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小學生家長的憂慮與見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我的童年是在五、六十年代度過的。生活雖貧困,可天性仍然善良。當學了《白毛女》這類課文後,我們非常同情窮人、痛恨欺壓窮人的人,對地主、資本家等所謂「階級敵人」產生了刻骨仇恨。後來才知道這些故事是中共蓄意編出來煽動民眾,搞階級鬥爭用的。

抗日戰爭期間共產黨和日本人勾結販賣鴉片,那二萬五千里長征其實是失敗大逃亡,並不是甚麼為了「北上抗日」。我們竟然相信了謊言,把紅軍過雪山草地、八路軍南泥灣大生產視為「英雄壯舉」,把共產黨當成了「民族的大救星」。

當年學校、老師積極配合共黨的謊言,灌輸給學生的都是階級仇恨,幫助中共完成了十來年改造一代人靈魂的所謂「教育工程」。沒想到,文革中,老師成了中共鬥爭的對像,學生按老師昔日的教導「聽黨話,跟黨走」,揪鬥校長、皮鞭抽打老師,開水燙,剃陰陽頭等等,極盡侮辱、折磨之能事。老師對「教育工程」的忠心,換來如此厄運,真是自食其果;在學生的人生中也留下了「文革暴徒」那抹不掉的恥辱。

歷史的悲劇沒有過去,我們的孫輩又重蹈覆轍。人教版小學六年級上冊《品德與社會》第七頁寫道:「小學五年級的學生劉思影,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在媽媽的帶領下,來到天安門廣場,點燃身上的汽油自焚……」

難道國人在當權者眼中都是弱智、好欺騙,還是作惡者肆無忌憚慣了?這種拙劣的謊言竟濫用來欺侮純真的孩子。先不說法輪功是絕對禁止殺生和自殺的,就從母親的天性來說又怎會騙自己的女兒去自殺?

眾所周知,「自焚事件」疑點重重。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美國《華盛頓郵報》發表《自焚的火燄照亮了中國的黑幕》一文,郵報記者親自到劉思影和媽媽劉春玲的家鄉河南開封實地調查,鄰居們說從來沒有人看見過劉春玲煉法輪功。中央電視台關於自焚事件的報導充斥著拙劣的造假。二零零二年一月,北美中文新唐人電視台製作了揭露「天安門自焚騙局」的紀錄片《偽火》,於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八日榮獲第五十一屆哥倫布國際電影節榮譽獎。

中共的教科書誣蔑法輪功,是非顛倒,令人震驚。眾所周知,九九年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之前,法輪功修煉者已上億,他們普遍身體健康,道德昇華。修煉者在實踐中體會到了法輪功的神奇與美好,是更高的科學。國家體育總局官員及一些中央領導都專門組織人員進行了廣泛調查,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

二零零九年,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稱,中國大陸一個民間組織發表研究報告指出,大陸中小學教材中存在一些錯誤。目前使用最廣的三種版本的小學語文教材,都存在多篇內容失實的文章及常識性錯誤。例如:「愛迪生救媽媽」、「陳毅探母」、「我的戰友邱少雲」等。這些教材普遍存在「經典的缺失、兒童視角度缺失、快樂的缺失和事實的缺失」的嚴重問題。

「非聖書,屏勿視」,古人留下警言,不能讓孩子受不良信息的污染。今天的教育者就更不應為了甚麼目的、甚至為了政治目的灌輸謊言,因為其「敝聰明,壞心志。」

中共搞「假惡鬥」幾十年,誠信坍塌,給中華民族帶來深重的災難,現在我們正承受著各行各業造假帶來的無窮禍患。一旦這一茬茬的孩子們明白了在大是大非問題上被自己最信任的學校、老師所欺騙,該是多失落,又會多怨恨?如果他們放棄了對人生和社會的正確信念,隨著道德下滑的世風隨波逐流,也效仿著用謊言欺騙,那我們的民族就徹底完了。

人分不清正邪善惡,就將失去理智,以致仇恨真理、踐踏善良。而錯誤的行為會毀掉自己美好的人生。縱觀古今中外諸多著名的預言,都談到了當今人心失控,道德衰敗,災多難大。

法輪大法的出現,使人心迅速淨化、社會道德回升,引領人回歸正道,這是人類久遠的期盼與希望。

那麼,學校公開向學生灌輸這些誹謗之辭,是想達到甚麼樣的「教育」效果?

