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見家人」的背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日】被中共非法關押在監獄裏的法輪功學員的親屬在探視他們的時候,警察往往說,法輪功學員不願意見家人。「不願見家人」的說辭背後隱藏了甚麼?

在山東濟南女子監獄,二零零四年時,獄警把六十一歲的梁素娥、五十五歲的梁鳴鳳從老年組調到了青年組,每天從事二十個小時的高強度勞動。家人去看她們,獄警就推辭說她們自己不願見。這個案例說明,獄警阻止法輪功學員接見家屬的目的是怕監獄裏的超強度奴役勞動被曝光。

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五十多歲的河北赤城縣樣田鄉石灰窯村法輪功學員蔣素花,被綁架到了縣看守所,說是拘留半個月。家屬多次去看望,但惡警們卻不讓見,理由也是說她本人不願見。半個月拘留到期後看守所仍不放人,也還不讓家屬會見。直到二月二十六日,一個親戚去縣醫院買藥時,偶然發現蔣素花正在縣醫院搶救,趕緊把這一消息告訴了她的家屬,這樣家屬才見到了她。但此時的蔣素花已昏迷不醒,血壓高壓30,低壓測不出來,縣醫院已無能為力了。看守所的警察看到家屬來了,趕忙撒手,將奄奄一息的蔣素花推給了家屬。當天親屬就把她轉到了張家口市醫院。醫生從她肚子裏抽出的都是血水,並且都是已凝固的黑紫血。她腦後還有一處沒頭髮的包,一隻胳膊抬不起來,身體一側有一處已壓得腐爛了。三月三日深夜一點,蔣素花離開了人世。醫院檢查證明,蔣素花是被毒打致死。

這個案例說明,惡警阻止家屬會見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目的是怕他們對她使用的酷刑被曝光。

有時獄警不讓家屬探望,採用的手段非常卑鄙,我們看下一個案例。

在黑龍江哈爾濱女子監獄,為抗議惡警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與虐殺,二零零四年八月,八監區的十二名法輪功學員開始集體絕食。獄警為使絕食的學員吃飯,想方設法弄到學員家人的電話,再三讓家人來做工作。還對法輪功學員揚言:「你們折騰我們,我們就折騰你們的家人。」家裏來人獄警就要錢,三百、五百不等,還讓家人簽字:後果自負。為了欺騙學員家屬,她們想方設法不讓學員與家人見面,騙家屬說法輪功弟子不願見家人。有的家屬來了她們也不告訴法輪功學員。

這個例子說明,獄警將法輪功學員的家屬騙來,不但騙他們的錢財,還推卸迫害的責任。他們當然不敢讓家屬會見法輪功學員了,因為親人一見面,邪惡的陰謀也就破產了。

而有的獄警所採用的手段不但卑鄙,還非常的惡毒,獄警們不但不讓法輪功學員見自己的親人,還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更嚴酷的毆打和折磨。我們看下一個例子:

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是河北省唐山市開平勞教所規定的親屬接見日。法輪功學員李志民的丈夫、婆婆、弟媳一行五人來看她。聽說李志民的家人來看她,惡警就將李志民帶到一個辦公室裏。惡警陸海存狠狠地用左手卡住李志民的腮幫子,嘴裏不停地罵著:「你婆婆來你都不見……」明明是他不讓李志民見自己的家人,還反過來說李志民不願見。同時右手猛擊李志民的腦袋,直到把她打得昏倒在地。等李志民醒來後,陸海存又把她捆在椅子上,還給值班警察打電話:「叫他們家屬別走,再等一會兒。」意思是李志民不願去見家人,而他在做李志民的工作。另一個警察則跟李志民的丈夫說:「我再去說,讓她來見。」這不純粹是騙人嗎?這個惡警是明知道李志民正在被毒打著的,被打的那個慘樣,他們敢讓她的家人看到嗎?表面上裝好人,轉過身來就兇相畢露了。陸海存在打完李志民之後還揚言:「誰打你了?誰看見了?」

在這起中共惡警為了掩蓋罪惡而惡意阻礙法輪功學員會見親人的案例中,中共惡警殘暴和欺詐的嘴臉淋漓盡致地表現了出來。在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的迫害中,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只是因為堅持信仰,按「真善忍」做更好的人,同時向周圍的民眾講述法輪功教人向善、使人身心受益的真相,就被中共投入監獄。他們只是行使最基本的信仰和言論的權利就遭冤獄迫害,與他們的父母、配偶、孩子分離,他們怎麼會不想見家人呢?有些中共惡徒甚至還造謠說:他們修煉法輪功都沒有人情了,沒有人味了,根本不想見你們。誰沒有人情?通過上述的案例我們不難看出,是中共惡徒喪失人性,使這些無辜的好人無法與家人團聚;是中共惡徒沒有人味,使法輪功學員的家人遭受痛苦。我們都應該譴責、抵制中共的反人性的惡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