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那段歷史

——寫在成都反迫害十三週年之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對於每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來說,都有著永難磨滅的記憶,因為那是邪惡對大法及大法弟子全面持久迫害的開始,也是真理戰勝謊言、正義戰勝邪惡的開始,更是大法弟子一步步走向成熟、邪惡一步步走向解體滅亡的開始……

回想起十三年前的那一天,心中仍會湧起陣陣波濤。從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後,我們煉功點的大法學員就不斷地從各方獲悉:中共當局將於近期將對法輪功實行迫害。但所有的同修都不為所動,繼續堅持每天的晨煉和晚上學法。

七月二十二日晨煉後我繼續上班,但一上午都與我妻子未聯繫上,便匆匆請假回家。回到家後不見我妻子,與附近一些同修取得聯繫後,才知道她和另幾位同修晨煉後被當地派出所警察挾持走了,同時也知道了本市、本省以至全國已大面積發生此事。我立刻明白:當局對我們的迫害開始了!當時,心裏只有一個念頭:政府當局太不講理了,要去和他們講理!於是,我便與幾位同修相約下午去省政府反映情況、申訴請願。離家前,我做了赴難的最壞打算,帶上了裝有洗漱工具和一本袖珍本《轉法輪》的一個小包。

趕到四川省政府所在地的督院街時,已是近下午兩點。這時,臨街所有鋪面裏的電視機都高聲播放著北京當局將法輪功宣布為非法組織並予以取締的通告;省政府門前已集中了大批荷槍實彈的警察和公交車,似準備抓人。督院街和附近街上熙熙攘攘的來往著許多人,其中有不少是法輪功學員。大家都相顧無言的默默一點頭,感覺心裏甚麼都是相通的:法輪大法好,不能讓大法蒙冤!

三時許,省政府門前聚集的同修越來越多,他們迅速而有序地排列在了省政府大門對面的街沿上,有的靜靜的站著,有的在那煉功;有的在看書;有的在那默默的席地打坐,沒有標語、沒有口號、也沒有高聲喧嘩。大家彼此都用堅定地目光交流著、互相鼓勵著,並以這種無聲、平和、理性、克制的態度默默和強烈的表達著全體法輪功學員的心意和心願:法輪大法好,我們要為大法申冤和護法!

我靜坐在省政府大門正對面。此時,當局在不斷增加和調配警力,督院街兩頭已封禁,大批從外地趕來成都的法輪功學員都被警察強行攔阻在通往督院街的各路口。而督院街上約千餘名功友無聲、整齊地排坐在地上,雙方對峙,氣氛非常緊張。約對峙了二十分鐘,當局開始行動。功友們開始手挽手,大批警察擁上,由西向東粗暴挾持功友往公交車上拉。到我面前時,前頭已裝滿了三輛車。功友們默默地上車,警察粗暴地把我和其他人往車裏推搡,我站在車門上對身旁的人說:「別擠,讓老年人先上。」

這時,站在車下指揮的警察頭(我認識他,叫李兆麟,是成都市公安局副局長)突然指著我大聲喊:「你,就是你!你說甚麼?!」我再次重複了我的話。他氣急敗壞的又喊:「不是!你在指揮,你是頭!」接著對他身邊的警察指著我喊:「那個人是頭兒,把他抓下來!」

這時,衝上來兩個全副武裝的警察,不由分說地把我拖下車,拳打腳踢並使勁反擰我的手臂,眼鏡被打落在地上。我被帶進了省政府大門。這時我才發現,大門裏還躲藏了大批武警,同時我也才反應過來,我身上一點都不疼。

我很快被帶進了大門內側的一間大屋,李安排一個警察說:「他是頭,你認真審查。」從這時(約下午四點半)開始,我被作為重點先後被三個不同的公安機關審查,直到凌晨二點才回家。在整個「審查」過程中,我心裏非常坦然,直抒胸臆、無所隱晦、堂堂正正。

後來聽同修說,被抓上車的幾百位同修被全部拉到了西城區體育場,並對他們一一做了登記,被登過記的大法弟子,被告知不容許再煉法輪功了。實際上被登記過的大法弟子,到後來也都成了被迫害的重點。

從這一天開始,中共惡黨對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最邪惡、最瘋狂、最流氓的迫害就開始了,到今天已持續了整整十三年。在這十三年中,法輪大法弟子以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堅忍、理智、平和和大善之心,在自身承受著巨難魔難的情況下,仍然無怨無悔、剖心瀝膽、堅忍不拔的用自己的生命向中國大陸和全世界的人民,傳播著被惡黨掩蓋了的真相、拯救著他們的生命。

到如今,法輪大法已弘揚四海、贏得了愈來愈多各國政府、各民族與人民的讚譽;大陸民眾紛紛覺醒,「三退」人數已逾一億二千萬人,中共邪黨在被自己掀起的「迫害」狂潮的反噬下,已面臨滅頂之災。洪大的正法真相即將展現在每一個人面前,偉大的「真、善、忍」宇宙法理即將在人間再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