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歲人質 九歲孤兒 幾多孩子遭傷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七日】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不可避免地要牽扯到他們的家人,其中以對孩子的傷害最為深遠。我們就明慧網最近幾天的迫害文章中所涉及到的這方面內容作以分析,來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子女的傷害。

三歲幼童哭喊:「不要打我媽媽……」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二日,在連載的文章《衡水的歷史見證》中有這樣的記載:河北省冀州市徐莊鄉狄莊法輪功學員夏春英,因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遭到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徐莊鄉派出所惡警郭雙年夥同高樹范、鄉黨委書記李英豪等人當著夏春英孩子的面毒打夏春英。李英豪手指著夏春英,瞪著眼大吼:「打!狠狠打!」惡警郭雙年拿起膠皮棒,一腳把夏春英踹倒在地,嘴裏罵著狠命地打起來。夏春英被打得在地上打滾,口、鼻、眼全腫了起來。春英三歲的幼子哭喊著跑過去:「不要打我媽媽……」惡警郭雙年一把抓起孩子扔在了沙發上,嘴裏吼道:「你鬧連你揍!」惡人還覺得不夠惡毒,又拿來一部上電刑用的手搖電話機,把電線接在夏春英手指、腳心處猛搖,一折磨就是幾個小時。夏春英十分痛苦,全身發麻,心腹劇痛,大小便失禁,全身顫抖不止。夏春英的幼子親眼看到惡徒殘忍的折磨媽媽,心靈遭受巨大刺激,從此精神失常達兩年多。

五歲孩童親見父母罰跪嚇得大哭

在《衡水的歷史見證》中還有這樣的記載,中共迫害法輪功不久,在景縣王謙寺鄉政府電工住的屋子裏,法輪功學員劉金強、王靜夫婦被強行罰跪,這殘酷的一幕被他們五歲的兒子看到後,嚇得大哭。

誰都知道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在孩子幼小的心中,父母都是偉大的,是自己依賴的對像。可是在孩子的眼中卻發現了這樣殘忍的一幕,這殘酷的場景,不知道在孩子的心裏要留存多少年才能夠將這段悲慘的記憶抹掉?也許永遠不會,永遠在孩子的心裏留下傷痛。

六歲兒童當人質

六月二十三日有篇文章《山東莒南縣盧修田遭惡報並殃及家人》,其中有這樣的記錄,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一日上午,山東臨沂市莒南縣公安局政保科科長盧修田,帶領一幫人來到坊前鎮朱家村法輪功學員付桂英家。付桂英不在家,他們就將院裏大門撬開,把家裏值錢的東西一掃而光。還把付桂英的丈夫抓走,六歲的女兒也被公安派人從學校強行接走,作為人質,通知付桂英來公安局接孩子,以便抓人。

古往今來,抓人當人質進行索取的都不是甚麼好人。儘管如此,壞人在綁架人質時也都是偷偷摸摸作案的,哪有光天化日之下,以公安名義到學校抓學生當人質的?須知,付桂英的女兒當時才六歲啊。中共公安以這樣的手段妄圖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做法真是卑鄙。

八歲兒童遭威逼

明慧網六月二十四日的文章《警察放掉賣假藥的人 冤判法輪功學員》。文章裏有這樣的記錄:遼寧省蓋縣法輪功學員張玉清曾在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迫害。期間營口派出所和溫泉派出所警察曲慶滿帶著幾個惡人,到二道溝小學威逼張玉清只有八歲才上一年級的外孫華南,逼孩子寫家中是否有大法書,逼孩子寫法輪功是×教,逼孩子念攻擊大法的小冊子。孩子被迫不能上學,整日生活在恐懼中。

一個八歲的孩子有多大的承受能力和分辨能力?當惡徒們威逼孩子做這些事情時,給孩子造成的心理壓力該是何等的大!

