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女子監獄對羅芳等法輪功學員的殘忍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省報導)成都女子監獄位於成都市龍泉驛洪安鎮,監獄惡警至今還在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在監獄一幢六層樓內,每層每間屋內分別關押一個法輪功學員,二十四小時讓兩個犯人嚴管。每天不給法輪功學員吃飽飯,上廁所受限制,不准煉功、不准和別人來往、說話,不准出屋半步。早上六點半至晚上十二點鐘長時間罰站、罰坐、面壁,強行洗腦。

1、樂山市法輪功學員羅芳、胡潤蓮遭受的迫害

羅芳,女,四十一歲,樂山市沙灣人,被構陷冤獄十二年。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被當地惡警綁架到樂山市公安局,注射不明藥物強行將腹中懷孕八個月大的胎兒打掉,等她甦醒後就站不起來了。在看守所和監獄遭受嚴重摧殘,導致下肢癱瘓,目前生活已經不能自理。

直到二零零九年在成都女子監獄裏,羅芳一直都是坐在凳子上不能下地行走,冬天裏只允許她喝半瓶開水。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羅芳被強迫洗腦。二零一一年十月底,二監區副監區長廖群芳沒收了她的棉衣、棉褲及所有外套。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犯人構陷羅芳先出手打人,身體虛弱的羅芳被惡警劫持到二監區二樓嚴管組,遭受長達三個多月的迫害。

胡潤蓮,女,大約五十五歲,原樂山市市中區工商銀行職工,第一次被非法勞教一年,第二次被非法勞教二年,第三次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八年十二月第四次被當地惡警綁架,冤獄五年。二零零九年七月劫持到成都市女子監獄。二零一零年過年後,在二監區四樓4─3監室被惡警指使包夾犯迫害:不准睡覺,每天罰站。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胡潤蓮被強迫洗腦,二監區副監區長廖群芳將她的棉衣、棉褲搶走,並將一名女犯送給胡潤蓮的衣物剪碎。二零一二年一月初,胡潤蓮被綁架到二監區的嚴管組迫害。

據知情人士透露,二零一二年七月看到羅芳和胡潤蓮囚禁在成都女子監獄二監區四樓洗漱室遭受迫害。

從二零零九年八月到二零一二年七月,被綁架到成都女子監獄二監區的許多法輪功學員,都被劫持到四樓洗漱室迫害。那個洗漱室門上有一個和門一樣高,大約一尺寬的窗口,全部用一塊黑布遮著。除邪悟者高燕(綿陽的,已減刑回家)和羅世美(米易的)、吸毒犯馬應林(死緩販毒罪,已減刑回家)和吳曉玲(死緩殺人犯)能自由出入外,任何犯人不允許擅自進入,否則扣勞動分十分。洗漱室潮濕腐臭、睡地鋪,不允許未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睡覺。二十四小時由犯人輪班值守迫害法輪功學員。高燕、馬應林兩犯已獲減刑回家。現在惡警又指使罪犯:唐曉霞(搶劫犯)、吳曉玲(死緩殺人犯)、陳加純等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轉化書由專人寫稿,只要在「轉化書」上按手印,就可脫離洗漱室的高壓迫害。

2、攀枝花市法輪功學員溫躍超被迫害

法輪功學員溫躍超,女,四十九歲,原攀枝花市仁和區新華中學教師。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晚上九點多至十一點多鐘,被攀枝花市國保支隊惡警黃湧津、仁和區公安分局惡警崔福利和吳大隊等十多人,用鐵钎強行將出租房門撬開,搶劫了大量的私有財產:電腦顯示屏一台,打印紙幾件,打印墨水幾瓶,大法書籍和用於講真相的錢物等,然後將她綁架到仁和區公安分局審訊室刑訊逼供。

同年七月九日,溫躍超被劫持到攀枝花市彎腰樹看守所,在看守所門口不打報告詞,被仁和公安分局吳大隊暴打後強行拖進看守所內。同年九月十六日,市國保支隊惡警黃湧津、仁和公安分局吳大隊等人,將溫躍超綁架到外提審訊室(仁和區公安分局審訊室)進行迫害。因拒絕回答他們的問題,被市國保支隊惡警孫某某暴打,當時右腿被他踢出了血,臉上、脖子上都有傷痕。同年九月十七日半夜一點多鐘,市國保支隊惡警段青和黃湧津、仁和公安分局吳大隊等人,將溫躍超腳尖離地、雙手反綁吊在審訊室的鐵欄杆上進行迫害。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法輪功學員溫躍超被非法判刑四年,同年四月二日被綁架到四川省成都女子監獄二監區二分隊進行迫害。同年五月中旬,邪悟者高燕(綿陽的)事先擬好「三書」,張加雙(米易的)抱著溫躍超的腰、郭定敏(遂寧的)扳開溫躍超的大拇指在她們寫好的「三書」上按手印,事後溫躍超公開寫嚴正聲明。

二零一零年四、五月份期間,溫躍超不配合惡警照相,被二監區副監區長廖群芳指使犯人將她懸吊在走廊的護欄上照相。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一日,溫躍超被主管迫害法輪功的二監區監區長梁平強行綁架到二樓嚴管組迫害。監區長梁平、副監區長廖群芳、二監區二分隊惡警盧巧霞和魏英多次威脅她:不轉化,別想出嚴管組……。溫躍超在嚴管組睡的是潮濕的水泥地鋪,白天、晚上開著門讓她吹風,每天早上六點罰站到晚上十二點鐘才准睡覺。早上吃一口稀飯,二錢大小的饅頭;中午、晚上最多五錢米飯,遇到吃肉時,惡警就叫女殺人犯黃曉玲和盧繼挑出吃掉。

