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怎能不寫在史誌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日有一則消息,說的是一個縣在編寫《地方誌》時,這個地方志的主編講:「絕對不能在志稿中出現『六一零』和法輪功的文字,國際上在批評中國人權,這個事不能寫在史誌上。有的地方的稿子中就因為出現法輪功的文字內容,報上去被打回去全部重編。」

「志者,記也」。清代章學誠言:「百國春秋,實稱方志。」國家修史,地方修志,史誌是記載邦國或者郡縣的史書,所以備一方之記載,目的無非是「達道義、通古今、表功勛」,風土有記,功過有錄,以史為鑑,造福後代。所以記史修志者必須秉筆直書,客觀公正,方能記錄下真實的歷史以供後人借鑑。在古代中國,因為有像晉國的董狐和齊國太史三兄弟那樣視忠於史實為天職,強權暴力都不能使之屈服的史官秉筆直書,才能夠為中國乃至世界留存下五千年的完整信史。

而流氓起家的中共,以謊言和暴力維繫著岌岌可危的統治,短短六十年歷史,就殘害了八千萬善良的中國人,摧毀了國人敬天愛人的傳統美德,斬斷了五千年文脈的薪火相傳,壞事做絕,自然最聽不得真話,最害怕見到真相,又怎能允許人們直書它的歷史呢?

為了歌功頌德,中共這些年有在縣以上的行政機構編寫本地或本部門史誌的慣例。一個縣的《地方誌》所寫的內容不外乎本縣所發生的一些大事,當然也包括各個部門的設置及主要領導的姓名,以及這些部門的職能等。那麼對中共言聽計從、極盡迫害之能事的「六一零」,為甚麼連地方的史誌上都不敢出現它的名字呢?中共江澤民集團調動整個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進行打壓,而且持續十多年,這樣的大事怎麼不能記錄在史誌上呢?

其實說來並不奇怪,之前中共在聯合國和被海外記者提問時都斷然否認六一零辦公室的存在,而且為掩人耳目將六一零辦公室屢次更名,這是因為中共對六一零的違法性是心知肚明的,所以雖然每一個迫害大法弟子的案例中都有六一零的幢幢鬼影,就是不敢讓它在光天化日下現形。可憐那些被謊言蒙住心竅的六一零人員,為了利益罔顧天理與良心、拒聽善言忠告,最後甚至賠上自己身家性命,而中共自己都羞於承認它。我們從另一個角度看,中共在傳達迫害法輪功的命令時,一貫做法就是不留文字,口頭傳達,其實也是為了避免留下罪證。所以它怎麼可能讓史誌記載下那些滔天罪惡?當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大白於天下時,這些所謂的功勞不正是它們的罪證嗎?

「六一零辦公室」,全稱「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 因為成立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而得名。是專門迫害法輪功自上而下逐級設立的非法機構,類似於四十年前的「中央文革領導小組」及德國納粹的蓋世太保。隨著它諸多罪行在國際社會上曝光,中共將臭名昭著的「六一零」更名為「防範辦」、「綜治辦」、「維穩辦」等名字。十二年來,它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操控各級喉舌媒體對法輪功誹謗誣陷,斥巨資在全國成立洗腦班,操控公、檢、法、司,凶殘迫害法輪功學員,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數萬人被判刑、勞教,得到證實的有三千四百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絕大部份死於公檢法的酷刑折磨:懷孕的法輪功學員遭強行墮胎,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注射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遭受高壓電棒電擊、釘竹籤、老虎凳等上百種酷刑,零六年經證人曝出法輪功學員在秘密集中營被活體摘取器官,手段極為殘忍,被稱為這個地球有史以來最怵目驚心的罪惡。

那麼,是否這些罪惡不寫進史誌就能夠逃避歷史審判和追究了呢?當然不是!無論中共今天如何歪曲事實,顛倒黑白,可是時過境遷,歷史必然要還原它本來的面目。文革中的打砸搶份子在當時是何等的風光,可是文革一過,多少昔日的紅人轉瞬成為階下囚;有的甚至被秘密處決。中共對其爪牙都能如此卸磨殺驢,中共倒台之後呢?哪一個政府會容許迫害真、善、忍的惡人逍遙法外!《地方誌》是否記載「六一零」和參與迫害者的罪惡並不重要,中共連整個中國歷史都能夠篡改閹割,它自己的歷史更是隨意偽造,它寫的甚麼史誌誰會相信!就「六一零」及中共惡徒迫害法輪功的罪惡來說,海外的「法輪大法明慧網」、「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法網恢恢」、「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等社團和網站,已經將中國各地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悉數收集在案。這些資料已經引起舉世的關注,這些真實的事件已經構成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實歷史,它們的存在才是高懸在惡徒們頭上的法律利刃。

