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義不忘的美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七日】千古以來,中國傳統文化中就有「知恩必報」的教誨,也有許多「知恩必報」的故事,人們一直把這些故事當作做人的美德傳頌。人們也用「恩重如山」來形容知恩、感恩、報恩在做人道德方面的重要,中華傳統文化一直在造就著人們崇尚道德文明的高尚思想。

然而,中共竊取中國大陸統治權以後,借助暴力、階級鬥爭、搞政治運動、紅色恐怖、黨文化洗腦等手段,破壞中華傳統文化,毀滅中華民族敬天信神、崇尚善良的信仰,以假惡鬥來綁架、裹挾、洗腦民眾,使人人為敵、父子反目、師生為仇,中共真正是在徹底把人變壞、把人的道德毀掉。

法輪功叫人修煉真善忍,叫人做好人、做善良的人,許多人修煉後,不僅身體健康、一身病得到了根治,而且,精神境界昇華,無論在社會、在家庭都變成了人人誇讚的好人。可是這種對社會、對民族、對家庭和個人都有益處的事,卻不能為中共所容。中共出自於其邪惡的本性,不僅千方百計控制人的行為,更不擇手段要控制人的思想,它以嚴酷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又為了掩蓋其罪惡利用所有宣傳工具散布謊言詆毀法輪功,煽動民眾的仇恨,並依仗強權千方百計企圖強制改變法輪功學員的信仰,強迫人忘恩負義、昧良心的把好說成壞,把壞說成好。

明慧網刊登了不少大陸法輪功學員的文章,他們不顧中共邪惡的迫害,勇敢的用真名實姓和自己的親身經歷證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這種知恩圖報、恩義不忘的行為、美德,是對「法輪大法好」的證實與見證,也是不畏強權的表現。例如:

四川南充市易小紅,男,四十七歲,家住南充市營山縣十字口街,在武裝部附近經營「足天下」鞋店。易小紅未修煉前患有氣管炎,同時脾氣暴躁,沾染了不少社會不良習氣,修煉法輪功後不但好了病,還脫胎換骨成為好人。在成都進貨時對方多補給他一萬元現金,他如數退還,因為他知道煉法輪功的人要做一個比好人還要好的人,對方老闆感慨:現在哪有這樣的好人,太難找了!(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一月二日報導)

遼寧省東港市王連榮一九九八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滿身都是病,每天離不開藥,經常打針、住醫院。血管性頭痛病一發作,就動不了,一動就噁心嘔吐,只能躺在炕上閉著眼睛,一直靠藥來維持著。被病折磨得經常冒出輕生的念頭。學法煉功不久,一身病竟然全都好了。真的「無病一身輕」了,人精神起來了,心情也好了。體重由原來九十來斤一下增加到一百一十多斤。他按照「真、善、忍」的要求修煉自己,做甚麼事情都想著對別人好,認識他的人都說他變了。很多人都從他的變化中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了解了真相,聽到了大法的福音,也有不少人走進大法都在大法中受益了。(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報導)

楊盛松原在湖北黃梅縣分路鎮中學任教,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煉功前,身患多種疾病,有肺結核、心臟病、神經官能症、胃潰瘍、風濕性關節炎、腰椎病、前列腺炎、鼻炎等,經常頭痛難忍,徹夜失眠,四肢無力,苦不堪言。脾氣變得暴躁,心胸狹窄不能忍耐,無論在家庭還是社會,都很難與人和諧相處。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同時得到淨化,各種纏身的病魔奇蹟般的消失。從此他按照大法實修,淡泊名利,遠離吃喝嫖賭等惡趣,與人為善,發生矛盾時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心胸變得開闊,時時處處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一月五日報導)

再如:北京海澱區五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侯永春女士,重慶市合川區婦女皮中、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南口前鎮耿家堡六十八歲鄭洪英老人等,他們修煉法輪功之前身體都一直不好,被全身的各種病折磨的苦不堪言,連家務都做不了,修煉法輪大法後一身的病痛不翼而飛,真的是無病一身輕,身體健康了,心情開朗、道德水平不斷昇華,家庭也和睦幸福了。(據明慧網報導)

可是,中共流氓集團卻要強制迫害、摧殘這些修煉法輪功的好人,企圖通過強制手段把他們變成忘恩負義、出賣恩人的壞人,強迫他們不修不煉法輪功,讓他們不講真話說謊話,不讓人做好人,這樣的黨還不是邪惡的嗎?

