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忘不了這不尋常的日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八日】在我的人生中,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是我永遠忘不了的一個不尋常的日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邪黨集團在全國範圍內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我市及全國各地的法輪功輔導站站長、煉功點輔導員等許多人被非法抓捕。七月二十二日早晨,我與我市幾千名法輪功學員自發的陸續來到市信訪辦和平上訪,要求放人。真沒想到,這一天竟成了我們永遠忘不了的日子。

那天早晨七點左右,市政府信訪辦門前排起了長長的隊伍,人多得看不到尾,廣場周邊的道路全部被警察封鎖。市公安局糾集了全市的警察(包括檢察院的)開始驅趕上訪人群,他們逼著上訪的隊伍往後退,不斷往後退。由於人多,大家的動作比較緩慢。這時隊伍裏突然出現騷動,原來有六、七個警察一起拳打腳踢一位法輪功男學員,只見這個年輕的大法弟子被他們打的躺在地上,有的惡警穿著皮鞋用腳猛踹他的前胸和後腰,他的白襯衫上已有幾個骯髒的腳印清清楚楚印在上面。隊伍裏響起了一片「不許打人!人民警察愛人民!」的呼喊聲,這時又有更多的警察向喊聲衝了過來,揪著大法學員的頭髮又踢又踹,他們當時的舉動簡直是全無人性。大法學員都默默的忍受著,大家都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大家看到惡警專門毆打男學員,女學員就把男學員擋到隊伍的裏面。當警察又衝過來打男學員時,女學員立刻手挽著手,擋住警察的野蠻暴行,保護著男學員。氣急敗壞的惡警有的揪住兩個女學員的頭髮用力往一塊撞;有的用拳頭用力搗學員的後背;其中有一個學員的眼鏡被打掉了,警察也不讓揀,繼續推搡著大法學員。儘管有許多學員被打得很重,但大家都不覺得痛,大家都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尊替我們承受了。

就這樣隊伍被趕到了市政府後面的小廣場上,四週被警察包圍著。其中有一個警察右胳膊綁著紗布吊在脖子上,我旁邊一個同修小聲說:「他的胳膊是昨天打咱們同修打壞的。」這個警察儘管胳膊動不了,可嘴裏卻在不停的叫罵著,他哪裏知道善惡是有報的。

大約七點半左右,突然聽到有人喊:「快看太陽!快看太陽!」大家不約而同的抬起頭來往東看,只見天空中出現了從未見過的神奇景象:同修們有的看到太陽就是一個大法輪,被一隻巨大的手托著;有的看到天空中布滿了淺紫色、金黃色的法輪;我看到紅紅的太陽四週有四個比太陽小一點的紫色法輪;還有的看到師父雙手合十,坐在巨大的蓮花寶座上,兩眼在流淚……大家都被這神奇的景象驚呆了。

仰望著天空,大家激動不已,情不自禁的拍起手來,很多人流下了激動的淚水,我生怕自己的眼淚遮擋了這壯觀的景象,就一個勁的擦眼淚。不知是誰又喊了一聲:「快往天上看!」這時,天空中無數個金黃色的小法輪像雪花一樣飄落下來,落在每個大法弟子的身上、頭上,我不由自主的伸出雙手去接前面一個大法弟子肩膀上的小法輪,後面有個大法弟子輕聲說:「不用接,你身上也有。」

這時廣場上空又出現了一個大彩虹罩著整個廣場,彩虹的顏色由金黃色、粉色、淺綠色組成,好看極了。這神奇的景觀連在場的警察也看到了。他們有的翹首觀望,有的用手指點著、議論著。周邊樓群裏住的市民有的推開窗戶探著身子往外看,有的甚至站在窗台上看,整個廣場沸騰起來了。

警察們害怕了,大聲的叫罵著,把人群往廣場邊上的胡同裏趕。有一個大法弟子說:「師父就在我們身邊呵護著我們,我們甚麼也不怕。」上訪的大法學員被趕出了廣場,大家沿著市政府周邊的人行道默默的走著、走著,我們沒有口號,沒有標語,只有無聲的沉默。大家多麼希望政府來了解一下法輪功,知道我們是一個善良的群體,是一個對整個社會百利而無一害的道德高尚的群體。

下午一點多鐘,忽聽有人說:「大家都到前邊的廣場集合。」人群開始湧動,有人(據知情者說是便衣)在前邊引路,把人群帶到了市政府前邊的廣場上,大批的警察從四面包圍了人群,一個勁的把我們往中間趕,大約有兩三千人密密麻麻的站在廣場上。

七月下旬正是三伏天,天氣炎熱,又趕上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候,火辣辣的太陽炙烤著大地,大家被強迫站在陽光下暴曬,人群四週的警察很多人已經是汗流浹背了,有人熱的解開了上衣,不停的喝著礦泉水。而被圍困的人群,都靜靜的朝一個方向站著,沒有一個人流汗,沒有一個人喝水,徐徐的小風在人群中不停的穿過,大家心中都明白:是慈悲的師父在保護著我們,我們走出來維護法沒有錯。

一個快要臨產的女學員挺著個大肚子,也站在上訪的人群中,一個小伙子(可能是她丈夫)說服了警察,擠進人群,著急的邊勸邊往外拉她,可那孕婦就是不走,小伙子立刻跑出去找來了四個壯男子硬是把她抬了出去。

有兩個頭髮花白的女學員內急,要找地方去方便一下,可是警察就是不讓,兩個老人急了,要把自己的包作抵押,說一會兒準回來,警察卻說:「不行,你憋不住就尿褲子吧。」無奈,她們又回到了人群中。

大法在受難,師父在受難,大法弟子在惡黨迫害面前沒有退縮,他們以平和的心態和文明的舉止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下午三點半,市公安局調來了大批大型公交車,在場的警察連推帶打,強行將上訪的學員弄到車上,把我們分批拉到遠離市中心的幾所學校,將大家趕進教室軟禁起來。從幾個教室裏傳出來此起彼伏的集體背法聲,警察暴怒的制止著,將敢於帶頭背法、煉功的學員拖到走廊面壁罰站。一直到晚上八點多才允許我們上廁所。七個多小時不許人上廁所,那些警察連起碼的人性都沒有。可是學員中沒有一個人感到憋不住而尿褲子的(包括前文所說的那兩個內急的老學員)。師父啊,謝謝您,是您一次又一次的呵護著我們!

晚上十點多鐘,警察將每個教室上訪的學員登記造冊,學員們都很善良,如實的按表的要求填好,當警察得到了繼續迫害我們的個人詳細情況後,扔下我們揚長而去。夜已經很深了,大家互相招呼著,互相幫助尋找返家的車站或回家的路,雖然大家彼此互不相識,可是大家不約而同的走出來,同心協力的以和平的形式反對迫害,維護大法,已經形成了一個堅強的、不可分割的整體。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這個不尋常的日子雖然已經過去十一年了,可是這天所經歷的事情,我們永遠也忘不了。因為我們親自目睹了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群體的罪惡行徑,親身感受到了偉大師尊的慈悲呵護,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壯觀與神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