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二零」長春法輪功學員護法紀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

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的晨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晨,像往日一樣,長春市的法輪功學員們到公園去煉功。但氣氛不對,大家三三倆倆地在議論,前一天,長春輔導站的站長們和一些煉功點的輔導員被公安抓走了,現在還沒回來。大家急著了解情況,想解決問題的辦法,有的同修建議,省裏領導住在東中華路,他們早晨到牡丹園晨練,先到那裏找找看。就這樣,幾位同修來到了牡丹園。

迎面一對夫婦在散步,男的是省裏的一位領導,在電視裏見過面。大家迎上去,詢問前一天抓人的事。他非常肯定沒有抓人的事,接著就繼續散步。等他一圈轉過來,大家又迎上去,告訴他確有此事,而且抓的不是一個人,我們又是常在一起的,希望他能給我們說明原因和解決的辦法。這位省領導還是一口咬定沒有此事,說要解決就到省裏去找吧,之後還繼續散他的步。

也是的,「四﹒二五」之後,國務院辦公廳通過媒體告知法輪功學員,允許煉功,出現問題到當地政府去解決,就這樣大家陸陸續續到了省委門前。

當時還沒到上班時間。已有幾十名法輪功學員到了省委門前,倚著大院高牆的人行道單排站著,後到的就站到隊尾。很快就延長到大牆東面拐彎的地方,再後來的就站成雙排隊。整整齊齊,安安靜靜,等待省裏領導來上班。

不斷的有轎車和工作人員進了大院,也不斷的從院裏、從院外來了不知甚麼身份的人,男的女的都有,開始驅趕學員,先是口氣蠻橫,接著就動手推搡。學員們很平和地說明了來意。

「省領導,那是你想見就見的?」

「法輪功,已經有精神了,還煉?」……

他們扭曲的臉,粗魯的話語,哪是省委部門國家幹部的形像和態度。這時其中一個中年男的開始動手,撕扯一個男學員,一拳打在他的臉上,他的眼鏡被打掉了。大家先是一驚,馬上湧上前去阻止,把被打的學員擋在後面。群情有些憤憤了。

「國務院有規定,允許煉功,為甚麼無故抓人?為甚麼動手打人?」

「無故?內部文件都下來了,你們回家聽新聞吧!」

這時從大門外又過來幾個人,說是省信訪辦的,要大家派代表來說話。

「我去!」「讓我去!」「我是代表!」「我們都是代表!」大家爭著要和信訪辦直接對話。最後還是認可了幾位文化程度高的老輔導員當代表。他們進了省委大院,一會兒就出來了,一個個眉頭緊鎖,臉色陰沉。信訪辦根本就沒想解決問題。

八點多,來了很多警察,是就近幾個派出所的,開始拽大家,一個警察拽一個拽不動,就上來兩個,架起學員的胳膊往省委對面拖。大家不走,跟警察論理。最後還是被強行拖拽到了對面馬路上。省委門前被警察攔上了。

省委對面文化街就是省信訪辦,門關上了,十幾個警察堵在門口。哪有能說話的地方啊?!

九點多,來了很多交警,下了車,就把人民大街和新發路十字路口的四面攔上了。所有的車立時掉轉車頭往回開。站在道邊的學員們非常驚愕,問警察:「我們在人行道的裏邊,都沒擋著過路的行人。你們把快車道攔上幹甚麼?」「是你們警察阻斷交通啊!」

「法輪功圍攻政府,聚眾鬧事!」

大家赫然明白了,原來是圈套,「四﹒二五」前後,一步步醞釀的事端,一環環設計的構陷,這是要強加之罪、造勢嫁禍呀!明擺著又是一場陰謀!大家感到了形勢的惡劣。

二、去省政府和平請願

七月二十日法輪功學員無故被抓的消息,全市的學員早晨煉功的時候就都知道了。消息也迅速的傳到了外地,口信、電話、傳呼機,都在傳遞著一個信息:法輪功學員無故被公安抓起來了。

七十歲的老人騎著自行車,連夜趕了一百多里路來了;奶著孩子的媽媽,放下家中的一切,抱著孩子來了;正在上班的職工,和領導請了假,從自己工作的崗位上來了……

一個人騎摩托來的,一家人打出租車來的,一個親族坐著拉貨的大板車來的,一個學法小組、有的煉功點包下大客車一起來的,……

外地學員不斷上來,公安開始在公路上攔截。車過不來了,大家鑽苞米地,繞著鄉間小道,也來了……

不知來了多少法輪功學員。一排排的警察抓人,一車車的往外拉人。警察學校關人關滿了,南嶺體育場滿了,還有幾個小學也滿了,最後沒有地方了,就把法輪功學員扔到郊區三十里以外的大道上。