中共詆毀真善忍,不能理解修煉人的高尚思想境界,是因為中共喜歡假惡鬥,骨子裏是「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的無法無天的邪惡思想。因此中共在它企圖管天、管地、管人的思想的狂妄變態心理作用下,操縱媒體大搞輿論洗腦,灌輸假惡鬥的黨文化毒素,企圖奴役、控制人的思想,妄想把中國人變成馴服的黨奴。

更惡毒的是,中共以所謂「法制教育」、「思想教育」的名義,大量舉辦非法洗腦班,利用一幫惡徒在全國範圍內綁架監禁眾多法輪功學員,採取強制灌輸謊言、威脅恐嚇、圍攻逼談、暴力毒打、酷刑折磨、親情誘惑等種種非法手段和卑鄙伎倆,強迫人放棄信仰,摧毀人的良知、扭曲人的人格。

比如黑龍江省五常市洗腦班頭目付彥春,過去就是個地痞無賴,當地人都說他妻子就是被他打死的。付彥春對剛被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的開場白就是:「你可以出去打聽打聽,這裏不是沒整死過人!死也白死,算自殺,這是政策!」這個洗腦班所使用的酷刑有「上大掛」、「大字形吊銬」、電擊、暴打等。

又如甘肅蘭州龔家灣洗腦班,對堅強不屈的法輪功學員最常用的手段就是將法輪功學員關禁閉,雙臂反背吊銬在鐵門柵欄上,面朝裏,背靠鐵門,往上一吊就是十天半個月,最長達三個月之久。

如法輪功學員劉植芳,由於長期吊、背銬,二零零五年七月被折磨致死。二零零五年七月,法輪功學員李冬梅被吊銬六天六夜;韓仲翠背銬四十五天;孫建峰背銬五十二天;張榮背銬七天七夜;陳淑嫻雙手反銬半蹲式背銬在鐵製床頭上,被銬了兩天一夜,沒過幾天,又被銬了一天一夜。二零零七年十月,牛萬江被吊銬八十一天,孫建峰吊銬七十二天,汪彩霞十四天,孫蘭萍三十七天,張春蓮二十四天。

因長期吊銬,法輪功學員雙手、雙臂甚至全身浮腫,痛苦不堪,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吊銬在鐵門上,整個人被懸空,只是腳尖著地,胳膊失去知覺,腿腳腫脹、發紫、發黑,鞋穿不進去。有的法輪功學員大冬天被迫光腳站在水泥地上,惡警還往被吊銬學員頭上澆冷水,打耳光。

被「六一零」抓進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都是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各階層的善良民眾,他們中有童叟無欺的個體經營者,有不收紅包的醫生護士,有清廉的政府公務員,有優秀的工程師、教師。如上面提到的被甘肅蘭州龔家灣洗腦班迫害致死的劉植芳,是蘭州豫劇團演員。另一位於二零零八年九月被該洗腦班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錢世光,是中國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高級工程師。

法輪功使所有的真正修煉的人身心健康,道德高尚,把真修者從苦難疾病中解救出來,變成一個個身體健康、心靈高尚、對社會和家庭都有益的好人,他們受益無窮又怎麼會忘恩負義、昧心的說法輪功不好呢?像這樣受益於法輪功、受益於李洪志老師的人,像這樣一群獲得健康後一心要做好人的人,怎麼能順從屈服於中共的高壓和強權而昧著良心反對法輪功呢?怎麼會聽從中共教唆、欺騙、煽動,做出對不起法輪大法和李老師的言行呢?又怎麼能不真心的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呢?!

看看明慧網刊登出來的每一個大法弟子證實大法的實例,都真實的表達了法輪功弟子對法輪大法的弘揚和讚頌,也是對中共謊言欺騙和邪惡行徑的曝光和揭露,相信每一個人都會從中得到啟示,會明白事實真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