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惡講真相與清除干擾的經歷與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丈夫老家的村子裏邪黨人員遭受謊言毒害很深,在村民住房外牆上書寫著誣蔑大法的標語,今年八月份回家探親時,準備好了清除工具要將其清除掉。在與親人同修講要清除這些邪惡標語時,親人同修表示出為難。我當時沒有多想,也就只有一個簡單的一念:誣蔑大法的標語都寫到家門口來了不去清除,那還算大法弟子嗎?當時鼓足了勇氣,去之前先發了很長時間的正念,清除迫害那一方眾生的邪惡、惡黨邪靈;並在心裏求師父加持。

八月份的夏天已過了農忙季節,有部份村民們中午坐在村頭涼亭裏乘涼。我提著油漆桶走到標語前開始清除,一位老太太在涼亭裏衝我大喊,說為甚麼塗她家的牆,並大聲阻止我。我一邊大聲向她說這些標語不好、害人,一邊繼續塗抹清除。塗完後,我走近涼亭,告訴他們這些標語誣蔑大法,對大家不好,所以我要清除掉它。隨後我就又去清除另外兩處標語。清理完畢後,我放回清除工具,又走回涼亭,坐到村民中間給他們講真相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有很強的爭鬥心。我一邊清除這些干擾,一邊講真相,同時在心裏不斷的求師父加持弟子。村民中陸續的寫標語的來了,管安全的村官來了,我都一一跟他們講不要再寫誣蔑大法的標語了,這樣對他們本人不好、對他們的親人不好,對被寫標語的人家也不好,對整個這個村子都不好;並且告訴他們大法是正法,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只有中共迫害,從七九年到現在,公安部和民政部公布的十四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並進一步講《九評》的內容,揭露共產邪黨的邪惡,以及邪黨對中國民眾的迫害。講的過程中,我發現當地同修也做了大量的講真相的工作,村民中有明白真相的也幫著說我說的是對的。這樣他們基本上是明白真相了。

但是出於對村邪黨書記的懼怕,他們轉身就告訴他是我將邪惡標語塗抹了。這個被邪惡操控的村書記馬上就用手機打電話惡告到鎮六一零,並且衝我大聲嚷嚷,我讓他坐下來並想向他講真相,他暴跳著說他就是共產邪黨,不能和我坐在一起說話等等,並再次打電話惡告。我看其完全被邪惡操控,已失去理智,就回家告訴丈夫說我清除了村裏的邪惡標語,村邪惡書記打電話惡告我,要讓人來抓我,並鎖了我們的車,讓丈夫去把車要出來我們離開村子。丈夫和我去要車,沒要出來。

我回到家裏開始發正念,並讓孩子收拾東西,準備走。發正念時我心裏求師父加持,清除這一方邪惡,救度這一方眾生。求完師父,我又想與同修通個電話,想讓同修也一起發正念,在世間也形成一個整體,還沒等打呢,同修的電話就打進來了。我簡單的把情況一說,我們就開始共同發正念(當時正好是發晚上六點的正念時間)。發正念過程中,我心裏求師父說:這一方眾生有難,弟子有難,請師父化解,不能讓這一方眾生對大法犯罪,包括來抓我的人;求師父救這一方眾生,包括我。在我發正念的過程中,丈夫又去要車,包括聽我講過真相的人也幫著講情,邪黨書記就是不放車,並講些邪惡的話。

發完正念,我思想中突然生出一念:我得走,不能坐在家裏讓他們來把我帶走。我背上包,拿上電腦筆記本就準備離開這裏。這時丈夫也不埋怨我了,並且支持我讓我走。公公去找那個邪黨書記也回來了,說他把自己反鎖在家裏,找他親戚用鑰匙從外面打開門才找到他。那人騙公公說只要鎮裏的人來了以後,我認個錯就沒事了。丈夫說:「她能認錯?不可能!」我對公公說:「別相信他,他騙人。」這時公公也精神起來了,說你走吧。我離開村子到了親戚家。後來丈夫開車來親戚家接了我,連夜我們趕回自己的家。

事後,丈夫告訴我,我走後半小時,鎮裏的車就來了,一下子來了七、八個人。領頭的人沒讓其他人進屋,只是他一個人進了屋,問人呢?丈夫和公公都說不知道。因為他與丈夫的親戚有交往,說了一些同情的話,說人要在的話,他們就得抓,現在人也不在這裏,看看也沒有東西(指真相資料,我已經隨身帶走了),就說讓丈夫也趕緊走吧。丈夫說車還被村書記鎖著要不出來,他又幫助去把車也要出來了。

本來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可是後來發生的事卻讓我感受到用人心對待正法的教訓。當時我認為這個人真是一個很好的生命,為自己選擇了一個好的未來。回來以後,與同修交流這件事情時,同修也說這個人(指領頭來抓人的小頭目)真是挺好啊。後來在丈夫指責我時,我還振振有辭的說你看現在中國政局的變化,從今年初王立軍闖美領館,到現在薄谷開來受審,現在是在清算血債幫,連派出所的人現在都在尋退路了,你看人告到六一零了來抓的人都不抓我。可是接下來的兩個月的時間內,我自己突然出現了一種極度的消極情緒,幹甚麼都提不起精神來,法也學不進去了,甚至產生了一種活著沒意思的想法。自己努力向內找也找不到是甚麼原因,還以為是又出現了嚴重的自心生魔的狀態。

近期我回老家見到親人同修,她聽我講後說不像是自心生魔,並告訴我當時派出所領頭去抓我的人是某某某,當地所發生的邪惡迫害幾乎都有這個人參與。我也看到該惡人惡行多次在明慧網上曝光,最近又看到明慧網上在曝光其人又行惡了。當我又一次讀《精進要旨》時,我挖出了自己長期不放的人心:總是用人心對待師父與正法,用人的情對待所發生的事,用「你對我好,我就說你好」的邪惡黨文化思維,而不是用法的標準來衡量。

那個人迫害了那麼多的當地同修而且沒有悔過,怎麼能說他挺好呢?這件事情中邪惡沒有迫害到我,是因為我們在這件事情中做的符合了大法,師父為我清理了另外空間的邪惡,那麼人表面也就甚麼也不是了。當我思想裏用人心認同他好的時候,就被邪惡鑽空子進了我的空間場了,而我卻渾然不知,只是感受到自己空間場污濁了,被干擾的不能做好三件事。

這是一次深刻的教訓,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只有我們真正學好法,基點站在法上,才能不干擾師父正法,才能真正做到助師正法啊。

個人體會,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