九歲的兒子再也見不到父親了

《九歲的兒子再也見不到父親了》,是明慧網六月二十三日的一篇報導。說的是四川攀枝花優秀交警徐浪舟,曾被中共非法勞教二年九個月,非法判刑八年半,在獄中遭受慘無人道的迫害,於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

徐浪舟自從兒子出生後,就不斷地遭受中共的關押迫害。在獄中,徐浪舟給兒子的信中一再叮囑他:在學校要尊敬老師,愛護同學,做一個品學好的孩子。每到過年時,兒子都會問:「爸爸回家過年不?」為了不讓幼小的心靈遭受傷害,家裏人沒有敢告訴他他的爸爸被非法關押的事情。如今,才九歲的兒子再也見不到親愛的父親了。

民間自古就將「幼年喪父」當成人生三大不幸之一。從徐浪舟遭遇的迫害看,他的孩子一出生面臨的就是這樣一個局面。那時儘管孩子見不到爸爸,畢竟還有一個盼頭,爸爸終有走出冤獄的那一天。可是現在爸爸被害死了,他期盼得父愛的念頭也就隨之消失了。對於一個孩子來講,打擊可想而知。可是這殘酷的事實卻是中共一手造成的。

她在十一歲時走失

六月二十二日明慧網有這樣的一篇綜合報導,《薄熙來迫害重慶法輪功學員記錄》。其中記載的有,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重慶市潼南縣惡警綁架了數名法輪功學員,包括十一歲的女孩張緣圓。惡警李恆毅為首的幾個惡人和一個女警,把張緣圓關押在桂林派出所的一單間屋裏,他們把空調開到極低,企圖以此來動搖張緣圓的意志,達到找到她媽媽吳詠梅的目的。約深夜十一點,李恆毅等惡警將張緣圓往一輛汽車上推,一邊推一邊攝像。然後,由一輛警車帶路,載張緣圓的便車緊跟在後,將緣圓送到她的一遠房親戚家後揚長而去。

第二天下午,緣圓的親戚得知消息後,去那家遠房親戚家看望她,可是小緣圓已不知去向。遠房親戚說:「昨天深夜十一點過警車送來時,一警察當著張緣圓的面對我說:張緣圓走哪去由他們警車來送。張緣圓也十一歲了,也會想一些事了,她覺得又把她扣在這裏迫害,很害怕。今天上午趁我忙修房的事走了,直到這時未歸,才知道她跑了。」

這篇報導沒有提到的還有,張緣圓在四歲時就因為媽媽被迫離家而被惡警綁架當人質達半年之久;在她七個月大的時候,她的爸爸就被非法勞教了。

十六歲孩子被騙去觀看對父親遺體的解剖

《衡水的歷史見證》記載的還有這樣的一個事例。河北阜城縣崔廟鄉清東村法輪功學員劉秋生,於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二日被公安局副局長寇文通和政保股股長張志軍毒打致死。劉秋生遺體遍體鱗傷,眼睛睜著,耳朵、臉部、右肩、右胸呈黑紫色。人死後,故意不通知劉秋生的妻子和母親,只把他十六歲的孩子騙去,並當著孩子的面進行遺體解剖。解剖時,還取走一些器官,說是拿去化驗。孩子哪見過這種場景,被嚇壞了。

明明是被打死的,可是公安為了推卸罪責,卻用解剖遺體尋找死因的伎倆來矇騙。按照法律,不經家人允許是不能解剖死者的遺體的。阜城縣公安局這樣做的目的就是在用來推卸罪責。既然解剖為何不通知人家的大人?一個是怕法輪功學員家人的拒絕,另一個是怕家人見到遺體後對惡人的控訴。找他未成年的孩子到現場顯然就是走過場的,因為他們知道孩子還小,不會懂得那麼多,見到解剖自己父親的遺體,肯定會被嚇住,哪敢對父親的死因提出質疑?罪惡的圖謀得逞了,可是卻給孩子心理上造成難以抹去的陰影。

這是三天內法輪大法明慧網上報導的迫害案例中所涉及到的對於孩子毒害的事。可見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迫害所涉及的社會層面極其廣泛,並且迫害的殘酷性遠遠超出世人的想像。中共對中國人的迫害是連孩子都不放過的。祖國的花朵橫遭摧殘的事實在拷問著所有中國人的良知:面對這樣一個無惡不作,邪惡至極的東西,你對它還有希望嗎?它不應該被解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