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法盲更是流氓(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接上文

法律界的流氓是怎樣催生出來的

其實,那些專吃「法律飯」的中共執法辦案人員並不是真不懂法,說他們不懂法也沒有人相信,那為甚麼他們在使用法律時成了「法盲」?在辦案時變成了「法律界流氓」?關鍵是他們無法逾越中共當局設在他們面前的兩個關坎兒。

現代法治觀認為:首先,法是主體,憲法至上;法是理性、正義,權源於法,沒有任何一種權力能凌駕於法律之上,而必須受法律的約束。所謂法治,是指法律是社會最高的規則,法律「凌駕一切」,沒有任何人或機構可以凌駕法律之上。所謂法律「凌駕一切」,指的是任何人都必須遵守,甚至是法律的制訂者和執行者本身亦需要遵守,法律本身不得被輕慢。政府的行為必須是法律許可的,而這些法律本身是經過某一特定程序產生的。

而長期以來,中共一直給人們灌輸法律是體現統治階級的意志,是維護統治階級的利益,將法律視為統治階級的工具,給中共的黨委審批捕人、殺人制度尋找依據,即「黨比法大」。這和法律體現的「公開、公平、公正」原則背道而馳。然而這個完全背離了現代法治精神的「黨比法大」,卻成了中共統治下的公理。「講政治不講法律」成了政法系統的準則。那些被中共隨意擺弄的司法人員,長期浸泡在這種濃厚的黨文化裏,根本邁不過去這個坎。

司法獨立是現代文明社會的共同價值標準,也是憲法的基本原則。在西方自由國家都是嚴格實行立法、司法、行政三權分立。中國憲法雖然也規定法院「獨立行使審判權,不受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干涉」。但在體制上,中國的司法直接受控於中共中央政法委、六一零,政法委、六一零是個法律之外的秘密性的非法組織,在幕後控制和操縱著中國的公檢法系統,是中共黨權在體制上凌駕在法律之上的體現,是中共高層的意志在體制上凌駕在法律之上的體現。所以,中國沒有司法獨立。

況且,政法委、六一零時刻在監視著司法人員的一舉一動,隨時會把不聽話的司法人員「拿下」,在飯碗、前程、權柄受到要挾時,司法人員即使想有所作為,也不敢突破這個關坎。所以那些執法辦案人員也是被矇蔽受害人,但這不能因此成為執法辦案人員不得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藉口,因為大法真相一直在傳,全球正義之聲一直在呼喚,在是非善惡正邪面前,還一味的追隨中共惡黨,助惡為虐,執法犯法,枉法犯罪,那脅迫犯罪就會變成故意犯罪。看來,只有解體中共,才能從根本上消除中共造成的法治怪胎,光復現代文明法治精神,那些被脅迫犯罪的執法人員才能得以解脫得救。

誣陷正信,必遭天譴

是的,中共獨裁體制下的執法辦案人員,在情願不情願、主動和被動的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充當中共殘害百姓的幫兇和劊子手,不敢逾越當局既定的關坎,都在麻木的對民眾犯罪,時間長了,好像也心安理得了,可是,擺在他們面前還有一個最大的關坎恐怕更難過去,那就是:天理不可欺。也就是說,他們不論出於甚麼目的參與迫害,一旦惡事得逞,那罪責既成,毋庸置言,誣陷正信,必遭天譴,因為「獲罪於天,無所禱也」。

現在全世界的人們幾乎都知道耶穌基督受害遭難的辛酸故事,多少年來,後人每每敬仰懷念這位偉大的神時,常常被耶穌為世人承受苦難而感動的熱淚盈眶,但人們好像對那些陷害耶穌而遭報的教訓並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警醒。

當年迫害耶穌的人,且不說叛徒猶大上吊自殺的可恥下場;當時審問耶穌的總督彼拉多,明知耶穌是因大祭司嫉妒而遭陷害,他又見證過耶穌治好他的獨子彼羅身患絕症的神跡,但他不願意得罪對他升官有影響的猶太長老們,就拿水在民眾面前洗手,說:「流這義人的血,罪不在我,你們承當吧!」民眾都回答說:「他的血歸到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彼拉多想把處死耶穌的罪推卸給民眾,而忘卻了總督把無罪的人判釘十字架是罪責難逃的。當彼拉多宣判完耶穌的死刑,他那曾被耶穌治好絕症救了性命的獨子彼羅,當即就倒在地上死了,彼拉多在被召回羅馬述職時,不但沒有升官反而被流放高盧,過著奴僕一樣的生活,不久又被賜死,死後他的屍體綁在巨石上丟入河裏,卻依舊漂在河上讓魚群吞噬。他被升官所誘惑,卻得到了如此的下場。