因溫躍超向成都市住監檢察院寫了監獄迫害法輪功的事實材料,監獄又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時間改為:每天早上六點罰坐到晚上十點鐘才准睡覺。

二零一一年四月中旬,溫躍超不配合惡警的隊列強化訓練,被女殺人犯黃曉玲和盧繼等抬到操場,二監區一分隊分隊長仁靈芝用腳踢她,二監區獄警女打手李學瓊用狼牙棒擊打她的身體。直到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才讓溫躍超離開嚴管組,但仍然睡潮濕的水泥地鋪。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全監獄把沒有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集中起來進行洗腦。同年十月十一日,主管迫害法輪功的二監區監區長梁平指使犯人唐曉霞、吳曉玲、余德紅三人將溫躍超誘騙到二監區的六樓圖書室,把溫躍超按翻在地,唐曉霞用自己的臭襪子堵住溫躍超的嘴,坐在溫躍超的肚子上,她們三人強行扳開溫躍超的大拇指在她們寫好的「三書」上按手印,再背溫躍超回監室,為此溫躍超絕食抗議三天。監獄更換包夾,讓眉山市信用社犯受賄罪的行長文素珍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溫躍超。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五日犯人文素珍通過新聞聯播,知道第二天氣溫要下降到零下六度,就趁溫躍超脫衣服睡覺之際,將溫躍超唯一的一套棉衣褲偷去泡在水裏。事後犯人文素珍又受惡警魏英和廖群芳的指使,沒收了溫躍超的棉衣、棉褲。犯人文素珍還請示二監區二分隊分隊長廖曉紅,在二零一一年整個冬天,將監室門窗打開,強迫溫躍超坐在監室風口,企圖用寒冷來迫使溫躍超「轉化」。

從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五日到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溫躍超一直都被惡警關押在二監區六樓的洗漱間。這期間她們限制溫躍超的正常走動,逢年過節只能吃兩頓飯,限制購買生活用品,開水只允許喝半瓶水。三年多,監獄惡警一直是採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威逼迫害溫躍超。直到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溫躍超冤獄回家的那一刻,惡警廖群芳還威脅道:不寫「三書」回不了家。

奉勸那些至今還在為中共邪黨賣命的人,為了你的家人和自己的未來,趕快懸崖勒馬!善惡必報是天理!誰也擋不住!

附:
四川省成都女子監獄 :諮詢電話028──84898358
寄信地址:成都市龍泉驛區洪安鎮紅光村龍洪路200號 郵編:610109
監獄長:徐剛(男) 寧曉英,(女,三十六歲)
副監獄長:張蓉萍(女)
監獄宣傳科:焦燕(女)
二監區電話:028──84698101
二監區監區長:梁平(男打手)
二監區邪黨政委兼監區長:石侖,男,身高約1.8米,不到五十歲,體闊腰圓、肥頭大耳,專管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監區副監區長:廖群芳(女打手,三十多歲。)
二監區專職迫害法輪功的獄警:魏英、黃慧、李學瓊(手機號13568945059)、
劉敏(專管法輪功學員羅芳)
二監區二分隊電話:028──84898101
二監區二分隊獄警:盧巧霞(女打手,四十多歲,手機號13980872166)
二監區二分隊分隊長:廖曉紅(三十多歲,手機號13880761144,座機號028-89565707)
二監區一分隊電話:028──84898287
二監區一分隊分隊長:仁靈芝(女打手)
二監區一分隊惡警:周某某 (手機號13882119788)
二監區二分隊副分隊長:劉忠樹(女)
二監區二分隊生產股長:鐘茂利
二監區獄警:陳燕、吳濤、許燕、段先秀、李加紅、譚雪梅、荀英、
李俊芳、楊榮書(女,手機15828154152)
二監區二分隊惡人:吳小玲(殺人犯,四十多歲),唐曉霞(搶劫罪)
文素珍(受賄罪,原眉山市信用社行長)
馬應林(四十多歲,死緩販毒罪,已減刑回家。)。
二監區一分隊惡人(殺人犯):黃曉玲、余德紅。
四川省監獄管理局信息中心電話:028-85143641
四川省監獄管理局監督電話:028─86658966 028─86716151
四川省監獄管理局諮詢電話:028─86310849
四川省監獄管理局政治部電話:028─86310851
四川省監獄管理局紀委監察處電話:028─86310863

四川省郵編:610000
四川省司法廳黨委書記、廳長:李仲彬(兼任省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
四川省司法廳副廳長:江金河
四川省司法廳黨委委員、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劉志誠
四川省省委政法委副書記: 張建魁
四川省監獄管理局黨委委員、副局長:遊柱石 向東 張碧貴
四川省監獄管理局勞資處處長:曾永中

攀枝花市郵編:617000
攀枝花市六一零市國保支隊打手:專對法輪功學員酷刑逼供、手段殘酷。
段青,四十多歲,戴眼鏡,一米六八左右,偏瘦。
黃湧津,三十多歲,牛眼睛,身高一米七左右,略胖。

攀枝花市仁和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大隊長:崔福利
外號崔跛子,攀枝花市仁和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惡警、打手,曾經多次嚴刑拷打法輪功學員,手段殘忍,並多次參與抄家、綁架,由他引起的民憤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