後的這麼多年正常修煉環境中,我現在發現,安逸、寬鬆的環境對修煉者的考驗一點都不比在邪惡的勞教所差,在十惡毒世的各種誘惑中,只要我們一放鬆,一脫離法,甚麼都在把我們往下拉。在看似寬鬆的環境中我放鬆了同化法,把自己混於同道德敗壞的常人,曾很長時間摔跟斗,很多時候幾乎被摧毀了修煉下去的信心和意志,但我在絕望的時候都沒放棄學法,在學法中那些想讓我消沉的物質被一次次解體,我才在師父的呵護和同修的幫助下走過來,現在更加明白了學法對於修煉者的重要性,大法是修煉者從人走向神的根本保障。

強大的神念源於無私的基點

在正法修煉的特殊時期,師父賜予我們巨大的能力,允許我們正用各種佛法神通除惡,但我們有時發正念有效,有時沒效,神的能力不能展現,我從實踐中認識到這和我們的修煉狀態,以及發正念時的心態或基點有關,其實此時此刻就看我們是把自己當成有各種執著的人還當成是無私純淨的神。

二零零四年我的一次正念經歷證明了這一點,我當時在某市跑業務,在各個超市做終端維護,有一個小超市,我前幾次去放了一些真相資料,後來有一天再去時,由於那天在其它地方講真相很順利,起了歡喜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在給老闆講真相後,老闆竟惡意找人要告我,幸好我警覺及時走脫。

回到家後,我坐下來發正念時,由於擔心老闆通過產品、供貨商找到自己,而且覺得那位老闆太壞,因此思想一片混亂,心跳加劇,根本靜不下來,發了一會卻感覺越來越恐懼。

後來我意識到這樣下去是不對勁的,抱著仇恨心和怕心發正念是根本解體不了邪惡的,就停下來想:我為甚麼發正念?是為自己不被迫害嗎?這不是為私的嗎?我為甚麼不為那個老闆和其他參與的生命著想呢?他們無知的參與迫害了大法弟子,犯下無邊罪業,永遠沒有未來了呀!不能讓他們幹壞事迫害大法弟子,不能讓這些生命被邪惡毀掉。

說來神奇,念頭一歸正,剛才在思想中和身體上表現的各種亂七八糟的干擾狀態立即消失掉了,馬上就靜下來了,再一立掌,從掌中和身體上感覺強大的能量噴湧而出,源源不斷,意念所到之處邪惡全部除盡當時我心裏就感到迫害被強大的正念解體了,果然後來甚麼事也沒發生。

還有一次我在異地打工,騎自行車被一掛家鄉車牌的轎車跟蹤多時,車窗蒙著黑色透光紙看不見裏面的人,我停下車指著正行進的那輛車發出一念:如果是惡人跟蹤我立即「定」!只見那輛車嘎的一下停住了,我騎上車走了,騎出好一會才想起,還是應該給他們解了,不過至少要一個小時,等我走遠了再說。

這些年多少次迫害臨近感到恐懼時,只要我能真心想到不能讓邪惡就這樣毀掉牽連的世人和眾生時,我就能感到師父賜予的力量,就有了強大的正念,和同修們一次又一次的解體了邪惡及迫害。

大法弟子以神的狀態運用佛法神通,不僅能在具體迫害情況下制止惡行等,佛法無邊,更重要的是我們應該運用師父賜予我們更高的智慧和能力主動發正念解體邪惡及邪惡的安排於無形之中,而這樣的正念來自於不斷的同化法和為他的無私的基點。不要用人的觀念認為我們沒有這個能力,我們可以不知道自己的層次,但我們應相信師父和大法是在一切之上的,就看我們相不相信師父和能不能把自己溶於法中。

結語

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發生在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身上的奇蹟太多了,能記住和寫出來的只是很少的一部份了,然而就在回憶和記錄發生在自己這裏的一個個神跡時,我發現自己神的一面在逐漸甦醒,無神論的毒害和人的觀念、愚見在一個個被解體,心中充滿了對師父和大法的感恩與正信,逐漸領悟到真的應該時時用神的標準來嚴格要求自己,以神的狀態去發出正念解體邪惡,以神的慈悲去救度世人和眾生。

其實我們修煉的目地就是要最後成就為大法造就的各個不同層次偉大的神,今天我們就在這最複雜的現實利益和誘惑面前、在相互配合中錘煉和成就著神應具備的一切能力,儘管目前我們的修煉方式和具體情況、環境不可能讓我們在表面空間神通大顯,但是這麼多年我們在大法修煉中於世間體現出來的無數奇蹟和超常不就是神的體現和表現嗎?我悟到當我們在修煉中道德昇華逐漸能領悟到不同層次的宇宙真理時,能把自己作當修煉人正念正行時,當我們時時能想得起師父和大法從而獲得神奇的力量時,當我們時時能如意的運用神通時不就是神在人間了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