不只是彼拉多,所有參與殺害耶穌的人甚至站腳助威的,或者漠視迫害的發生都遭到了可怕的報應:猶太祭司和長老們連同被煽動的民眾們以及他們的子孫,還有希律的子孫們後來都遭到羅馬大軍的屠殺和俘掠,猶太教聖殿也被摧毀。

也許有人說,當年對耶穌的迫害是對神的迫害,所以才會有這麼大的災難。可是當年迫害耶穌時,有多少人認為他是神呢?連過路的、看熱鬧的人都嘲笑他、戲謔他:「你既然說你是上帝的兒子,就從十字架上走下來啊!」「他救了別人,卻連自己都救不了,就讓上帝救救他,因為他說自己是上帝的兒子。」當十字架上的耶穌疼得再次大叫一聲而逝去時,廟宇裏的幔子從上到下一裂兩半,地動山搖,在場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驚嘆道:「啊!他真是上帝的兒子啊!」人為甚麼總是用這種方式來驗證神呢?而不能從傳播的真理和傳播真理時出現的神跡來驗證呢?

更遺憾的是,在現代文明高度發展的今天,一個個耶穌受害遭難的故事正在中國大陸上演著,並且持續十多年了。那些與中共紅魔保持一致的所謂執法辦案人員,竟然也在重複著彼拉多等人的故事和角色。他們為了討好上司,不惜踐踏法律,雖然運用手中權力,耍盡流氓,瘋狂迫害信仰「真善忍」宇宙真理的大法學員,換得了一點杯羹殘汁,到頭來卻都落的個悲慘可恥的下場,有例為證:

海口中級法院刑一庭庭長陳援朝,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在海口開庭審理全國第一例法輪功案件,非法判決四名法輪功學員二至十二年不等徒刑。得到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周永康前任)的充份肯定,海口中院刑一庭被記集體二等功,陳援朝被記個人二等功,還得到中共許多「榮譽」。二零零二年三月陳援朝CT檢查確診為肺癌,二零零三年九月二日,中共官方媒體確認陳援朝「醫治無效,不幸逝世」。

中共高層的蓋世太保機構──「六一零辦公室」頭目劉京癌症在身,成了活死人。而挑起天津事件,引發「四﹒二五」大規模上訪的天津政法委書記宋平順自殺了;協助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調動國庫四分之一資金維繫迫害的黃菊患癌症死了。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之一周永康患膀胱癌。有消息稱,江澤民其實已經是植物人,只是用藥物拖延。

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兼局長任長霞,她本身是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晚乘坐的汽車在高速公路上追尾撞了前面的車,車上其他三人都沒有事,但坐在後排最安全位置的任長霞卻被撞死了,而且死後一直閉不上眼。她自己的妹妹都說她是因為迫害法輪功遭報了。

四川資陽市城西派出所所長楊建中,帶惡警抓捕五十多名學員,不論老少毫不手軟,曾將蘇家巷八旬李太婆雙手反捆,倒拖五十多米,將老人拖得渾身鮮血淋漓。二零零三年二月,其父的暴亡並沒令他清醒。二零零四年七月,楊的肝壞了,去換肝,正辦手續時倒地而亡,死時四十七歲。二零零五年三月,他老婆高靜在散步時,突覺腳軟無力,不到二十分鐘後死亡。他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

二零零六年八月,西寧開展了迫害法輪功專項月活動。四十六歲的公安副局長李文軍負責抓捕法輪功學員,十八日綁架了李興福、袁愛榮,第二天李文軍暴死,醫生說是突發腹股癌。李死後,西寧市委號召警察向他學習,繼續抓捕法輪功學員。十月二十三日,四十二歲的城東公安分局局長周海林突發腦溢血身亡。十一月七日,開發區公安分局局長談小平患肝癌死亡,死時雙目圓睜,面目十分恐怖。二十天後,城北分局治安大隊長楊永寧相繼突然死去。幾百人的西寧公安局接連死了四位領導,這不能不令人膽寒,以至最後公安局都不敢對楊永寧的死發訃告,竟對外稱其出差了。其實這是他們多年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到了惡報。

