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旅遊景點講真相救人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五日】在面對面講真相過程中,我們會遇到各種各樣的情況和形形色色的人,只要你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按照修煉人的心性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抱著一顆慈悲救度世人的善心和耐心,不被外界一切因素所帶動和影響,守住心性,正念正行,一定會收到良好的效果。下面是我們在講真相救世人過程中的幾個實例寫出來與同修共享。

一、「我們會記住你們講的話,再見」

一次,我和同修在一旅遊景點講真相,遇到兩位遊客。通過接觸交談得知他(她)倆是對夫妻,廣東人,男士61歲,當過兵,現已退休近二年,女士已經退休八年,他們是第一次到此旅遊的,想看看本地的風景、了解一下本地名勝古蹟,豐富自己晚年的生活。於是我們主動向他們介紹景區情況並陪同他們一塊到景區觀光,幫他們照相,隨後我們就進入講真相的主題,談到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搞打、砸、搶,破壞中國傳統文化,宣揚無神論,他不准老百姓信神佛,他卻自己信道人看相。這個事全世界都知道,特別是軍人更知道。又談到當今社會道德下滑,人無道德可言,傳統的仁義禮智信丟失光了,一切向錢看,只信錢,甚麼都不信了,兒子不孝順父母已司空見慣,中共官員貪腐屢見不鮮,買官賣官,執法不公、官商勾結、警匪一家,社會醜惡現象已到了極限了,這樣的政府,這樣的政黨不滅亡才怪呢?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就有個藏字石風景區,石頭上顯示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中科院組織專家去考察鑑定都認定是天然形成,這說明了「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是天意,所以我們應該順天意而行,才有一個美好未來。男士聽後感慨很多,主動談了他所在地官員貪腐,社會道德下滑,無倫理可言的情況,並主動退出了中共邪黨,於是女士也退出了團隊,然後我們就分別了,各自又到別的地方去。

大約過了四十分鐘後,我們又在一條大道上相遇了,我們又主動與他們打招呼,要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難來時命能保」,當我們離開時他們約幾米遠後,男士又高聲與我打招呼,並說:我會記住你們講的話,再見。這聲音發自於他內心,是明白真相後的內心的真實表露,也是對我們大法弟子所言所行充份的肯定,激勵我們更加做好應該做的事情。

二、「你們(法輪功)不久會平反的,一定要堅持堅持」

一次,我們在一景區的十字路口旁遇見兩位長者,他們正在觀察一棵長勢奇特的樹,我們走到他們跟前,問他們這樹有甚麼奧秘,他們說這樹長得很奇特、很別緻、很好看。接下來我們不約而同的朝著一個方向行走著,邊走邊交談,得知倆位長者是對夫妻,男士77歲,四川籍,女士與男士年齡相差不大,也是四川籍人。他們都到加拿大去過,看到國外的世界很精彩。於是我們直截了當的問他們知不知道法輪功的情況,男士很健談,向我們介紹國外煉法輪功的人很多,經常看到法輪功的報紙和宣傳資料,還說迫害法輪功是江某某幹的,過去政治局有七個常委,有六個反對他迫害法輪功的做法,可是他一意孤行、迫害好人,特別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在國際上影響非常壞,緊跟江某某迫害法輪功的還有羅幹、周永康等。

他還說我接觸過很多煉法輪功的人,他們都是善良的人,我現在住在一個大專院校宿舍旁,大學內有很多退休教師和工作人員都在堅持煉,我們有時還看到他們站在自家平台上煉功。過去院校還進行干擾、不准他們煉,他們說煉功自由,並反問干擾者:你在家做體操、打拳別人干涉不干涉?我在家煉功又不影響你,鍛煉自己身體有甚麼不好?而後院校再也不管了,他們真了不起。隨後,我們就問他倆:「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你們知道嗎?」他們說聽說過。我們又問他們退了沒有,他們回答說沒有入過黨,男士入過隊,女士入過團,現在年齡都這麼大了,早就自動退了。我們說不是要你們跟邪惡組織退,是跟神佛退,退後神佛會保祐你。於是他們都退出了所加入的邪惡組織,並且還鼓勵我們做得好,說你們法輪功不久會平反的,要堅持堅持,一定會的。

就這樣我們與這兩位老人分開了。但男士的話語仍在我耳邊迴響,他對法輪大法的正確評價,對修煉人的支持和肯定說明了世人在覺醒,也是對我們做好三件事巨大的鼓勵,我們一定不要辜負世人的期望,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講清真相,救度世人。

三、海外人士:「這裏風險較大,你要注意安全」

一天上午十一點左右,我在某一旅遊景區看到一位三十多歲的男士獨自一人背著雙肩包正在四處張望,似乎在尋找甚麼,我就走到他跟前詢問他有甚麼事,他說想看看附近有沒有賣湯麵的。於是我們走到一個副食小店幫他打聽這裏有沒有賣湯麵的,老闆說:沒有,只有盒裝熱乾麵,每碗八元錢。男士聽了後說不要。我就和他沿著林蔭小路往前走,邊走邊交談,在交談中得知這位男士是廣東人,來本地是準備與某單位簽訂消防材料合同,特意提前一天到此地,想領略一下當地的名勝古蹟和有名的風景區,由於初來乍到,對這情況不太了解。於是我就當起了他的義務導遊員,向他介紹景區的特點、各景點位置及有關情況,我們彼此間談笑風生、十分融洽。