有些學員被當局認作是組織者,被抓起來扣在公安局裏,出來後,大家都回到省委門前;客車在路上,法輪功學員喝令司機:「停車!開門!」學員們下了車,原路又回到省委門前;零公里警校院內,半夜裏,大家跳窗、跳牆出來的,開開大門出來的,還有被扔到郊外的學員們,都徒步往城裏趕,天亮時分,也回到省委門前;有的同修被單位、家裏人找回去,看起來,找個機會跑出來,還是回到省委門前。

三、時時證實法輪大法的美好

「真、善、忍」的實修者,在任何環境下,都在證實法輪大法的美好,展現大法的威德,鑄就大法的輝煌。

早晨,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起早趕來沒吃飯,就有學員到附近的小店買了不少吃的、喝的給大家,而且告訴店家法輪功學員來不用付錢,最後他給付賬。店主按照吩咐說:你們隨便吃有人付賬。旁邊的警察也去拿吃的,店主說:「你得付錢,那個人只說給他們(煉法輪功的)付錢」。

一名老年農村法輪功學員,領著兩個孩子,警察往大客車上連推帶拽,小孩兒耳朵被車門夾壞了,出了好多血。學員們立刻把孩子送到市醫院,縫了好多針。一個年輕學員給付了一百多元治療費。

南嶺體育場關了上萬名學員,大家買了一袋袋麵包、一箱箱礦泉水用車往體育場送。

外地很多學員陸續到了,大家把一捆捆的塑料布裁成塊,分給學員,墊在地上坐著隔涼隔潮,來雨了可以遮擋,晚上鋪開席地而臥,就在這堅持了。

天色漸晚,學員帶著未滿週歲的女孩兒,奶瓶裏的奶已經餿了,孩子很餓。零公里警察學校操場上,哪有給孩子充飢的嬰兒食品?有三個哺乳期的學員沒帶孩子來,要給這孩子餵奶,可孩子不吃。她們就把奶抽到奶瓶裏,孩子吃著三個媽媽的奶睡著了。

晚上,大部份外地來的學員都被長春學員接到家裏,床上、沙發上、地上,睡的都是為證實大法而來的法輪功學員。

夜裏,從警校徒步往回走,郊外,二十里的路程,有的學員打著出租車了,看到有領著孩子、抱著孩子的同修,馬上把車讓出來。

寂靜而沉沉的黑夜,路上,一隊隊、一排排的法輪功學員,又奔赴護法前沿。

四、警察的瘋狂與修煉人的堅韌

七月二十一日早晨,天色濛濛,長春以省委為中心開始戒嚴。從高層樓上往下看,全副武裝的武警,密密的,單排隊,像一條長長的黑蛇,蜿蜒著,將這市區的中心地帶盤起來。帶著陰氣,邪氣,森森煞氣,將恐怖的魔爪伸向了這佛法初傳的聖地。

四點左右,黑雲壓城,濛濛陰雨,蒼天垂淚。人民大街和北安路交匯處,武警把夜裏從外地趕來的、在這裏堅守的和早晨剛到的上千名法輪功學員圈在中間。十幾輛大客車橫在路中間,敞開著吞噬的大口。警察和便衣瘋狂地扯拽拖拉、拳腳棍棒、惡語相加。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被幾個警察抓頭髮、打耳光、用腳踢,嘴裏還不乾不淨地罵著難聽的話。女孩挺堅強,怎麼拽也不上車,警察們就拎起胳膊腿把她扔上了車;白髮蒼蒼的老太太,被打倒在地抬著塞上車;一個抱著沒滿月孩子的年輕婦女,孩子被警察搶過去,接著是一頓踢打。

在這瘋狂和混亂的場面中,我們的學員們嚴格地恪守著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中教導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原則,用最大的忍耐和善念抵擋著這場突如其來的迫害。一位老年學員橫在車門口,用力支住門邊,擋住車門,不許警察抓我們的學員上車。三、四個警察拳打腳踢,沒能把老年學員拽下來。一個警察的胳膊立時抬不起來了。他們喊:一起上!四、五個警察拳腳相加,一起把老學員搥進了車。車裝滿了,開始啟動。兩位學員躺在車轂轤前,阻擋著車不許把學員拉走;所有的學員臂挽著臂,手拽著手,築起一層層人牆,相互護持著;被攔在外面的學員含著淚齊聲吶喊:人民警察為人民!不許打人!一個武警拽一位孕婦強往車裏塞,幾位學員衝上去,護住女學員,質問武警:「這樣的你還抓?出事咋辦?!」小武警鬆開了手;一位老年女學員被警察往車上拽,她掙脫著,喊著:「放開我!她會被踩死的!」警察看見那紛亂中倒在地上的老太太,鬆開了手。司機們目睹了這一切,離開這以後,開開車門,放走了一車法輪功學員。