王立軍,曾任遼寧省鐵嶺市、錦州市公安局局長、重慶市公安局長、副市長,被當局譽為「打黑英雄」等多個稱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王立軍率領爪牙們瘋狂地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面對真相,王立軍公開叫嚷:「現在殺人案都放下不管,專抓法輪功,我們不怕遭報應。」他還唆使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用盡了各種酷刑,甚至利用警犬威脅、恐嚇、撕咬法輪功學員。製造了大量的冤假錯案命案。在錦州期間,王還兼任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主任,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犯下了滔天罪行。調入重慶後與「野心家」薄熙來狼狽為奸,對民眾推行文革式的紅色恐怖,無法無天的摧殘法輪功學員,以撈取政治資本。但人算不如天算,在中共權鬥中,薄王二人最終走向了裂變,導致王出逃美國領館國際事件,二人現在都落的身敗名裂入大獄的結局。

山東臨沂市公安局蘭山分局刑警大隊原股長李傳賢,專門負責審訊法輪功學員(此人現已退休),一夜之間死亡兩口──母親上半夜去世,妻子下半夜去世,頭一天給母親開追悼會,第二天給妻子開。大臘月裏一夜死兩口,誰都感到這樣的事不可思議,明白的人知道他的惡行殃及了家人。河東區惡警豐丙雷,是摧殘當地法輪功學員的急先鋒,傷天害理,後因爭風吃醋被黑社會人員連刺二十多刀,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李祥勇,男,時年三十歲左右,原山東蒙陰縣垛莊鎮派出所泉橋片片警,積極追隨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春天的一個傍晚,李祥勇夫婦騎摩托車外出,在縣中醫院附近準備橫過馬路,夫妻倆人剛走到馬路中間時,突然被疾駛而來的轎車雙雙撞倒。李祥勇被疾駛而來的轎車一下子撞飛了起來,接著彈到馬路對面的水泥電線桿上,又重重的摔在柏油馬路上,當場死亡;其妻在醫院昏迷三天後才醒來,腦部嚴重受傷動了大手術後住了很長時間的醫院,留下了精神失常的後遺症,失去了自理能力。

山東沂南縣公安局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孫立是個十足的流氓惡警,他曾經對很多法輪功學員無度行惡和無恥的性虐待,可以說是雙手沾滿了大法學員血淚的惡棍。零四年六月二十九日,孫立在孟良崮得意洋洋的做完全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經驗」交流後,覺的身體不好受,便出來想休息一會,卻離奇的摔死在百米山谷中,警察們費盡周折才找到他的屍體,其狀慘不忍睹。

潘慶伍,山東莒南縣官坊鄉派出所司機。惡徒們每次迫害法輪功學員時,潘總是甘當幫兇,打罵、折磨、抄家等無一不顯其凶殘相,並時常口出誣蔑大法之詞。惡行累累,農曆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四惡警與潘等欲再行兇,迫害大法及法輪功學員,結果,車剛出派出所,便與另外一輛車迎面相撞,一死四傷,潘身首分離,當場斃命,另一惡警身體七處骨折;一惡警腳趾被砸下。

武善會,山東沂水縣公安局政保科惡警,經常帶人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非法抄家,惡語攻擊大法,零一年十一月份得了偏癱,兩年後死亡。原沂水國保大隊副大隊長張其國,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後患喉癌。

好了,不想列舉太多的例子了,否則,那些慣犯「前科」的執法人員受不了。不過還得告訴那些暗自慶幸自己沒有遭惡報的法律界流氓們一件大事: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國際組織」成立並發布公告:

徹底清算江澤民流氓集團、「六一零辦公室」以及直接實行迫害的公、檢、法組織,和在勞教所、洗腦班、監獄的管教人員與惡警,以及喪盡天良的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所謂醫生等。這是繼「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二零零三年成立,已經開展了大量工作)之後又一個國際正義組織誕生。明白了吧,全球正義法網步步在收,中共各級背負法輪功學員血債的公、檢、法、司人員可得瞪大眼睛尋找後路了,何去何從,自己選擇,抓緊機會贖罪吧,如果再去討好中共邪政,充當江澤民流氓集團一分子,那可真是被中共毒汁迷糊的不知道東西南北了。無論怎樣,「出來混,早晚都得還」這句大實話會應驗的,做了大惡事成了大惡人,更跑不了。

(全文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