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師父替我承受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看了二十四日大陸同修所寫再論「師父替我承受了」── 讀《武裝部長修大法部份經歷》有感的文章,我也談一下我的認識。

在明慧編輯部文章《慈悲偉大的師父》中有此段話,「面對這樣邪惡的危險情況,師父將所有的這些壓向學員的業力與邪惡構成的巨大物質因素聚在一起,由師父用自己的身體承受,同時銷毀著這些邪惡的巨大因素。由於這些邪惡的生命聚集了巨大的業力與惡毒的因素,師父用了九個月的時間而且是用強大的功力才銷毀這些東西。但是由於邪惡的因素與業力太大也給師父的身體造成了嚴重的破壞,師父的頭髮白了,這是我們看到的,對師父身體造成的其它傷害,師父不講,擔心因此造成學員對邪惡生命的仇恨,從而影響學員修煉。多麼慈悲偉大的師父,在正法中師父為眾生耗盡了一切。」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我的法身一直要保護到你能夠自己保護你自己為止,那時候你將走出世間法的修煉了,你已經得道了。但是你必須把你自己作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才能做到這一點。」

師父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經文中寫到,「如果不為你們承擔歷史上的一切,你們根本上是無法修煉的;如果不為宇宙眾生承擔一切,他們就會隨著歷史的過去而解體;如果不為世人承擔一切,他們就沒有機會今天還在世上。」

個人理解,在正法期間的修煉,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自身的業力、以及舊勢力及各種干擾破壞正法的因素所壓向弟子的巨難是師父替弟子承受了很多,不然很多弟子在被迫害中很難走過去,當然有做的好的弟子能在法上修,那就能展現出大法的神奇與超常,也就是在證實法。但是也有很多弟子磕磕碰碰,跟頭把式的闖關過難,甚或走三步退兩步,師父加持著弟子的正念「操碎」了心,如果沒有師父的承受,想必一些關難會更大,這些被迫害過的弟子應該深有體會。

幾年前就有這樣的「誰承受」的討論,當時一些同修在交流文章中常寫到「師父替我承受了」,交流文章《武裝部長修大法部份經歷》中的弟子也寫到:「惡警打我時,打的很兇狠,但我並沒有感覺多麼疼,我知道是師父替我承受了。」個人認為,不能一概否定或糾正同修的這種理解,因為在具體情況中,這也許就是事實。但我認為一些文章中字裏行間帶出的這種「自然而然」、「理所當然」的是師父承受的認識表現出了一種不易覺察的心,更執著於自己關難的被解脫的感受,這種過關難中獲得的不同程度的解脫,混合著踏實與驚奇的心理感受,讓隨後的「是師父替我承受了」的認識顯得更看重自己,難道僅限於「邪惡打著我,我不痛,師父承受了」而「邪惡依然在打,師父依然在承受」這種認識嗎?因為師父是無所不能的,師父受苦就不苦了嗎?弟子就應該形成這種「師父替弟子承受」這種順理成章的認識嗎?

一些在不同層次開著修的同修也談到過,在關難當中師父為弟子承受的情況。作為弟子,我們應該明白在我們的每一步提高當中有多少師父的承受與付出。是,師父不承認舊勢力的存在,學員也明白這個理,但在真切的關難當中,嘴上說不承認,而學員的一言一行都在承認,那怎麼辦?我們何時能修出自己的大覺金剛志呢?

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講到:「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

只有真正修好自己,才能真正少讓師父替弟子承受。

個人認識,偏頗不對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