慘烈!悲壯!震撼!鉛似的濃雲在淡去,無數的法輪在旋轉,在這整個場中,在空氣的微粒中,在法輪功學員的身體周圍,遍布的旋轉的法輪,散發的熾熱的能量,熔煉著每一位在這正法關頭敢於放下生死、敢於捍衛真理的護法神。「看!師父在這!大法輪!師父在上邊!」一位學員興奮的喊著。大家仰頭望著上空。濃雲散去,光燄無際。紅光罩著,一片紅。李洪志師父在為我們看場。淚水!掌聲!掌聲!淚水!師父和我們在一起,在看護著我們,在看著我們。

過去多少年了,每當回憶起「七﹒二零」學員們衛護大法時的場面,大家都有著共同的感慨:純淨、純正、無私無我,放下生死,只有衛護師父,衛護大法。那是被師父推到位的覺者的風貌在世間的展現。

五、向警察講真相

警校、體育場、幾所小學裏,邪惡表演著同樣的鬧劇。信訪辦來人了,要法輪功學員派代表來談。自動的站出來五個學員,說明上訪的原因。代表之一有梁振興(他參與了「305」長春有線電視插播,被中共迫害致死),信訪辦的人當時就威脅恐嚇他。說根本沒有不讓煉功這事,沒人被抓。一位學員證實母親被抓的事實,並講述父母修煉法輪功後嚴重的疾病在一個月內就痊癒的情況。信訪辦的人說:人放回去了,你回去吧。結果,他的母親仍是關在派出所裏,兩天兩夜坐在板凳上,警察看得緊緊的,新聞播完了才放回來。欺騙,從上到下的欺騙。

經歷了中共建政後的多少次運動,經歷了「四﹒二五」之後的變數,大家明白,暴力和謊言是中共慣用的手段,今天只不過是故伎重演罷了。警察讓登記姓名,有的學員堂堂正正寫下自己的名字,有的堅決不配合,甚麼也不寫。

操場四週布滿了荷槍實彈的武警和手持警棍的警察,不許走動,不許上廁所。坐在邊上的學員,便和警察交談,介紹法輪大法,介紹煉功後的身心變化。他們當時很感動、很理解,都說回家偷著煉吧,上邊不讓你們集體煉了。

天空萬里無雲,火辣辣的太陽照在大地上,夜裏一場雨,地面濕乎乎、潮烘烘的,太陽一曬,熱氣蒸騰,蒸烤著操場上的法輪功學員。學員們坐在地上,連鋪張紙都沒有,可沒人去感受身體的不適,都是那樣的寧靜而祥和。大家一起背師父的《論語》和別的經文。

千人同聲,法音轟鳴,那滾滾的洪流傳遍天際,響徹環宇。這慈悲的能量穿透生命的最微觀,化掉邪惡的因素,連警察都變得和善。法輪功學員自身被震撼,周圍所有的人、所有的生命被震撼,被宇宙大法淨化,既悲壯又神聖。

六、滿天法輪神跡顯

七月二十二日下午,長春市市政府門前,學員們依然有序地靜坐著。大家平和地與過路的行人、攔在路邊的警察、便衣、小兵介紹大法的真相、修煉的真相。同時在等待消息。

百貿大樓後院的空地處,有很多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在列隊,似乎在等待著一場更大的行動。一車車載著荷槍實彈的武警,一條條兇狠的警犬,從人民大街由南向北,朝著省委方向開過來。幾輛防暴用的高壓水車,車上全副武裝的武警透出那種兇煞的氣燄。靜坐的隊伍中略有些騷動,但迅速平靜下來。幾名老輔導員互遞了一下眼神,傳給對方的是共同的意念:輔導員應該站在最前邊的,用自己的生命保護好我們的學員。高壓水車剛開過市政府正門,一位老學員走到路中間,橫臥在車道上,攔住高壓水車,用生命來阻止這場血腥的鎮壓。幾個警察把他拖起來。又有幾個學員要臥在地上阻止水車行進,被警察推回去。

