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司工作中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七日】我所在的公司是一個年輕知識分子成堆的地方,這個群體有其特殊性,一般受邪黨無神論毒害較深,但思維有一定條理性,有的對網上一些大的事件有一定了解。

我對他們講真相的體會是,只要把「天安門自焚」等基本真相講到位,再加上自己做的正,絕大部份都能接受真相。這裏寫出近幾年遇到的一些典型例子,供同修借鑑。

「沒想到活摘器官是真的」

同事A是一個資深網民,經常上網發帖,其人有良知,頭腦靈活,思路清晰。一次公司組織旅遊,我倆走在一起,他高談闊論網事,提及江魔,說其會外語、有學問。我馬上抓住機會說:「我很吃驚,你這樣的資深網民,怎麼這方面一點都不了解,這是個大壞蛋,出賣國土、貪污腐敗,特別是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法輪功,你還對他挺崇拜的。」他說經常上網沒看見,我說都被網絡封鎖了,得使用翻牆軟件,他說他有但一直沒用。這時我們已經越過公司的其他人,好像在比賽腳力。我意識到這是他背後的舊宇宙生命對大法弟子還不服氣,我又跟他講了其他法輪功真相,這時我倆越走越快,走到一片別人很少去的地方,後面的人都看不見了,這時我最後講出來了邪黨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非人行徑,他一下停住腳步,說:「超過我承受底線了,我胃很不舒服,走不動了,你耐力可真強,我算服你了。」那天我體力異常好,我說那就不走了,說明你很有良知,有人即使聽了這些也無動於衷。

旅遊回去後,他專門找我說:「我用翻牆軟件看了一下,沒想到活摘器官是真的。」A又提出最近參與了一個朋友的聚會,有人問及改生日、不吃藥是怎麼回事,我說:「自焚都能造假,這些憑你的智商還想不到嗎?」他說:「喔,那些也都是假的。」他說通過了解真相,又看見我這個人,這回明白了法輪功。從此和我成為朋友,還經常邀我去他家做客,看他的孩子,最後我幫他退出了邪黨。

明白真相後她懷孕了

王姐年近四十歲,一直沒有孩子,平常大大咧咧愛說笑話。一次一起出去工作,我先講了幾個笑話,我說:「咱們今天路上夠順利了,不堵車,要在某某五岔路口就倒霉了,紅燈過不去,綠燈也過不去,就有的堵了。」她哈哈大笑,對我是法輪功學員的隔閡一下就去掉了。在中午休息時,我給她在電腦上放天安門自焚偽案的慢鏡頭分析,她邊咂嘴邊仔細的看著,還主動跟我提及她有一個鄰居大爺也曾經煉法輪功。下班時天色較晚,我叮囑她要注意安全,看出來她很受感動。

明白真相後的她,不久就懷孕生了個孩子。同事們都很驚奇。

上了動態網,他特別興奮

小吳根基好,悟性高,我給他《轉法輪》、《解體黨文化》、《江澤民其人》和破網軟件,他都看了。我印象特別深的是,一天他給我打電話,特別興奮,原來是他使用破網軟件第一次成功登陸動態網。我能體會他那難以言表的激動。從此他經常跟公司其他人說我這個人特別正直,值得信賴,有時當面誇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恆心救人終能救

同事小B剛畢業不久,是邪黨黨員,在學校受邪黨毒害較深,但腦子聰明,我給她《九評》,看了迫害法輪功那段後,她說怎麼能這樣啊,我說這都是真的。但讓她退黨,不退,認為是迷信。我又親自演示給她看無界網首頁的退黨新聞,她面露驚喜之色,我給她看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慢鏡頭分析,此後又多次給她講真相,但多次拒絕退黨,讓我饒了她。我看出她明白真相,就是有怕心。

有一次在辦公室,我和同事A揭露邪黨害民之事,她怕心減弱,也跟著笑,我順勢勸她:為避免大淘汰,保上一道險,我就用你的網名給你退了吧?這次她沒反對,笑了。

「哪九字吉言?你再說一次!」

C姐是一個客戶,曾生過一場痛不欲生的大病,對我也一直很和氣,有一次去她公司找她有事,我就想跟她講真相。當時趕上中午吃飯,辦公室裏只有一個年輕女孩,她告訴我姓薛,主動拿零食給我吃,我謝過她,正好跟她講真相。我說,我煉法輪功。她很緊張,我說:別緊張,電視上那些自焚、殺人、自殺都是假的,是找人演的電影,栽贓法輪功的,因為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又免費,煉的人很多,超過共產黨員的人數,共產黨就開始迫害了,當然它不會告訴你是這個原因,他就造謠說煉功會走火入魔、煉成神經病,會殺人、自殺、自焚。共產黨幹的這些事特別黑。小薛聽到這面露憤怒之色,我知道一個生命又明白真相了。

