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師父鋪好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

一、福從禍來

我今年五十三歲,得法已有十年整了,說起我得法,真是福從禍來。記得在二零零一年八月份左右,因在常人社會中為了金錢的利益……在別人的誘騙下稀裏糊塗的進了看守所。其實我是個大大咧咧甚麼都不在乎的人,當我遇到這一難時,才感到人心的變化莫測,世態的炎涼和險惡。既然到了這個地方,只有忍氣呑聲的在裏邊呆下去。

我和幾位大姐住在一起,幾位大姐都很善良,時常給我講大法的美好教我背《洪吟》,教我煉功,其中一位王大姐對我說,我看你挺有緣份,你也學法輪功吧,是教人學好呢,大法又是超常的。我有點為難,因為我文化低,大姐看到了我的畏難情緒,就說:「只要你有這顆心,我們就教你。」就這樣我開始走入了大法修煉。在這裏只能學幾位大姐背會的《洪吟》,師父的詩詞字字句句打動著我的心。煉功時盤腿打坐全身舒服,當時就感受到師父給我下了法輪,這時我暗暗下了決心跟隨師父修大法,我修到底啦。

二、堅修大法

我出來後,和大姐的女兒取得了聯繫,她給了我師父的一本《轉法輪》還有師父的其它幾本經書,我就如飢似渴的學呀看呀,因我文化低,裏邊不認識的字太多,我就一個字一個字的摳,一個字一個字的一查,用我自己認識的別字寫在紙條上夾在書裏面。功夫不負有心人,師父也看到了我這顆心,給我開智開慧,將近一年的功夫,《轉法輪》這本寶書我基本上能熟練的通讀了,師父的經文從字面上講也能看的懂了,我心裏那個舒暢勁啊,我覺得我是大法學員了,我是師父的真正的弟子了。

到二零零二年形勢雖說有所好轉,但邪惡還是很猖狂,丈夫聽信了惡黨的謊言,加上人心的害怕,千方百計的阻撓我學法煉功,把大法的書藏起來,並動員我娘家的兄弟姐妹來阻止我,和我大吵大鬧,真有點讓我不放棄修煉決不罷休之勢。但我毫不動心,因為大法在我心裏已深深紮下了根,師父的法理已銘記在我的心裏。他們看到我這樣,說了一些要注意安全的話,最後都無奈的走了。

三、師父怎麼說 我就怎麼做

幾年來,我基本上是在家獨修,在看守所認識的大姐被邪惡勞教回來後,大姐領我結識了幾個同修。這時,我才知道了師父讓弟子做好的三件事,並學習了師父的新講法,知道了講真相救眾生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是歷史賦予我們的偉大使命。師父在《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說:「救度眾生這件事情不做,你就沒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責任,你的修煉就等於零,因為叫你當大法弟子不是為了你個人圓滿,是身負重大使命的。」

我毫無畏懼的走出來,面對眾生手把手的送資料,傳《九評》,貼粘貼,寫真相標語。二零零九年十月份的一天,我一個人騎摩托車以賣毛巾為名到農村去發資料,《九評》,發放到一個村口,正巧碰到我的二哥。二哥親切的說:「小妹,你跑這幹啥?」我說賣毛巾呢,二哥一聽臉色大變 :「回去!賣甚麼毛巾,揭不開鍋了?」嚇的我直伸舌頭,心中也暗暗好笑。事過兩天,二哥來到我家,把我丈夫好一頓臭罵,甚麼一個大男人連個女人都養活不起,讓我妹子跟你受這份罪,咋混的,看到丈夫那委曲的樣子,心中怪可憐他的,但又有點好笑,心裏說:讓你受委屈了,我這不是為了救人嗎,理解我吧!

四、都是師父鋪墊好的路

今年八月十六這天,我和同修事先約好一起到農村去講真相。這是個晴天,可前兩天剛下了一場大雨,沒想到農村的路還很泥濘,我騎著摩托車帶著同修剛走到一條小路上就看見有一個大水坑,來不及剎車就從水坑裏開過去,濺的我和同修一身的泥水,鞋子也濕透了。同修也是六十多歲的人了,身體也小巧,我很不忍心,怎麼辦?可同修滿不在乎的笑著說:往前走吧。我們背《洪吟二》〈正念正行〉,背後我們都會心的笑了,同修的正念正行,使我好感動!

我的好同修呀,就在和我這次一起下農村時的當天上午還被惡人找到家騷擾,曾到天安門洪過法,遭到惡人的綁架,關押過看守所幾次,判過刑。但她從不把這放在心裏,經常和同修們一起下鄉(往返一百多里路)。別看六十多歲的人了,發放資料都是一溜小跑,貼粘貼手腳特別麻利,講真相時口齒伶俐,她時常說:「有師在有法就足夠了,怕甚麼呢,它邪惡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呢,我可從來沒把它當回事,我該幹甚麼就幹甚麼。」只有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才能有如此的膽略和寬廣的胸懷。

我們踏著泥濘的路來到了一個村莊,一打聽,說是程崗(也就是以前的「故里」)。這不是宋朝英雄岳飛的故鄉嗎,我們偉大慈悲的師父曾到過這個地方並題過詞。我們激動的快要掉淚了,也為師父詩詞的內涵深深的傷悲,我們更感到大法弟子歷史使命的重大,我們不約而同的低吟師父的《訪故里》的詩詞:「秋雨綿似淚 涕涕酸心肺 鄉裏無故人 家家莊幾度廢 來去八百秋 誰知吾又誰 低頭幾炷香 煙向故人飛 回身心願了 再來度眾歸」。這時更增加了我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決心,我們決定就在這裏講真相,救度這一方的眾生。我們遇到的有學生、老人、青年,見誰都給誰講。

一位老人看到我們又是講真相,發光盤,又是送《九評》書,親切的說:「到家喝口水吧。」幾個小學生聽了真相,爭先恐後的這個說:「奶奶,給我退了吧。」那個說:「奶奶先給我退了,我叫某某。」並要了光盤、小冊子要替我們發。還有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也一個勁的要《九評》的書,說拿回家讓兒子和兒媳看。一位大哥手拿著光盤和小冊子,高興的連連說:「謝謝,謝謝」,真就像在那等我們一樣。

這次我們來農村講真相救人,光盤發了一百三十套,《九評》書和小冊子、真相傳單二百來份,勸退人數二十八人。當我們將要離開時,我們把十來份粘貼貼在牆上時,告訴他們可不要撕。一位大嫂忙說:「我們才不撕呢,恨江鬼還來不及呢,它可沒給咱老百姓辦甚麼好事,還是一個賣國賊。」人們聽後都哈哈大笑起來。我們就要離開這個村子了,我幾次回頭心中暗暗的說,父老鄉親們,我們還會再來的,再見吧。

通過這幾年一次次的到農村講真相、發資料,使我更加體會到農村人的純樸和善良,他們更需要我們去救度。我們真誠的希望有條件的同修們,到農村去,那裏的眾生更需要我們。

五、精進再精進

當再次重溫師父的《再精進》這篇新經文時,更加明白了師父對我們大法弟子這語重心長的囑託:「在最後的時刻到來之前要救度的眾生還沒有達到數量,大法弟子還有一部份沒跟上來,這就是還不能夠使最後這件事完成的關鍵所在。」責任的重大,救人的需要,時間的緊迫,我們還有甚麼執著不能放下,還有甚麼理由走不出來呢?學好法修好自己,發正念清除邪惡,講真相救度眾生,做好師父讓我們做好的三件事,精進再精進,讓我們的師尊少一份操勞,多一份欣慰,這是我,也是每一個大法弟子共同的心願。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