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洗衣店的平凡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第一天聽課,師父就為我清理了身體,下上了法輪。我以前的身體不是這兒難受就是那兒不舒服。九講課聽下來,我感到身體特別舒服輕鬆,那些不輕不重的病從那天開始不翼而飛,從此沒吃過一粒藥。同時,我也聽懂了「不失不得」的道理,決心在名利面前不再爭了。從此我走上了修煉大法的路。

自從我走上修煉大法的路,我就每天都學師父的講法,一點點的按照《轉法輪》中師父講的去做,懂得了修煉能夠返本歸真,修掉私心,逐漸的放下對「名、利、情」的執著,不再爭名奪利了。通過學法我的火爆脾氣也一點點變得溫和了,不再和丈夫吵架了,也懂得了為他著想,丈夫的脾氣也隨著我的變化也溫和多了,家庭變得和睦了,是大法改變了我。

九八年我下崗後開了一個洗衣店,租的是當地黨政機關的房子。我開的這個小店,買賣還算紅火。我們也跟這個機關的職工相處的很好,他們對我們的印象都不錯。一天,我丈夫就和他的朋友請這個機關的電工吃飯,第二天這個電工就把我們的電表給停了,就這樣每月給停半個月,我們就能少交一兩百元錢的電費。我知道後,和丈夫講了許多大法的法理,還特別講了不失不得的法理,想叫丈夫去和電工說清楚,以後千萬不要再這樣佔公家的便宜了。

丈夫也聽懂了我給他講的道理,可是出於面子,說甚麼也不去說。我也覺得很為難,也是出於面子,還是我們主動叫人家停的電表,確實不好開這個口,可是又一想自己是個修煉的人沒按師父的法去做,心裏更是難受,真有點兒吃不好睡不著。

我找到同修交流此事,同修都說修大法的不應該佔便宜,公家的便宜也不能佔,要嚴格用師父的法要求自己,同修都鼓勵我自己去找電工說。我在同修的鼓勵下找到了電工,和他講了大法的美好,師父是如何教我們做好人的,我說我要做一個真修弟子就必須嚴格按我師父講的去做,否則我就不配做一個大法弟子,這些天我心裏為這事特別難受,請大哥也不要多想甚麼。這位電工也很受感動,他說:「學法輪功做好人,我一定大力支持,你放心我不會想別的,一會兒我就把電表弄好,我支持你。」從那以後,他對我特別尊重,經常問需不需要他幫忙。

還有一件事也是在九八年,我從一個顧客的衣兜裏洗出兩千四百元錢,過了兩天她來取衣服。她笑著問我:「你洗出錢來著嗎?」我說:「多少錢?」她笑著說:「兩千。」我說:「你說的數目不對。」她問:「我是說多了還是說少了?」我說:「你說對了我才給你。」她笑著說:「我怕你不給我,想給你留點兒,故意少說了。」

我也笑了說:「你這些錢足夠我交一年的房租了,但是我不能要你的錢,要是修大法前我也許會要,可現在我煉法輪功了,我師父叫我做好人,不能佔便宜,要我們首先為他人著想,最後達到無私無我……。」

我給她講了大法的美好。她感動的塞給我四百元錢就想跑,我一把拽住她把錢又還給了她說:「我要是想要你這四百元錢我就不給你這兩千四百元錢了……。」她說不過我沒辦法只好拿著錢走了。過了幾天她買了很多東西來看我們,說:「這回你可不能再推托了。」我不想叫她誤會,也不想叫她心裏為這事難受,只好收下。

我算了一下,她買的這些東西得花二百五十多元錢,我和丈夫商量給她二百五十元錢。因為當時我心裏牢記師父講的法,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有的學員學了大法後,把原來拿家的毛巾頭又拿回了廠,抓獎券抓了個小孩自行車還拿錢送單位去贊助呢。我把二百五十元錢默默的放在了她在我這還沒取走的衣服的衣兜裏。像這樣的例子我遇到很多,但她們的謝意都被我善意的拒絕了。

