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正念 清除迫害於無形中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我是九九年得法的老年弟子。今天交流主要是從三方面談談自己見證大法的神奇。

從被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九個月正念闖出後,體會到正念威力,平時注重發正念,幾乎每個整點都發。如果自己空間場不乾淨時,師父會點化,自然延長發正念時間,同時加大密度,消除迫害於無形中。

一次,公安局「六一零」一夥五、六個人,來我家要綁架我。我正在廚房發正念,門未閂,可是他們樓上樓下到處找我,可廚房門連推都沒推一下。後來還是女兒告訴我:他們來找過我。我想:我有漏也不許舊勢力迫害,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我換個房間繼續高密度長時間發正念。結果他們一天來了五、六趟也沒找到我。第三天我就去快餐店上班,一點事也沒有。在奧運會期間,像我這種學員,公安局和「六一零」都派人二十四小時監控且一天要向「六一零」彙報兩次,我因事先長時間高密度發正念否定迫害,結果沒監控我。

去年「六一零」要辦洗腦班,揚言所謂「轉化率」要達百分之九十以上。人員名單都定好了,大法弟子所在單位要出資三萬和六個人,和「六一零」六個人配合轉化一人,為期三個月,不轉化延期直至轉化為止。「六一零」主任一行找我,我就近距離發正念並給他們講真相近二小時。我以親身經歷,從五七年「反右」開始講到迫害法輪功,以這裏真人真事生動的講述,「六一零」主任不得不承認我講的都是事實。他說了一句:「你拿共產黨工資怎麼盡說共產黨壞話。」「我沒拿共產黨工資,它一不開工廠、二不種地、三不經商,哪來的錢發工資?我拿的是自己掙來的工資,你也一樣!」後來我又到他辦公室近距離發正念講真相近二小時。他說:「我不管你了,我管不了你!但你別犯罪。也別想做我的工作。」我告訴他放心,大法弟子不會犯罪。你不管我很好,我不給你講真相不行。我還希望你和家人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我還會來的,直到你明真相得救為止。他說:「你以後說話要注意場合」。(後來聽說他不想當「六一零」主任但沒人接位)這次洗腦班沒有我的名字。後來大家一起發正念解體了洗腦班。洗腦班沒辦成。

一次我頭暈的厲害走路彷彿踩在棉花上一樣,與同修(醫生)切磋,他要給我量血壓。我說:「不用,沒高血壓還會煉出高血壓?這不可能!」「兩人談天,順便量一量這有甚麼?」結果一量,高壓260,低壓180。「你的血壓器壞了!」我說。他說:「沒壞,我的量壓器是這裏最好的,不信你去別人那裏量一下。」「不用,謝謝!」回來時頭一點也不暈了。

從看守所回來(被關九個月)第二天,中午昏迷後摔地上,被送到醫院搶救,檢查出我患高血壓、高血脂、心臟病、腦震盪。醫生斷言:我不成植物人也得癱瘓。第二天早上八點才甦醒過來。發現自己躺在病床掛吊瓶,奇怪自己怎麼會在這兒。「我要回家。」醫生見我醒來,馬上過來,要我舉手、抬腿。我告訴他們:我渾身上下好好的,沒病我要回家。「不行!起碼要等頭上傷口癒合才行。」(頭上縫了七針)我醒來後一切正常,再也檢查不出毛病。醫生、護士、家人都感神奇。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去年一次消業後,因劇烈嘔吐和抽筋,肚子和大腿肌肉疼痛,半夜痛醒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的身體是神體,恢復也應該神速,奇蹟出現了:原來疼痛繃緊的肌肉一陣清涼非常舒服,像冰塊在溶化,不到一分鐘疼痛消失了。

電視機、打印機、MP3等法器壞了,我沒想它們壞了,只想它是法器,會自個修復,隔天就真的恢復正常。

以上有不妥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