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蘇軾《書劉庭式事》有感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宋代蘇軾曾於元豐六年(1083年)作散文《書劉庭式事》,記友人密州通判劉廷式的故事。當初劉廷式未及第時,議娶鄉人之女,尚未行納幣之禮。廷式及第後,此女因疾雙目皆盲。女家不敢重提舊事,勸廷式納娶另一個女兒。然而劉廷式不負前言,娶盲女,與之偕老。盲女死後,廷式逾年不肯再娶。

蘇軾聽說此事,與劉廷式有段對白,譯作白話文,大意如下:蘇軾問:「哀生於愛,愛生於色。你娶了盲女,與之偕老,是為了‘義’。然而愛從何生,哀痛從何處來的?」庭式回答:「我若因色而生愛,因愛而生哀,那麼色總有衰竭,愛和哀也就都忘卻了。是不是街市上倚門賣笑,以眼目挑動者都可以娶為妻子了?」蘇軾深感其言,說:「你將來是功名富貴人啊。」蘇軾又對其他人說:「庭式若不富貴,也會得道。」後來果然聽說,劉庭式在廬山中,「監太平觀,面目奕奕有紫光,步上下峻坂往復六十里如飛,絕粒不食已數年矣」。

讀罷此文,不禁喟然長嘆。散文所記之事,距今一千年,然而人心已大變,儼然天上地下。古人講恩義,講德行,即使有情,也須符合道。人之色、欲、貪念,棄之如敝屣。不只夫妻之間,君臣、父子、友人,莫不如是,皆講道義。今人的生活準則怎樣了,對是非的判斷怎樣了,即使不敘述於筆端,人們都可以看到其中巨大的差距。

法輪大法李洪志師父在二零零四年《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中對自己的弟子講到:「現在的人哪,把情看的很重,可是情是個最不可靠的東西。你對我好了我就高興,你對我不好了情就沒了,這東西能可靠嗎?能用情來維持人的婚姻嗎?人哪,除了講道義之外,夫妻之間還有一個恩呢。作為女人來講,她的一生都交給你了,男人就應該想到這個女人一生交給我了,我得對她負責任。夫妻之恩,這個東西現在人不懂得了,也不講,當然現在也不是這個社會狀態,我也不這樣要求。作為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好一點,儘量不要出現這些事。」

法輪大法使人向善,即使未修煉的人也能感受到李洪志師父所講道理的純正。

古人恬淡怡然,更接近於道,即使從最簡單的事物裏也能感受到快樂,一草一木,一松一泉。今天的人雖然物質豐富,然而縱慾忘形,追尋刺激,得到再多也很難滿足,活的不知怎麼活。伴隨著物慾的追求,人的道德急速下滑,亂倫、同性戀,整個社會的淫亂使要找個純粹的女孩都很難。

悲哉!一千年的差距如此之大,大危將至前的亂象莫過於此。若還能記住些許古人的當初,導正自己的言行,抵制亂世的誘惑,誠所謂「功名富貴人也」,必有好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