這時,神奇的景象出現了:滿天的法輪、法船!太陽輪廓有好大的光暈,像明鏡一樣,白白亮亮的,並不刺眼。太陽裏邊一個大大的卍字符在旋轉,正轉、反轉。法輪散發著柔和的光輝,暖暖的,柔柔的,慢慢地在轉著,彷彿為了我們每一個人都能看清,在慢慢地轉著。

之後泛出紅光,光燄無際。太陽的兩邊有兩條龍在翻騰跳躍。漫天的法輪在旋轉著,像雪花一樣落下來,五光十色,光彩耀眼。法輪大大小小的,漫天都是。落在市醫院樓上,市政府樓上,落在大樹上,行路人的身上。這一神奇的景象過路的人們都看到了,拍手叫好;太陽裏旋轉的法輪警察也看到了,被這奇景驚呆了。那一刻,法輪功學員、過往行人、警察、便衣都駐足仰視,一聲聲歡呼、一陣陣鼓掌、一行行淚水。「法輪功可能說的是真的!」「法輪功說的是真的!」一位婦女抱著孩子,仰頭看著,孩子的鞋掉了她都不顧,興奮地說:「法輪功說的全是真的!」一位女學員的丈夫不修煉,到省委門前找妻子,看到天上旋轉的大法輪,大聲的對身邊的警察說:「你睜大眼睛好好看看,法輪功是真的!」

同一時刻,南嶺體育場,觀看台上,比賽場地中,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同時看到了那旋轉的太陽、那漫遍天宇的法輪。法輪功學員們雙手合十,高高的舉過頭頂,默默的、虔敬的、沐浴這浩蕩佛恩。警察們也恭恭敬敬地站立著,舉目仰視,目光中充滿著驚愕和喜悅。潮水般的掌聲,無聲的淚水。整個過程近四十分鐘。

「主佛的慈悲是洪大的,已經把佛法留給了人,宇宙將再給人一次機會,讓偉大的佛法把宇宙的真正現實再現人間,蕩盡一切污垢與愚見,用人類的語言再造輝煌。珍惜吧!佛法就在你們面前。」(《精進要旨》〈再造人類〉)多少法輪功學員默誦著李洪志師父的這段法,明白呀!在最恐怖的時刻到來之前,慈悲偉大的師尊給法輪功學員、所有世人顯現大法的真相,給予眾生無限期望,啟示所有的生命,面對就要壓下來的恐怖和邪惡,正確選擇,好好把握,走好以後的路。

七、恐怖降臨

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點之前,開始放高音喇叭,播報新聞。

同一時間,全副武裝荷槍實彈的武警跑步進入了警察學校的操場,三步一崗地將法輪功學員們圍了起來,外面警察又五步一哨地圍了一圈,每個警察都拿著手銬。操場上放了一台大電視,電視機旁邊還架了一挺機關槍。操場上氣氛馬上變得緊張起來。一個當官的說了幾句話。三點了,電視打開,央視播音員(羅京,中共造假喉舌的主要鼓譟者,因淋巴癌症而死,死前舌頭潰爛,疼痛難忍)宣布了取締的消息,公安部通告、民政部通告、新聞出版署通知、對黨員的決定,還有一些想像不出來誣陷與嫁禍……一時間,恐怖大王從天而降。這時,在場的幾千人表情嚴肅、凝重。有幾名同修站了起來,大聲喊:「法輪功這麼好,為甚麼不讓煉?為甚麼取締?」立刻有警察將他們帶到外邊,戴上手銬,並往操場外面拽。同修們厲聲質問,警察就開始打他們。立即人群喊了起來:不許打人。警察被震住了。

新聞播完了。一個當官的在叫囂:「這是中央的命令,以後不許再煉法輪功!誰還敢煉?」有學員站起:「我煉!」緊接著被帶走,隨後又有站起來的,被帶走,陸陸續續。然後單獨被「提審」,問姓名、住址、是誰組織來的。當時對堅持煉功的就是十五天拘留。五點開始放人。在邪惡恐怖壓下來的瞬間,儘管沒有足夠的思想準備,但整體體現出修煉人的理性,心態祥和,秩序井然,沒有懼怕和妥協,操場上乾乾淨淨的,沒有垃圾,連紙片都沒有。