中共中央「六一零」頭目羅幹、周永康及許多省市的「六一零」頭目相繼被告上國際法庭,最終難逃正義的法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西班牙國際法庭做出了一項史無前例的裁定,決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江澤民、羅幹、賈慶林、吳官正、薄熙來五名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元首。另有近二十多個國家對江澤民等人的起訴也已經展開。很多積極充當迫害先鋒的中共高官要麼被部份國家限制入境,要麼膽戰心驚,唯恐出訪時接到法輪功學員的訴狀。

同時我們注意到另外一個現象,雖然中共嚴密封鎖消息,但全國各地「六一零」頭目意外暴死或患絕症的消息不斷傳出, 僅海外明慧網上關於「六一零」人員遭惡報的報導就有近五百條之多,六一零頭目劉京已經罹患癌症,許多地方的「六一零」正副頭目雙雙死亡,因其多發性和普遍性,人們稱「六一零」是死亡職位,普遍認為是作惡招來的惡報。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山東萊陽公安局「六一零辦公室」主任於躍進突發腦溢血死亡,年僅五十四歲,據悉於躍進自九九年升任「六一零」主任後,帶手下四處綁架法輪功學員,從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九年,於躍進開辦洗腦班長達九年,親自動手毒打法輪功學員,如揪住年輕的眼科醫生馬青春的頭髮,狠扯,打頭、臉、胸部,邊打邊嚷:「我整死你。」

海南省定安縣「六一零」主任王忠俊,曾叫嚷:「你們說報應,報應在哪?我抓了你們不少人,我還是瀟瀟灑灑、白白胖胖,沒看到有報應。」此言不出一個月,他的獨子在廣州因液化氣泄漏中毒身亡,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他妻子跳井自殺身亡。就是明顯的一人作惡,殃及家人的惡報。

這樣的事例還有許多許多,湖北黃岡市首任「六一零」主任張石明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三日突發心肌梗塞身亡,年四十八歲;第二任「六一零」主任王克武患了肝癌,於二零零五年清明節前三天死亡。

內蒙古牙克石市「六一零」主任李群死於癌症。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八日,吉林省梅河口市「六一零」主任王福年和「六一零」成員周某、劉鵬等去抓捕法輪功學員。途中車翻入橋下,王福年、劉、週三人當場身亡,另一人受傷住院。

甘肅省慶陽縣「六一零」主任門懿鏡、白維權,於二零零三年一月八日外出做迫害法輪功的強制「轉化」工作時翻車,雙雙身亡。

這個邪惡的六一零非法組織,從一出生就是見不得人的怪胎,它就像中共軀體上一個致命的惡瘡,醜陋不堪到連中共自己都不得不處處遮掩,十二年來罄竹難書的累累罪惡既危及其成員的生命,又加速了中共的解體滅亡。

善惡必報,六一零成員因為瘋狂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民眾而受到國內、國際社會的嚴厲譴責, 又因為作惡多端到神人共憤,恢恢天網和正義的人間法網都在一步步向它逼近,這個肆虐中華大地十二年的恐怖組織被圍剿清算的日子已經指日可待。

許多中共高官和富豪將資金挪移到海外,持外籍護照,為出逃「時刻準備著」。還有人開始為自己留後路,私下整理收集文件,以證明自己的無辜,是被中共強制執行「六一零辦公室」迫害大法弟子的命令。大陸有些地區上級「六一零」已經開始責令縣級以下「六一零」緊急內部收回自一九九九年對法輪功非法迫害的所謂一切相關文件和資料。很明顯,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走向眾叛親離的窮途末路了。

今年二月,香港《前哨》雜誌報導了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自認告白,文章的題目是《江澤民終生後悔的兩大事件》,其中一件就是鎮壓法輪功。據知情人透露,江澤民是在私下以自己子女的口吻,親手寫了幾篇《回憶父親》之類的文章,準備在自己氣絕之後用子女的名義發表,目的就是為了推卸他迫害法輪功的責任。

連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都在為自己身後免遭清算謀劃抽身了,也難怪地方政府在編寫史誌時刻意要把這一段歷史掩蓋。可是那能是掩蓋得了的嗎? 古時的許多帝王勤於修身、謹慎治國,唯恐在歷史上留下敗筆和罵名,就是因為歷史像一面最公正無私的鏡子,魑魅魍魎絕對照不出正人君子的模樣,一個將邪惡殘暴一以貫之的政黨,卻想在歷史上萬古流芳,怎麼可能?!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天地間的浩然正氣才是主導,河山造化豈是壞人逞兇的舞台;歷史的如椽巨筆,怎容邪惡小丑隨意塗抹。「當其貫日月」、「凜烈萬古存」的只能是那些無懼生死、維護真理正義的代代英傑。當歷史的紀元翻開新的一頁時,那些不知悔改的迫害者則會成為未來人銘記在心的深刻教訓,而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