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女子監獄及成都警官醫院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九日】(明慧通訊員成都報導)成都市女子監獄位於成都市龍泉驛區大包村(音),原是川西女子監獄,後又改名為濱江監獄;成都警官醫院位於成都雙流機場路附近,對內叫成都市病犯監獄。這兩個監獄系統單位都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

惡警趙紅梅用各種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

在成都市女子監獄六監區,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趙紅梅,為了向上爬,以非常邪惡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被她迫害和被欺騙所謂「轉化」的人特別多。另一惡警是姓文的監區長,此人與趙紅梅狼狽為奸,繫後者的得力幫兇。其間由於趙紅梅二婚生育,曾一度由魏萍代管,所以監管稍松。但趙紅梅返回監區後,迫害又立即變得嚴重起來。

到目前為止,仍然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李曉宇、張佩雲、余自明、姚家秀、高洪香、呂濤、陳志蓮和祝藝芳等,成了監獄惡警們的眼中釘、肉中刺,因此所遭受的非人折磨也最為嚴重。對她們的迫害方式包括由殺人犯和吸毒犯24小時非法監管,不准與任何人說話,不准與任何人有任何形式的接觸。

曾經有一個老年刑事犯看到法輪功學員祝藝芳被迫害得非常嚴重,覺得她很可憐,就在她枕頭下放了兩顆糖,結果被護監查出,惡警把這個老年刑事犯叫到辦公室,問她為甚麼要給法輪功東西吃,並揚言要對她加期,嚇得這位老年刑事犯苦苦哀求。還有一個刑事犯悄悄給了李曉宇兩個桔子,也被惡警所謂警告處分;另一個刑事犯因為幫一位法輪功學員抱了一床被褥而被處罰。

獄警迫害堅定法輪功學員的手段還包括切斷任何形式的經濟來源,即使賬上有錢也不准買任何東西,甚至衛生紙、衛生巾等日用品。因此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解大便都沒有衛生紙,只能用水沖;一個叫鐘群芳的法輪功學員,來例假後由於沒有衛生巾,只能撕床單、布條代用;由於長期吃不飽飯,有錢也不讓買東西,她只為吃一口鹹菜,被犯人把臉都打腫了。

惡警為了達到孤立法輪功學員,達到轉化目的,還採取株連的政策,以各種手段挑起其他刑事犯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一方面凡是給予法輪功學員幫助的刑事犯都會遭到嚴管和扣獎分、延期等處分,另一方面獄警則唆使其他刑事犯對法輪功學員隨意打罵、用惡毒的語言進行人身攻擊和侮辱,造成她們巨大的精神壓力,從而放棄修煉。

部份法輪功學員遭迫害事實

法輪功學員祝藝芳堅持自己的信仰,認為自己做好人沒有錯,也沒有違反任何法律,不是犯人,所以拒絕穿囚服,不在衣褲上打罪犯標記,不喊報告,就被扒光衣服只剩胸罩和內褲,長期被單獨關押鎖在一個人不能站直的小屋子裏,不許與任何人說話,也不准家屬接見,不准通信。5.12大地震當天,轉移時她被惡徒扔在地上強行拖下樓,而且仍不給她穿衣服,為防止他們的惡行敗露,用一床床單蓋住其身體。

由於祝藝芳受到長期非人的折磨,出現全身浮腫,不能行走,肚子脹起出現腹水,後背鼓出一個大包,監獄怕擔責任,先把她送至監獄醫院繼續迫害。祝藝芳認為自己是因為長期迫害才出現的上述症狀,所以在監獄醫院裏拒絕吃、輸不明藥物,抗議迫害,後來監獄將她轉送至成都警官醫院進行藥物迫害,每天4至5個男刑事犯將她手腳捆綁在床上,強行輸不明液體。為了達到加深她肉體痛苦從而迫使轉化的目的,惡徒們毫無人性地任意加大輸液量,每天都要從早到晚輸8個大瓶(1000毫升)和幾個小瓶,持續長達近半年之久。由於液體裏加入了不明藥物,因此輸入人體時極其痛苦,像針刺一樣疼痛。

就在這樣的生不如死的非人折磨下,祝藝芳仍然堅持自己的信仰,堅持做好人沒錯。由於長期的藥物迫害,她的手腳輸液處全部潰爛,邪惡的獄醫就威脅她說:再不配合轉化,就在你脖子的動脈處割個口子直接輸!醫院的獄醫還曾威脅其他法輪功學員說:再不「配合」,就像收拾祝藝芳那樣收拾你!

被非法關押在警官醫院的還有從簡陽女子監獄轉來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胡明英(音),由於拒絕轉化,被強迫做奴工,累的走不動了惡徒就拖著她走,導致腿被摔斷,即使這樣惡徒還強迫她繼續走,不走就在地上拖,最後造成腿部殘疾,只能靠著一個凳子在地上挪著走。醫生威脅說要做手術截肢,她只好同意進行所謂「保守治療」。

從成都女子監獄二監區轉來警官醫院的法輪功學員唐成英由於不「轉化」,被強迫勞動,並用各種招數迫害,導致其全身浮腫,獄警檢查後說是「子宮癌」,被強行做了手術。但她無意中卻聽做手術的獄醫說:(子宮)咋這麼乾淨,啥子都沒有。結果白白挨了一刀。

同從二監區轉來的法輪功學員李玉華也被強行輸液,輸的全身發腫,直至生命垂危,才被允許保外就醫,結果回家三天就含冤離開了人世。

其他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還有成都教師劉輝,一直堅持自己的信仰,被非法關押的四年期間都拒絕「轉化」,結果被多次野蠻灌食,單獨關押,同樣被扒光衣服,只剩胸罩和內褲,大冬天都只能披個床單,期滿後仍然有家不能回,繼續被長期非法關押在成都新津洗腦班。在非法關押期間,洗腦班曾經要求她所在教委去接人,但教委的人和當地「610」(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及派出所為達到長期非法關押迫害她的目的,相互推諉,致使她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長達兩年之久。曾經有一次,由於劉輝不配合,被其中一個陪教用盛滿飯的碗向她砸去,致使其面部被劃破一道大口子。

法輪功學員李曉宇被非法判刑十年,她在黑獄中被長期嚴管鎖在三監區的小屋子內,但她仍然堅定信仰,還寫詩以明志,在地震當天由於不「配合」,被長時間吊銬、折磨。

違心「轉化」者結局可憐

最為可憐的是一些老年法輪功學員,因修煉不紮實,很快就違心「轉化」,有些第二天就舊病復發;有的被惡警利用去當幫教,又去違心的欺騙其他法輪功學員,這樣可以求得身體的輕鬆,可以不幹活,有的不善言辭的則被迫做奴工,如六監區二分隊的楊素芳、黎孟書就是這樣的例子,都被所謂的幫教騙取信任後「轉化」,從此被迫做奴工,一心為了多掙分,多減刑而被榨取勞力。一次楊素芳摔了一跤,造成腦血栓,全身癱瘓。黎孟書後來全身浮腫,說是糖尿病,送到警官醫院輸液,結果越輸越腫。

上述事實只是成都市女子監獄和成都警官醫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冰山一角,望知情者進一步揭露他們的罪惡。在此正告那些協同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人趕快停止迫害,懸崖勒馬,挽回對法輪功學員造成的傷害,為自己贖回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