談笑中我沒有忘記自己的使命和責任,及時向他講真相,談到了當今中共官員貪腐,辦企業的艱難,老百姓生活的艱辛等等,又向他介紹了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藏字石風景區巨石上驚現「中國共產黨亡」,「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是天意,問他是否加入過中共黨團隊組織。他聽後問我是信甚麼教的?我說我不是信甚麼教的,而是信仰「真善忍」的。他又說你不要有甚麼顧慮,我是從美國來的,我們公司地址在美國,是做防火材料生意的,我們在美國見得多,美國是民主自由的國家,所以你不必擔心。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法輪大法在美國受到廣泛關注和普遍讚揚這點你應該有感受的。於是他滔滔不絕的講起了他在美國紐約等很多地市看到法輪功遊行、講真相的情景,看到《大紀元時報》和法輪功的資料,有時就放在他們公司的貨架旁,可以免費觀看,他說我也看過這些報紙和資料,感覺絕大部份報導的很真實並及時,但是有時報導中共內容較多,似乎有點感覺在搞政治,有時不太理解。於是我說:「法輪功從1992年5月傳出到1999年7月20日有近一億人修煉,當時每天修煉人數成倍增長,學員越來越多。踏著學生鮮血上台、無德無能的江澤民看到煉法輪功的人數越來越多,層面越來越高,各個行業、各個階層都有,上至中央高層下至平民百姓,都有人煉法輪功,他們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衡量一切、對待一切,江澤民害怕了,同時嫉妒得不行,採取獨斷專行的做法,於1999年7月20日,對法輪功採取了栽贓陷害等卑鄙手段,進行瘋狂迫害,並叫囂要在三個月內消滅掉,因此不惜一切財力,用各種殘暴手段對法輪功學員在肉體上、經濟上、名譽上進行瘋狂的摧殘、打壓、迫害,製造了大量假案,散布無數謊言,欺騙世人。為了澄清事實真相,法輪功學員頂著各種壓力,揭露、戳穿了中共欺世的謊言,讓世人明白真相、明辨善惡,不要上當受騙,作出自己正確判斷,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這是法輪功學員的善舉,不是與中共一爭高低,搞政治。」

他聽到後似乎明白了一些,因此再與我交談時再也不提搞政治這一詞,並以關心的口吻對我說:這裏跟美國不一樣,在這樣的環境中講真相還是有一定風險的,要注意安全啊!我說不怕,我講的都是真話,都是為別人好,現在中國大陸絕大部份民眾都看清了中共邪惡本質,現在中國大陸社會大官大貪、小官小貪、無官不貪,老百姓生活很苦,對中共無信可言了。同時絕大多數百姓和你一樣都是善良人,我講的是真話,是為他們好,老百姓自己有感受,一般情況下不會做出陷害人的壞事的。他越聽越明白,並與我產生了共鳴,主動告訴我,他只是在小學入過隊,姓宋,我問他過去有沒有人幫你退過隊,他說沒有。我說:好吧,我今天幫你退,起個化名,叫宋功,意思是退出隊後,你會事業成功、發達。他連連說好。臨別時緊緊握著我的手說:「謝謝你,請注意在這個環境中講真相是有風險的,要注意安全。」

我和宋功短暫的接觸交談,使我感受到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無論是在大陸還是在大陸以外的世人,有明白的,也有疑惑的,多麼需要我們面對面去講真相,讓他們明辨善惡,做出正確選擇,擁有一個美好未來啊!同時他們明白真相後,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關注、關心、愛護是他們本性一面的真實反映,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去多救快講呢?還有甚麼東西不能放下呢?聽師父的話:「抓緊救度快講」(《洪吟二》〈快講〉)。

