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難中加強正念、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下面我與同修們交流並分享一下在反迫害中修煉的一些體會。

由於邪惡的迫害,我被非法關押了三年多時間,在這三年多的時間裏,從一開始的迷茫無奈到最後正念對待身邊發生的一切,親身見證了師尊的無限慈悲與大法的無所不能。

1、堅持背法,加強正念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一有時間就不斷背誦自己能背誦的《轉法輪》中的篇章及《洪吟》,時刻不忘自己是個大法修煉人,反複查找自己有漏之處,用大法歸正一思一念,對照自己平時修煉的不足,並在此過程中利用一切可能的機會給在押人員講真相

有一段時間,某電視台播放一部反映邪黨特工人員與國民黨鬥爭的電視劇,在播放該劇的廣告片中竟然從幾十集的內容中摘錄了一句台詞「要想……就必須退出共產黨」,並且反覆播放,我就利用這個超常的現象和幾個能認識真相的在押人講退黨大潮,他們也感到不可思議。當有人問我「你進來多長時間了?」我會回答他說「我從來都沒有進來!」開始人們還笑我,時間長了他們轉而贊同這個說法。

平時還注意結合電視上的素材講真相,比如結合大雪災講善惡有報、結合汶川地震講惡黨封鎖一切信息、結合金融危機講惡黨搜刮百姓、結合世紀日食講「七二零」的由來,等等。有些事件雖然我並不非常清楚,只是憑著感覺在講,長期被邪黨洗腦的人會聽得新奇,會覺得我在「嘩眾取寵」,會和我爭吵,但過後冷靜下來之後他們發現我說的都是對的,由此也能破開他們敵視大法的觀念,從此也樂於接受我的觀點。

2、義正詞嚴,駁斥誣陷

面對邪黨的幾次非法開庭中,也是經歷了一個心性提高與正念不斷加強的過程。初次開庭,由於不能夠做到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從某些方面順應了邪惡,過後感到十分後悔。但在邪黨的所謂法庭上看到那麼多同修到場為我發正念,也促使我放下執著心,從而全盤否定這一切邪惡,在其後的歷次非法開庭中越來正念越強,以至最後當真正放下自我時,說出的話使惡黨的法官感到震驚,打亂了它們的固有程序,揭露了惡黨公、檢、法的邪惡面目,使邪惡亂了手腳。由於自己正念正行,律師也受到鼓舞,在庭上正義發言,從法律的角度給在場的常人揭露庭審的非法。據家屬後來反映,在庭審結束後,有些在場的工作人員都破口大罵惡黨。

3、峰迴路轉,柳暗花明

在師尊的加持下,通過不斷背法加強正念,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形勢一下子向著好的方向轉變過來了。「案件」的發展令所有看守所工作人員吃驚,因為他們想不到的這一切就這樣發生了,我很快就能「回家」了。當明白真相的在押人員聽到了這一喜訊後,他們表現出了極大的興奮,紛紛向我表示祝賀,不是表面上做給我看的,是真的發自內心的高興,因為我從來沒有看到他們為其他常人如此動心過。

這裏還有一個小插曲:看守所裏一般是在週六、週日或節假日改善伙食的,而那一天(週三),當我們在庭上徹底否定了對我們的非法審判回到看守所的那天中午,前所未有的改善伙食了,當時有在押人員問我(因為我在那裏的時間最長):今天為甚麼改善,又不是節假日,以前有過嗎?我回答他們:沒有。我反問他們:你們有很好的解釋嗎?他們說沒有。於是我就說:是因為我們在法庭上勝利了,惡黨失敗了。

4、利用一切機會講大法的真相

在與普通刑事犯相處中,利用一切機會講大法的真相,大多數人能夠聽並且提出一些問題,特別是有幾個人對大法非常有好感,甚至在別人攻擊大法時能夠正念抵制,這樣的人很快就得了福報,表現為刑期遠低於自己的預期。比如有一個人上午剛說了一句「法輪大法好」,下午就被釋放了。還有一個年輕小伙子不但自己相信真相,還幫助講真相,最後他比同案人員少判了一多半時間。

也有的由於長期受到邪黨的欺騙而對大法惡語相加的從服刑方面受到了嚴厲的懲罰,服刑至少超過自己預期的一倍,甚至超越刑法最高上限。也有的當說了對大法不敬的話,當天或幾天之內就會被別人無故毆打甚至打的相當嚴重。

有一名自幼因藥而聾啞的人(只有殘存的微弱聽力),別人對其耳朵大聲喊都很難聽到,當我輕輕吹奏大法普度音樂時,他居然側著耳朵到處找聲音的來源,後來發現是我在用嘴吹,立即表現出興奮的樣子,並雙手合十對我示意他聽見了,而當我吹響非大法音樂時他卻沒有任何反應。

還有一名死刑犯,平時對人非常粗暴,並且自我封閉,自從聽我給他講真相後脾氣緩和了,也不再封閉自己,非常願意和我聊天,甚至學會了背誦《洪吟》中的三十多首詩。雖然後來他還是沒能保住性命,但我知道他真正的生命得救了。

當我要離開那裏時,不少人真誠的表示從此少了一個能真心相待的、能學到「知識」的好人,很迷茫,我就告訴他們記住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不會孤獨,就會有福報。

個人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