市政府門前,人民大街兩側,三點鐘的新聞廣播,很多學員是在街上聽到的,百貨大樓、國貿賣電視的地方,所有的電視播報的都是這一個聲音:中央對法輪功進行了所謂的「定性」。一位法輪功學員在國貿門前接受了記者的採訪,記者問:「你怎麼看待法輪功問題?」該學員面對鏡頭回答:「法輪功學員按真、善、忍做好人,處處事事為他人著想,不求名利,祛病健身,對國家、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希望政府能夠進一步了解真相,恢復學員合法煉功的權利。」記者當即嚇得調頭就跑。

對法輪功學員來說,這個所謂的「定性」如晴天霹靂,放開最壞的想像也沒想到如此惡劣。一群奉行「真、善、忍」做好人的人,瞬間被誣陷成「走火入魔」、「精神失常」,甚至是「殺人犯」,而且是所有能夠發聲的工具都是同一種聲音。純真、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們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出會遭如此的邪惡構陷。大家彷彿當頭挨了一悶棍。為甚麼會是這樣呢?怎麼可能是這樣?

四點左右,原本明朗的天空黑雲壓頂、狂風驟起,暴雨傾盆而下,天也黑沉下來。大家找地方避雨。雨敲打在玻璃窗上嘩嘩的流著,大家的心都抽到了一起,像被壓上了一塊石頭喘不過氣來。空氣中凝聚的都是邪惡、恐怖、瘋狂、陰毒……鋪天蓋地。怎麼辦?該做甚麼?

一生追求的真理,人生的真諦,生命的希望,瞬間就被踐踏了,默認嗎?剛剛從疾病、死亡的痛苦和絕望中爬出來,享受到沒有病痛的美好,瞬間又掉到無望的深淵中去,甘心嗎?才從人性的墮落中拔出來,明白了生命的意義和存在的真正價值,嘗到了人活著的滋味,瞬間就再退到迷茫苦澀的原點嗎?偉大的師尊傳給了人類能使人得度的宇宙大法,這是人類的希望啊!所有生命的希望啊!允許這樣褻瀆玷污嗎?允許這樣毀滅人的希望嗎?就這樣看著我們的親人、朋友、同事遭遇劫難而不管嗎?能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背叛良心和道義嗎?不能!決不能!我們不能做猶大,不能……

雨停了,大家又彙集到市政府門前。

街上出來了大批防暴警察,手裏拿著電棍,在高音喇叭的配合下,開始驅散人群。人群似潮水般的,由一條街流向另一條街,又從另一條街,湧回到人民大街上。人防商場地下通道口,武警拉著橫排,把法輪功學員逼退出市政府,最後逼退到人民廣場。一些仍想在這裏堅持請願的學員,當夜就見證了邪惡的酷刑、暴力。在突來的邪惡恐怖中,爆發出一個個偉大生命的呼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聲音穿透重重黑夜,震顫整個寰宇。

八、兌現向師尊的承諾

歷經五十年邪黨的統治,更多的學員明白了,定性、構陷來自於北京,在這裏堅持起不到作用了。下午四點鐘以後,更多的法輪功學員離開了這裏,有的直接奔火車站,有的回家取來錢,從此踏上了去北京上訪、證實大法的護法之路。

早在「四﹒二五」當天上午,一位長春學員看到了這樣一幕:宇宙的護法神在天上與惡魔展開一場驚心動魄的正邪大戰。大法弟子們向師尊承諾:「願為宇宙真理而獻出生命!」這是一個生命久遠的承諾,是向師尊兌現的誓約。

不用和誰商量,也不用誰來組織,這完全是一個生命自我的決定。放下一切,「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

中共自竊國後,沒有成功反抗其暴政的先例,大家不知道還會發生甚麼事情,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路應該怎樣走。但是,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正念、正信,憑著本性發出的真念,憑著偉大使命的責任意識,憑著大法修煉出的金剛意志,憑著正法必成的信心,法輪功學員們義無反顧的走下去。

在宇宙真理與紅魔面前、在正義與邪惡面前,法輪功學員們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師父說:「『七﹒二零』這個日子對我們來講是意義非凡啦,可能在未來的歷史中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美國首都講法》)

「七﹒二零」在宇宙正法的大舞台上,正邪大戰在人間拉開了驚天動地的序幕,世間正法開始。師尊的慈悲與威嚴,大法的堅不可摧,大覺者誕生前的壯舉,驚心動魄的一幕幕展開了。

宇宙歷史永遠記下了這一刻──九九年的「七﹒二零」,長春法輪功學員,吉林省法輪功學員助師正法,鑄就了永恆的輝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