四、由不理解到理解最後到三退

一天上午,我們在一名勝景點觀看一個歷史人物畫展,看到一個背著雙肩包的男士也在認真觀看其內容。於是我們就歷史人物情況進行了交談。

在交談中我們得知他今年四十歲,吉林人,當過教師,在邪黨組織部門工作過,目前從事黨史研究工作。現在到全國各地跑一跑,收集一些歷史資料。當我們說到黨的歷史不是真實的反映歷史,而是根據當權者的意志任意編寫的,如過去講黨內十次路線鬥爭,後來又予以否定。昨天還是國家主席的劉少奇,今天變成了叛徒、內奸、工賊、大野心家陰謀家,予以打倒,還踏上一隻腳讓他永世不能翻身;鄧小平被整得三起三落,最後又成為了第二代領導人;1989年當時趙紫陽還是中共總書記,後來又說他不和黨中央保持一致,意圖分裂黨,如此荒謬的歷史,完全不講真實,而是任意編造歪曲歷史事實,迷惑善良的人們,這樣的歷史可信嗎?他說現在逐步在還原歷史的本來面目,如過去講抗日說中共是主力打敗了日本;現在已經充份肯定國民黨的作用、力量。我說真正抗日的是國民軍,擁有幾百萬軍隊,而當時的中共軍隊人數少很多,在延安安營紮寨,養精蓄銳,根本沒有參加對日戰鬥,他說是的。我說真正看中共歷史要看《九評共產黨》這本書,他說:這是法輪功的人寫的。我說不管誰寫的,只要真實就可讀可信。同時我們還跟他講了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藏字石風景區的內容,建議他有機會去親自目睹那一事實。他聽後主動跟我們交談了些法輪功情況,有很多都是中共當初迫害法輪功時編造的謊言、憑空捏造的那一套,宣揚無神論、鬥爭哲學和所謂的科學發展觀等等,我們就耐心與他講解,談到1998年國家體委主任在吉林長春觀看了法輪功萬人煉功場面後進行了深入調查、走訪,最後對法輪功予以了充份肯定,這是事實。經過了文化大革命的中國人是不可能輕信任何人和事的,凡事都要經過深思熟慮、反覆思考、驗證才能選擇作決定,法輪功1992年5月從吉林長春傳出到1999年7月20日前,中國大陸已有一億人在修煉,這個人群中有省、部、中央級的老幹部、老將軍、科學家、各界名流,也有平民百姓。難道這些人都是傻瓜嗎?不,他們是經過了親身感受才走入修煉、堅持修煉的,如果在法輪功人群中出現了個別的這樣或那樣的少數人,也屬個人行為,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如果光煉動作不按心性標準要求自己,就是沒有聽師父的話,不算真正的法輪功學員。孔子弟子三千,賢者七十二。你當過教師,你學生中有高、中、低不同層次的學生,當教師的沒有錯,只是學生沒有按教師要求的去做才是錯的。法輪功沒有錯,師父沒有錯,沒有按大法師父要求去做才是錯的。他聽後有了一些啟發,說「真善忍」是好的,沒有錯,都按這去做就好了。

在邊交談邊給他當嚮導的過程中,我們始終以修煉人的善心善舉來要求自己,不被對方任何言辭所帶動。同時還跟他講了大科學家愛因斯坦最後走向神學的事,在談到法輪功學員為甚麼張貼真相標語時,我們就跟他講了濟公和尚搶親救人的故事,講了2004年12月26日印尼大海嘯前,一英國中學生告訴人們大海嘯來了,呼喚人們趕快離開海邊,不一會兒海嘯就爆發了,當時聽了這個中學生話的人們都跑到高處生存了下來,沒有聽的都葬身在大海嘯之中。又講了古羅馬人迫害度人的耶穌,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三天後耶穌復活的故事,又講了《舊約》裏面刷羊血的事例,這都是告訴世人神目如電、只看人心,考驗人信與不信。目前法輪功學員的舉動就和上述情況很類似,他們告訴人們「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這是天意,天意不可違,順天者昌,逆天者亡。你是研究黨史的,近幾十年來中共發動各種整人、害人運動,造成八千多萬無辜的中國人非正常死亡,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它竊取政權初期就搞「土改和鎮反運動」,1951年搞的「三反、五反」運動,1955年搞的反胡風運動和其後的「肅反」運動,1957年搞「反右」運動,假借「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引誘知識分子給它提意見,然後予以打擊,1959年搞大躍進人為造成三年大飢荒,餓死幾千萬人。其後的「文化大革命」運動,造成無數冤假錯案,害死無數人。89年六四屠殺手無寸鐵的愛國學生,99年7月20日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這樣的政黨難道不遭天譴嗎?天滅中共,已成為必然,所以法輪功學員告訴世人三退是善言,是善行,是善舉,你說對嗎?

他聽後,啟發較大,主動跟我們說中共肯定是滅亡的,這是不可迴避的,就是時間問題,同時還說中國現在社會有兩大弊端:一是人們缺乏信仰,二是無法可言。我們說你講得對,我們今天相遇是很大的緣,我們所做的一切,所講的一切都是為你著想,為世人著想,願你們離開邪惡,不當邪惡的殉葬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他連連點頭,最後我們說今天我們就幫你退了黨吧?他說:行。我們就在他的姓氏後面加了一個功字,告訴他這是祝他退出黨團隊後事業成功、家庭幸福的意思,他點頭說:好。臨別時我們緊緊握著手,告訴他我們是煉法輪功的,請記住今天在此相遇的緣和所講的一切,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默默點頭,懷著一種感激之情,目光久久凝視我們不想離去,我們看到他眼神激動,似乎將要流出淚水,我們感到這是他由不明白、不理解、有誤解到明白、理解直到最後做出三退決定這一過程真實的表露,我們為他明白真相,退出邪惡組織,為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未來而欣慰。

同修啊,只要我們真正放下人心,按照師父的教誨和大法要求去做時,堅冰可以溶解,難關可以突破,障礙可以逾越,你會真正在自己所在層次中體悟到:「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的內涵。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