教材的編輯、審查與使用權,一直牢牢的掌握在中共手裏。即所謂的「教材編寫的行政化」、「教材內容的意識形態化」。學生所學的語文、政治、歷史、經濟、科技、生物等課程,都在直接或間接的宣傳著「黨的思想」,都在和黨「在思想上保持著高度一致」。當前的教育體制,雖然喊的是強調個性發展、鼓勵獨立思維的素質教育,其實是不折不扣的應試教育。因為共產黨要求「統一思想」,就是要求學生按照其政治「標準答案」去思考問題,而不希望學生獨立思考問題。無論是從中考、高考對考生的錄取,社會上用人單位對從業者的素質要求,還是對教育工作者的考核,無不把對學生的素質教育指向硬生生的應試教育。維繫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的中國傳統文化已經被「黨文化」所代替,這時候的教育者與被教育者,都已經成了「馬列子孫」,而不再是「炎黃後人」。孩子們賴以成長的教材,一直是中共實施它對孩子們洗腦的工具。

中共點燃劉思影等人身上的「偽火」,是為了打擊異己,實施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的陰謀,為其大肆鎮壓鳴鑼開道,炮製一些子虛烏有的「受害者」,愚弄和綁架孩子們的思維,為其維持長期的暴虐專政奠基。中共在中小學教材中的其它造假,都是為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塗脂抹粉,讓孩子們成長為中共未來的「馴服工具」。

韓愈在《師說》中說:「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為人師表的老師應該真正地對學生負責,把歷史的真相、事實的真相告訴學生,讓學生擺脫謊言的毒害,知道甚麼是善良、甚麼是正義、甚麼是邪惡,知道怎樣尊奉天理做一個好人。

可是,現在的為師者大多不具備傳道之能、無「正道」可傳。因為許多身為老師的都不知道歷史的真相、事實的真相;即使知道真相,也無勇氣去告訴學生這些真相。

在應城市雙環學校,我們聽說有一位德才兼備的好老師由於在課堂上向學生講真話而遭受中共無端的打壓。這位老師叫陳青枝,一九八八年畢業於華中師範大學地理系本科,是應城市雙環學校高級中學地理教師,在雙環學校從事中學地理教學二十年。陳老師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待人真誠、善良,工作認真、負責,兢兢業業,耐心輔導每一個學生,教學效果受到學生、家長、領導的好評。她因不忍心看著學生被謊言毒害,在課堂上向學生講「天安門自焚騙局」等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惡人誣告。教育局局長龍暉多次設計陷害陳青枝。二零零七年八月,應城市所有農村高中歸並到城區,農村高中教師通過市教育局組織的考試進城教高中,教育局局長龍暉為了阻撓陳青枝進城教高中,故意用政史試卷「考」地理老師,參加「考試」的地理教師只有陳青枝被落下。龍暉以考試為幌子掩蓋了迫害陰謀,龍暉自己承認是迫於應城市政法委和六一零的壓力而為的。

二零零八年七月,教育局第二次通過說課和試講的方式招錄農村高中教師進城教高中,龍暉仗著政法委和六一零撐腰,誣陷有口皆碑的好教師陳青枝,不准她參加考試,致使陳青枝第二次失去進城教高中的機會。龍暉還多次說:「叫你不要在課堂上講法輪功,你為甚麼還要講?!多次給你機會你不改!」「寫個保證就讓你教高中。」教育局副局長王先超說,「你到法院去告我們!」當時的教育局人事股股長左想海說:「你想通了,哪兒都可以去。」龍暉僅因為信仰,硬生生地把一個優秀的高級中學地理教師冤在雙環學校(由原來的中小學變為小學)四年的時間,浪費人才,浪費教育資源。雙環學校校長張慶權多次威脅陳青枝,要把她趕走,不准她上課,不准她評先進。在中國,講真話就要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

今天,中共污衊法輪功的謊言,隨著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已經一個個地被揭穿,江澤民及其同伙因迫害法輪功已在全球三十個國家被控告。我們當地不少出境觀光的人看到外面到處都有法輪功學員自由修煉的身影,頗有感慨:原來只有中共才不准煉法輪功啊!原來「自焚」是假的呀!

在此,我奉勸所有的學生家長:孩子如凌風的小苗,心如蓓蕾一般嬌嫩,需要我們家長,特別是學校、老師細心呵護。在當今的中國,我們做家長的做不到「孟母三遷」,無法給孩子選擇一個沒有黨文化的學校,但是我們能做到看一看轟動全球的奇書《九評共產黨》,多了解歷史真相,把事實真相告訴我們所摯愛的人們──孩子和老師,這樣我們大家就有希望擁有光明、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