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震懾邪惡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二日】我是一名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年婦女,今年六十三歲。一九九七年時,我大病纏身:肝腹水、脈管炎、子宮肌瘤……弓著腰,腿伸不直,腳趾骨照相成黑色。在回老家奔喪時與姐姐同行。姐姐提及大法後,我當即受益,以前走路艱難、胳膊也抬不過肩,在聽到姐姐說大法神奇可去病健身時,我走路就哪兒也不痛了,可以爬上爬下三輪車,爬山比幾個老頭走的還快。接著聽了師父的講法錄音,當即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原本二十多天不排大便,聽法後大便通暢,排出體內許多不好的東西。從此能吃能喝,不吃藥不打針,無病一身輕。一個星期後回家時,女兒很驚訝,「媽怎麼挺著腰板直溜溜的回來了。」女兒說以為我回不來了,要找個車去接我。就這樣我走入大法修煉行列。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發起迫害,我於十月三十日到北京天安門為法輪功鳴冤,被當地公安帶會,被列為所謂重點。在以後的日子裏,由於老伴和女婿多次被抓,我就到社區、派出所、市局、國保、法制辦、控告科、政法委等處要人,要大法書,講真相,多次震懾邪惡。下面僅舉二例。

一天,我到政法委去要自己的親人,當時政法委的負責人說:「你還敢在這講法輪功,你知道這是甚麼地方?!」我不斷的發正念講真相,他偽善的穩住我,出去打了兩次電話,當我看到警察來時,才知道他打電話讓警察來抓我,當時一警察說:「老太太你敢上這兒,這是甚麼地方!」我沒理會他們下樓去了,他們跟上來拽我上車,我不上,心想:「大法弟子在天安門喊法輪大法好救人,我在這喊也是進一步的救度世人。」我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沒拽動我,我嗓門也大,不停的喊,不一會聚集了很多人,這時整個大樓的人都開開窗戶向外張望。他們把我拽上車之前,我喊:「我還來,你們這不是掛著『為人民服務』嗎,你把那牌摘了,我就不來了。」

他們把我拉到就近的派出所,把我銬到鐵椅上,一警察要給我錄像,我說,你錄不上我,並發正念解體他背後的邪惡。另一個坐在電腦邊上的警察邪氣的說:「老太太你發功要把電腦發壞了,就放你走。」我心想:他太可憐了,師父我要救他。接著,電腦邊上的警察說:「哎呀,電腦壞了。」我以為他在騙我,一會來了四、五個人修電腦也沒修好。後來一個警察過來審問我:「老太太配合我一下,做個筆錄,讓我對上面有個交代。」我說:「我是大法弟子,你不配審問我。我說啥你寫啥。」他說:「好、好、好。」他說:「你為甚麼上政法委?」我說:「迫害八年了,甚麼都有截止的時候,不能沒完沒了。我要求無罪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警察說:「挺有力度哇!你為甚麼上政法委?」「我來告訴那些政府官員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不了解真相。」「老太太你還煉嗎?」我說:「你別說煉不煉,我一修到底。」他握筆在桌子上用力一拍,發自內心的說了一句:「好──!」當天就把我放了出來。

奧運會開幕那天,我到郊區講真相。在火車站,警察要身份證,認出我之後,他把身份證揣進兜裏,並打電話讓當地片警來抓我,我聽到他們的對話說:「她是保外就醫,我管不了她。」爭執半天,當時我想到師父講救人要廣,我想車站這麼多人正是大面積講真相的大好時機,於是,我就大聲的講自己如何被迫害,老頭如何被迫害致死,學大法真正受益。車站許多人都靜靜的聽。最後警察把身份證還給我,並在身份證上面放了五十元錢,讓我拿這錢坐別的車走。我說我不要這錢,也不坐別的車走。後來他就讓我上車了。我剛上火車,車上人就說:「這老太太不上來了麼!」我又開始進一步講真相,車裏人都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