C姐回來後,我趁熱打鐵說:「C姐,你生病後我就一直想跟你說默念九字吉言能使你的病好轉。」她問哪九個字,我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這不是法輪功嗎?我不敢念。」我說我就煉法輪功,她說:「真的?」我說真的,她笑著說:「我可沒聽見。」

我接著說:「你病的多痛苦啊,煉法輪功確實好,我認識的人胃癌晚期都念好了。」她趕緊說:「是嗎?哪九個字?你再說一遍!」我又告訴她。對話過程中她的領導一直在不到一米的地方打電話,似乎甚麼也沒聽見。

「煉法輪功的人怎麼都這麼好」

公司裏的女孩小劉很善良,我一直不知怎麼開口給她講真相。一天,在公司車棚裏自行車不知怎麼找不到了,過了一會,她到了車棚,問我在幹甚麼,我說自行車找不到了,她就幫我一起找,幾分鐘還沒找到,我說你先走吧,我自己找,她一定堅持幫我找,終於她問:是這輛嗎?我一看,怎麼就在眼皮底下,我一下就想起了師父講過的「障眼法」,馬上悟到藉機講真相,於是說:太謝謝你了,今天我一定要送你回家。騎車路上,自然的,以我的故事起頭給她講了真相,她說她們大學老師也煉法輪功,人特別好,被抓走了。她還說:「煉法輪功的人怎麼都這麼好,不像電視說的那樣。」最後她叮囑我要注意安全。

沒想救的人得救了

公司裏有兩位姓趙的同事:老趙和小趙。老趙其實並不老,只不過平時一幅玩世不恭的樣子,愛跟女孩子們開不太正經的玩笑。所以我一直沒有跟他講真相。

小趙規規矩矩,已經明白真相。一次出去旅遊吃飯時,兩人分別坐在我旁邊,出我意外,老趙主動跟我提及他有一個朋友是宗教局的,被要求專門盯著煉法輪功的,他很不理解這是甚麼意思。我趕緊說,宗教局那就是共產黨迫害有信仰百姓的打手,當然會幹這種事情了。我又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江澤民為甚麼迫害法輪功等其它真相,老趙當著全桌人深表同情的說:我理解你們。小趙這時接話說,我也特別想煉。全桌人氣氛融洽。

一個原本我並沒有想對其講真相的人,在師父的巧妙安排下得救了,這說明救人不能光看表面,人明白的一面都是盼望得救的。

「是應該停止迫害,而不是我們要離開祖國」

同事D姐的丈夫是個警察,D姐對大法有偏見,看見我總像看一個怪人。師父給我安排兩次機會給她講真相。

第一次,大家一起去打球,我和她打乒乓球,打的很高興。有了一個很好的鋪墊。第二次中午一起去吃飯,飯後她不解的問我:「你們要覺得中國不好,就出國唄!」我馬上給她講了邪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告訴她有電話錄音為證,國外調查人員以病人家屬身份打電話提出移植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這邊一口答應,我說這些迫害真相不應該曝光嗎?這怎麼是對中國不滿呢?她恍然大悟說:「要這樣,中國是沒法呆了。」我說是應該停止迫害,而不是我們要離開祖國。D姐明白了,從此對我很好。

救人的機會又來了

公司一次開聚餐會,我在外面忙,本不想去,可領導非要讓我去,去了以後,一看二、三十人,分兩桌,我就不停的發正念,同時請師父加持,果然,主持人說不能光吃飯,每個人要介紹一下自己。

我一看救人的機會又來了,於是加大發正念的力度。最後輪到我講時,感到頭腦異常清晰,我不慌不忙的以穿插我的經歷的形式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等真相。全場鴉雀無聲,都靜靜的聽,最後領導站起來說我講的很好。

通過這次聚餐會,許多新同事都自然了解了法輪功真相。這都是師父已經鋪墊好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