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威力 電棍返電惡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九日】那是二零零二年的春天,我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六大隊三中隊,當時我反迫害,拒絕戴勞教所的名簽,大隊獄警幾次找我談話,我都不妥協,惡警惱羞成怒。

一天早晨八點多,我被獄警叫到大隊部,看見桌子上放著一根一尺多長的短電棍和一副手銬,靠牆地上一根長電棍在充電。我想:看來惡警要下狠手了。我求師尊加持弟子,心中默念正法口訣。

五個警察把我帶進一個小屋,大隊長王鐵成堵住門口,其餘四個警察先上來兩個,獄警李東及崔某企圖把我的雙手銬到背後,我的手臂柔中帶剛,他們累的滿頭大汗就是擰不過我的一隻胳膊,他們氣急敗壞的打我,用拳頭打臉、用皮鞋踢、踹、用手拽頭髮,累的氣喘吁吁,可是一個多小時也沒銬上。這兩個獄警打累了去休息,又換上李忠波和另一個獄警繼續猛打我,我只是覺得臉上熱辣辣的,感覺不到疼,惡警皮鞋踢小腿骨、身上也不疼,頭髮被拽掉也不疼。現在知道那都是慈悲的師尊為弟子承擔過去了。

惡警們全打累了想起電棍來了,一惡警拿電棍狠狠的往我脖子上戳,電棍沒發電,再戳還不發電,他在空中試驗兩極,電棍「叭、叭、叭」的放出藍光,有電,可再電我,仍不發電;惡警們輪番拿著電棍在空中「叭、叭、叭」的放電後就往我身上戳,可一到我身上電棍就不發電。突然,一惡警被電棍返電,電的手一哆嗦,電棍落地,他不明白,還撿起來電棍,又是手一哆嗦,電棍又撒手了,接連幾次都是這樣。後來他不敢撿電棍了,先用腳踢一下,試試,不返電了再撿。

下午,惡警們又找來特別狠毒的獄警王濤參與迫害。我高喊正法口訣,一聲高過一聲,聲音響徹整個勞教所。

在我的高呼聲中,副隊長李忠波捂著胸口趴在桌子上,疼的翻過來滾過去,一會又捂胸蹲在地上,痛苦極了。稍有緩解他就掙扎著四處找透明膠布要封上我的嘴,可見他怕我喊,我越喊他越痛。獄警們氣急敗壞,也累的筋疲力盡。那時他們被邪惡控制的沒有任何理性。

自此事後,監獄裏再也沒有人打罵過我,表面上他們還對我特別好。我想他們一定是反思這件事情了。

一次全勞教所搞所謂的「攻堅轉化戰」,全大隊的獄警瘋狂折磨大法弟子,但他們也沒有動我。真是有師父呵護,正念威力讓惡警膽寒,修煉的人有師在有法在甚麼都不用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