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勸中國公務員遠離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今年二月以來,尤其是「兩會」前夕的二月二十五日早晨,河北省石家莊、唐山、保定、滄州、泊頭、宣化等地的近十個市縣再次發生國安、公安聯合行動,大規模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事件,各地至少有六十名無辜百姓被抓、被搶,幾十個家庭瞬間陷於苦難。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有關當局仍然非法關押一些法輪功學員,不予釋放,甚至醞釀加重迫害。如石家莊煉油廠職工邱立英女士,自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八次遭中共不法警察綁架,在洗腦班、勞教所等關押場所歷盡折磨虐待;現在她七十五歲的老母親癱瘓在床,急需她回家陪床伺候,而「六一零」方面毫無道理地試圖對她枉法判刑或再次勞教;還有一位名叫孫濤的河北城建學校教師,遭遇同樣欺凌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針對法輪功學員發動的這場完全違憲、違法的殘酷迫害活動已經持續了近十三年,像今年二月發生在河北省的這種綁架、迫害案例,已經多到難以計數。所有此類迫害活動,都是由中共政法委、「六一零」系統的不法人員操縱,由各級公檢法及有關行政人員參與,徹底拋開法律程序、法律規定,綁架、非法關押、勞教、判刑肆意進行;在將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到拘留所、看守所、洗腦班、勞教所、監獄、精神病院等封閉環境後,無一例外使用肉體與精神折磨手段,「轉化」法輪功學員的信仰,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虐待傷殘、致死的惡性案例不斷傳出,全國經核實的迫害致死人數至少已達3518人(河北省被迫害致死645人)。僅在石家莊一地,從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底,就有4137人次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非法關押,非法勞教477人次,非法判刑143人次,被迫流離失所155人次,被迫害致死72人,給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庭造成經濟損失三百多萬元。

尤其有越來越多的確鑿證據證實,中共將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和其他監獄良心犯作為活摘器官的來源,由國際人權律師麥塔斯和加拿大前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合著的《血腥的器官摘取》收集了五十二種不同的證據,包括採訪證人、大陸器官移植醫生等,無可辯駁地證明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現象,已在中國大陸長期普遍存在──這些連篇累牘、堆積如山的罪惡,充份證明迫害法輪功的直接操縱者──中共政法委」、六一零」系統──他們血債累累,其中沾染法輪功學員血淚的迫害參與者很多都被記錄在案,有的在海外迫害大法弟子「惡人榜」上有詳細記錄。

最近落馬的重慶副市長王立軍、市委書記薄熙來即是這些罪大惡極之人中的代表人物。有知情人指出,王立軍自己是參與活體摘取民眾器官販賣盈利的直接罪犯,這個身負血債的中共副部級官員,為了不被中共內部滅口,「叛逃」時把江澤民派系活體摘取人民器官(主要是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販賣的證據──交給了美國人。證據中涉及的罪犯、中共大員薄熙來隨後落馬。薄本身屬於太子黨,因為薄一波與江澤民的關係,受到江的提拔,外界將其視為江系。此人無論在遼寧還是重慶,都是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

王立軍為求自保,將他自己參與的罪惡證據交給外國機構,隨後像薄熙來這麼強勢的政治人物,說沒戲就沒戲。上個月,他們還在重慶官場呼風喚雨,現在他們扶植利用的人馬就被胡溫大換血,自己也都身陷囹圄。這難道不是惡貫滿盈,遭到了天理報應?

目前胡溫正在力查重慶黑幕,然而,在中共體制內,比比皆是的沾染血債的冤案,哪個案子不涉及一批團伙?所以這一場「官場地震」最終會波及到誰?對方反撲到何種地步?中共官場又會動盪到甚麼程度?落個甚麼結局?這些都正在發生,拭目以待便知。

但有一點十分清楚,由王、薄事件引發的中共政局動盪和中共歷次政治鬥爭都不相同,因為中共在歷史上作惡多端,尤其是迫害法輪功為天理所不容,其背負的罪惡已經無法化解,正處在全世界的道義譴責與圍剿中,滅頂的壓力使之不堪忍受,已經臨近崩潰。所以,正如人們所說,這次中共內部派系決鬥,既不是18大中共例行的高層權利洗牌,亦非中共改革派和保守左派的路線鬥爭,也不是胡溫習幾派和江澤民派的歷來的權力鬥爭表面化,而是面對中共如山如天的巨額血債,不想當替罪羊的派系與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切割的生死之戰。這就是而今中共「上面」火拼正酣的原因。

然而此時此刻,此情此景,作為必然被權鬥涉及到的國家公務人員,必須立即警醒,並及早為自己做出打算。

君不見,薄熙來和王立軍那種魚死網破的勁頭,不是清楚驗證了中共黑幫裏的「你死我活」式殘忍嗎?《九評共產黨》說中共本質邪惡,只迷信暴力與謊言。翻臉不認人,不講道義、自私殘暴、不管他人生死,難道不是中共黨徒的寫真?中共歷史上的一貫做法是自己犯罪,找下屬當替罪羊。在一線具體「幹活」的人們,比如直接出面迫害法輪功的警察、普通行政人員們,一到所謂敏感日、節日、會議期間,「上面」一句話,連法律手續都沒有,就盲目去「執行」迫害命令:如果開始追究你的「騷擾」、「綁架」、「拘禁」、「入室搶劫」以及「虐待」等等罪行,而你本來就是直接犯法的人,到時誰會為你說話?誰來保障你平安無事?怕是沒有一個人出來承擔你的領導責任。

為甚麼現在國內流行「裸官」?為甚麼官員們都有外國護照?難道不是因為中共血債累累,民憤、民怨太大,大家隨時準備棄沉船逃跑嗎?尤其是它活摘國人器官的罪惡,被國際人士稱為這個星球上從來沒有過的邪惡,人神共憤,正常人類與之不共戴天,已經絕無私下和解可能。所以,身為中共體制內的公務人員,繼續與「血債派」同流合污者下場必然與之同樣可悲。

為今之計,能夠自保的唯一出路是:立即遠離中共血債,站到正義善良一邊,用自己的選擇從清算名單為自己除名,不再助紂為虐。同時「三退」求得自身清白,找回自我,做堂堂正正的、真正乾淨的中國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