由於我在當地證實法和去北京證實法,先後四次被抓進看守所、勞教所、洗腦班迫害,只好把洗衣店放棄不能開了。二零零五年我又開起了洗衣店,很多老顧客都找到了我,告訴我說他們到處找我,看到乾洗店就進去看看是不是我開的,說只有我給他們洗的衣服他們才放心,他們就信任我。有的還說她找了我好多年了,哪個洗衣店都找過了。我心想這哪是找我洗衣服,就是來得救的。他們都知道我修大法做好人,他們也都聽過我給他們講過大法的真相,也都知道我受迫害。

有一天,上面提到的電工,來到我新開的洗衣店找到了我,我給他講三退的事,還沒用上兩句話,他就說:「我在黨政機關上班,我也知道共產黨腐敗,它的氣數已盡,非滅不可。從你的身上我早就看到了大法的正,電視上說的這麼多年我從沒信過,你幫我退黨。」說完自己就起了個化名退出了中共邪黨。和他在一個機關的有幾個我也幫他們退了中共邪黨。

還有一位顧客來洗衣店取她丈夫送來的五件衣服,她沒拿我給她丈夫開的取衣憑證。我說要她拿憑證來才能給她衣服時,她突然和我大喊,說我太死板,她在別處從不要憑證。我向她解釋,說這是為她負責也是為我自己負責,這也是做買賣的規矩,希望她能理解。她就像沒聽懂我說的話一樣,發了一陣瘋,堅持要把衣服拿走,然後大喊再也不到我這裏洗衣服了。我想著師父的講法,警告自己不要被她帶動,不能和她動氣,我還要救她呢。我又默默的發正念,鏟除她背後的邪惡生命和邪惡因素。過了有十多分鐘,她開始平靜了,她說如果我不相信她,她給她的丈夫打電話叫我聽。我核實了一下確實沒錯,就答應把衣服給她。我把衣服給她裝好後,拿出在她衣服裏洗出的四百元錢遞給她,她愣愣的站在那裏不敢接,我說:「是你的」。她都不敢相信她衣兜裏還有這麼多的錢。我把錢放到她的手裏。她紅著臉說:「真不好意思,謝謝你,你真是個好人,下回我還到你這裏來洗衣服。」我說:「這是我師父教我這樣做的。」她很吃驚的問我:「你師父是誰?」我說:「我師父大名鼎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大法的,你知道我師父是誰了吧?」她笑著點點頭。我又說:「如果在以前,我早就和你幹起來了,沒拿憑證,你是絕對拿不走衣服的,你說了那麼多難聽的話,這些錢我早就不給你了。」我跟她講師父是怎麼叫我們做好人,還有迫害的真相,告訴她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遠離兇災得福報」。從那以後她來我店洗衣服的次數更多了,她還說我們洗的衣服比哪洗的都乾淨,還在我們這兒主動辦了洗衣卡。

有很多顧客,我給他們洗出錢物來,都如數還給他們,並給他們講了真相,他們都記住了大法好。有的顧客進屋就先喊大法好。還有一位顧客,第一次我勸他退團他沒答應,說他還想入黨呢。後來他發現我這個人挺好,就在一張二十元的新錢上寫上「法輪好好好」,取衣服時遞給我說:「這是我寫的,你看行嗎?」我問他:「甚麼時候想通的?」他說看你這個人太好了。我告訴他應該寫上「法輪大法好」。我找他幾張寫有真相的錢,告訴他傳播真相得福報。他高興的拿著錢說,他以後還在錢上寫上「法輪大法好」。去年年底,我在店裏擺弄大法弟子寫的有關大法真相的對聯,他和好幾位顧客都要了,說要貼到他們家的大門口。

