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濟南市地震台台長王鋒吉的齷齪行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製造的酷刑和整人手段千奇百怪,甚麼花樣都有。山東濟南市地震台台長王鋒吉與眾不同,特別熱衷於灌屎撒尿。為了升官發財,撈取政治資本,他把自己這一喜好發揮的淋漓盡致,頻頻用屎尿來迫害法輪功學員。

陳愛國女士是法輪功學員,在濟南地震台是一位單身女職工。在濟南她舉目無親;租住的是單位條件最簡陋的平房。由於陳愛國女士堅持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修煉做好人,幾年來,王鋒吉長期跟蹤盯梢、騷擾、打恐嚇電話不斷,他還經常偷偷的翻過牆來,喜歡在陳愛國的院子裏、陽台上撒尿。到了夏天,王台長就毀壞青菜,幾乎天天往青菜上撒尿「施肥」,等青菜、南瓜、黃瓜等快熟了時候,他經常偷一些帶回家自己吃,這樣做王鋒吉覺得很是刺激、過癮。

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王鋒吉勾結濟南市千佛山派出所,四、五個便衣綁架陳愛國,將陳非法關押於濟南市仲宮看守所。然後,王鋒吉又與千佛山派出所帶人抄家,非法抄走物品有:3000元的新手機;4個MP3;移動硬盤一個;電腦、打印機等私人物品近萬元;所有的大法書和真相資料;現金5000元;沒有留下任何手續(私人物品被扣押至今未還)。陳愛國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在地震局善良人的幫助下(據悉被中共邪黨部門無理索要了巨額保證金)才出了拘留所。

王鋒吉身為地震台台長,做事老是鬼鬼祟祟。陳愛國重新上班後,王鋒吉舊病復發,心有不甘、繼續像以前一樣實施迫害。他利用社會上的閒雜人員長期跟蹤,繼續實施電話騷擾、造謠誹謗等手段來騷擾、孤立陳愛國。與眾不同是,這位中共官員對屎尿特別熱衷,為了「關照」陳愛國,他常常趁夜間陳愛國睡覺或出門時越過牆,再爬上房子往陳愛國家裏灌屎尿。有一段時間玩的膩了,王鋒吉就往陳愛國的防盜門的門鑰匙孔裏注射一種腐蝕性的液體,半年下來,迫使陳換了三次門。王鋒吉高興的手舞足蹈,琢磨著新的害人花樣。

在二零一二年一月份,王鋒吉絞盡腦汁,終於想出來一個「辦法」。他往陳愛國的院子裏撒農藥氨水;用給病人打針的注射器偷偷從陳的窗戶縫裏、門縫裏打、噴射屎尿水。由於陳愛國住的是平房、每個房間都有通向外面的煙筒,王鋒吉就爬煙囪,從房頂的煙囪裏往各個房間裏灌屎尿湯,往抽油煙機通向外面的煙筒裏往裏灌屎尿。正常人都覺得屎尿又髒又臭,可王鋒吉跟人不一樣,最近幾個月來越幹越來勁,常常白天、夜裏因為灌屎撒屎尿忙個不停,用這種特殊的方法加害善良的陳愛國女士。

在王鋒吉的指使利誘下,濟南地震台職工張剛、保安人員何保安,都在參與了對陳的迫害。陳愛國家中前後被他們噴射的屎尿毀壞的東西有抽煙煙機價值600-700元、空調3000元左右;自行車一輛400元,防盜鐵門二個共計800元,煤氣灶400元;太陽能熱水器約1000元左右;晾曬衣物時被噴射的屎尿毀壞的棉被一條;床單一個,線衣線褲、內衣一套。這對本來就只拿生活費的陳愛國來說,更是雪上添霜。

這位中共官員對陳女士就是這樣長年累月的騷擾、迫害。使陳的家園、生活用具被毀,精神上受到壓抑、根本無法正常生活。陳愛國無親無故只能自己默默承受、常常是流浪街頭,有家難回。她曾經兩次住進了附近賓館,而陳愛國的工資自迫害以來只給最低生活費,維持生計都很勉強,實在難以維持賓館的高額支出。陳愛國也想出去租房子住,可現在房租出奇的高,微薄的生活費根本無法維持生計。本著善念陳愛國對自己這位上司的惡行一再忍讓,並多次對他勸善講真相,但惡人們仍然一意孤行。

類似於陳愛國遭遇的情況還很多,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三日一篇文章報導,福建漳州市法輪功學員陳林芬路上行走遭到惡警綁架、勞教。在福建女子勞教所「專管隊」,陳林芬受到暴徒的迫害。不讓她使用衛生巾、不讓洗澡、不讓倒馬桶、如廁,目的是希望通過這樣的迫害來達到迫使大法弟子的就範。在獄警的指使下,三個包夾一天二十四小時輪番的看著陳林芬。有一天,其中一個惡人余愛瓊拿著陳林芬的毛巾到馬桶裏沾上尿液就往陳林芬的嘴裏塞。到了下午,三個包夾一起上,又要用沾著尿液的毛巾堵陳林芬的嘴,陳大聲叫喊,隊長周容(女,四十多歲)來了,陳林芬把經過說給她聽。誰知這位中共惡警蠻橫的說:「這不符合邏輯啊!他們手上怎麼沒有沾上尿呢?」有這樣惡毒的獄警撐腰,包夾們更加肆無忌憚參與迫害。

為甚麼這些中共暴徒對用屎尿迫害法輪功學員情有獨鍾?正常人誰會作出這麼齷齪的事情來?看過《九評》我們就不難理解這些個中共官員醜惡的行為。中共是最大的邪教!要求其黨徒保持黨性而非人性。當黨性取代人性必然會顯現其獸性的一面,這位地震台台長熱衷於撒屎灌尿,是獸性而非人性。其心理必然陰暗、扭曲、邪惡,在魔性的驅使下幹出這樣骯髒的行徑也就沒有甚麼值得奇怪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