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壓正──記「七二零」二三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僅蓄謀已久,而且預謀細密。當初,江澤民叫囂「三個月消滅」的狂言,傾盡國力,動用了全黨和全社會的力量,集中運用了古今中外的一切邪惡手段及其邪黨歷次政治運動的整人經驗,設下了很多陷阱和圈套。但是,由於大法弟子堅信大法,堅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堅持正念正行,使得他們過去屢試不爽的整人的那一套失靈了。下面簡述的自己「七二零」期間親身經歷的二三事,可以說明這一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凌晨,大法學員甲到家門口告訴了邪惡勢力開始迫害的消息。幾天後,派出所的片警就奉命登門,查問報信人。這表明,當時中共已經嚴密布控,已經利用電話線對大法學員進行順藤摸瓜的跟蹤追查,並已經利用小區的保安做耳目了。為了保護大法學員,我沒有配合片警。同時,通過向警察介紹法輪大法的真相,使其沒再多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聽到中共要迫害法輪功的消息,我就到府右街中央信訪局上訪。到那兒後,見警察們早已準備好了,在引導前去的大法學員上那些臨時調用的公共汽車。覺得不對勁,就沒上車。到大約十一時左右,來了一群武警官兵,把我們那些沒上車的學員包圍起來。學員們時而集體背誦《論語》,時而呼喊「法輪大法好」的口號。過了一段時間,武警們一擁而上,強行把我們推上了公共汽車。我們高呼「法輪大法好!」「不許抓好人!」的口號,表示抗議。

隨之,我們都被拉到了豐台體育館。那裏,早已關進了很多來自全國各地的大法學員。那天,是時陰時晴的陣雨天氣。半陰半晴時,天空顯現過法輪,引起陣陣掌聲。陣雨時,有些學員用自己的傘給警察遮雨,使警察們大為震驚和感動。各地大法學員們相見如故,隨緣就地形成整體,一片一片地站在一起,集體背法,相互交流。下午,警察通過廣播提出要求,讓大法學員按省市自治區、北京的按區縣分別到他們標明的地方集結,說是統一送大家回去(後來,警察把人拉走,一一做了登記,作為下一步迫害的藉口)。我們不配合,冒著日曬雨淋,堅持在廣場中心地帶背法、交流和向警察介紹大法。

這天,有一些便衣混跡在大法學員隊伍裏面打探,並數次以手抄的形式在大法學員中傳遞假經文,干擾學員的正念。傍晚,經師尊點悟,我心生回家的一念,就自己走了出來。當時,守門的警察們自動讓出了一條路。我回家後,家人告訴我,單位一直在奉命追尋我一天的行蹤。

第二天早上,接到外地來京的一位大法學員用公用電話打到家裏的電話,說他們是哪裏的,某某讓到北京後找我,他們人都到了北京了,問我該到哪去。我一時真給問住了,不知怎麼回答,語塞了。那位學員很失望,立即說「那我們找錯人了」,把電話掛了。我當時很內疚,後悔自己心態不穩,沒向外地大法學員介紹當時北京的情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中午,大法學員乙風風火火地趕到我家說,接到大法研究會某某的電話(當時不知研究會負責人被抓捕的情況),說要通知學員,師父的法身將在二十五日(具體時分現在記不清了)天安門上空講法。我與附近幾個同修認為,這是不可能的,那位學員也很快清醒過來,意識到那是邪惡搗鬼。其實,「四二五」之後,北京的惡人就曾在大法學員內部散布「五一香山集體大煉功」活動,妄圖製造所謂「香山集體自殺慘案」,因被大法學員識破而破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