來我店裏接受我講真相的人中有不同階層的人。有百萬富翁、有公司經理、有黨政機關的、有在看守所看管過我的管教、有在「轉化」班親自看過我受迫害的工作人員、有乞丐、有民工,還有不務正業的小偷和美容院的小姐。由於我修的不精進,也錯過了不少與我有緣的眾生,我感到很遺憾,也很慚愧。我也為錯過的有緣人發過正念,加持他們再遇到大法弟子講真相一定接受真相,退出中共組織保平安。

一次,一位六、七十歲的乞丐來到我店,我給了他五元錢。我問他是哪裏人,他說是河南來的。我想這麼遠來到我這兒乞討一定不是偶然的,也許在哪生哪世我們結下過緣,到今生他就以這種形式,受這樣的苦,不遠千里來找我,接受救度了。平時我們還要找人去救呢,這找到門上來的有緣人,我一定要救他。我給他講了大法的美好和迫害的真相,又給他講為甚麼要三退。他告訴我,他當過兵,還是個老黨員呢。他聽的特別認真,退出了中共組織,連聲說大法好,謝謝我。他還說回家時,一定叫他的兒子也退出中共組織。他走時,我又送給他一個真相護身符,囑咐他誠念法輪大法好。過一小會兒,他又回來了。我問他還有甚麼事,他說得好好謝謝我,然後對著我作了一個揖說:「謝謝。」我被他感動的淚水直流,更增強了我救度眾生的心,也看到了眾生都在期盼著我們救度呢。

還有一個貴州來我們地區打工的小伙子到我店裏來,他的手用紗布裹著。我問他:「手怎麼了?」他說:「上班時,不小心被機器切去了一個手指頭,明天還得做第二次手術。」我送給他一個護身符告訴他說:「你就按上面寫的念,心誠則靈,一定會減輕你的痛苦。」他接過去一看說:「大姐,你是煉法輪功的?我真不敢相信。」我說:「你看我不像煉法輪功的嗎?」他說:「電視上不是說煉法輪功的都邪了嗎?還去『自殺』、『自焚』,說煉法輪功的都不過日子了。」我笑著問他:「你看我像那種人嗎?」他說:「大姐你不像,要不我怎麼不敢相信呢。」我從頭至尾給他講了大法的美好,「自焚」偽案的幾大疑點,電視上說的都是江氏流氓集團出於對師父對大法的妒嫉,為了迫害大法弟子破壞大法編造的謊言,也是為了挑起民眾對大法弟子的仇恨欺騙百姓。說煉法輪功的不過日子,那是中共迫害我們,把我們判刑、勞教,我們就為做一個好人,說一句實話,他們就用各種刑罰迫害我們,有的甚至被迫害死了。我們回不了家,還怎麼過日子呀?其實我們也惦記著家人。中共迫害著我們,還把責任推到我們身上。拿我來說吧,被迫害期間只好把買賣紅火的店門關了,現在我從勞教所出來,這不又開起了店?誰不願自己過好日子呢?……

小伙子聽著我講的真相說:「原來我們上了共產黨的當了,電視上都是給你們造的謠哇。大姐,我一看你就是個好人。」我又給他講了為甚麼要三退,告訴他回家一定去平塘縣掌布鄉看一看億年藏字石。他很爽快的答應著,並用真名退了邪黨組織。過了三、四天,他的手做完了手術,他領了五、六個朋友到我店裏來,我給他的朋友講了真相,做了三退。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因家裏有事,我把洗衣店又兌給了別人,所有的顧客看到我,都說要我再開一個洗衣店,說他們就相信我。我在開店時,先後雇了八位小工,這八位有緣人,不但自己明白了真相,還讓他的家人也都退出了中共組織,有的明白真相後拿了《轉法輪》回家去學,到現在他們還經常與我有聯繫,都說她們所遇到的那些老闆,哪個都不能和我相比,說我對她們太好了,都說無論我做甚麼買賣,只要我跟她們說一聲,她們還都回到我這來幫忙,有的小工在家裏遇到甚麼事時,都打電話問我咋辦。

寫出這些,並不是想顯示我自己做的如何好,只是想在任何環境下,我們都要把大法的美好展示給眾生,救度更多的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