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東港市惡人惡報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東港市惡人緊隨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十幾年來,換來的是惡報連連,毀了自己,殃及家人。

一、二十七個惡人的報應

原黑溝鄉(後改叫黑溝鎮)派出所所長安利勇、副所長陳福才、惡警于慶利迫害法輪功學員劉美榮。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日早晨七點左右,劉美榮與家人正在蔬菜大棚裏採摘成熟的草莓果。黑溝鄉派出所幾乎全體出動,安利勇、陳福財、于慶利、劉強等人衝進蔬菜大棚,強行綁架劉美榮。他們無視做人的道德,把劉美榮家滿棚即將上市的草莓踏成了平地,直接損失達三千多元。劉美榮強烈抵抗他們這種流氓土匪行為,惡警陳福財、安利勇、于慶利就暴力毆打劉美榮。陳福財撒野般的給劉美榮戴上手銬,而後拽住銬在劉美榮手腕上的手銬往死裏拖劉美榮,手銬勒進肉裏,劉美榮被拖得昏死過去。圍觀的村民見陳福財太無人性,太殘忍,就央求他不要再拽手銬拖劉美榮。有一好心村民向陳福財做擔保,陳福財才將手銬鬆開一點兒。劉美榮的小姑子質問這些惡警為啥隨便抓好人,安利勇立即威脅其小姑子,說:「你再敢說一句,我連你一起抓走。」

劉美榮還在昏迷當中,被家人背回家裏。安利勇給孤山公安分局打電話,一小時左右,孤山公安分局以劉賓海為首的八、九名惡警分別開著小汽車和麵包車趕到劉美榮家。此時,劉美榮還沒完全甦醒過來,安利勇又打電話給東港市公安局,回頭安利勇說:「上邊有令,死了也要拉到東港。」陳福財又強行將劉美榮從炕上拖到地上。惡警一窩蜂的將還沒完全甦醒的劉美榮抬上了麵包車,拉到了東港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九日晚十點多鐘,在公安局政保科長(現國保大隊長)王潤龍的指揮下,黑溝鄉派出所所長畢希松、副所長陳福財與于慶利、劉強等多名惡警,包括開車司機,由臥龍村惡人王明山領路,非法闖進法輪功學員裴勝敏家綁架裴勝敏,同時進行非法抄家。當時裴勝敏在家正看書學法。惡警空手而歸,甚麼也沒抄到。最後以大法師父的經文作為「證據」將裴勝敏綁架。

在此之前,這幾名惡警與小甸子惡警張貴琦、王興江、王遠軍、范同良等合謀綁架了小甸子鎮曹家三名法輪功學員和黑溝鄉的王新鳳、王秀麗等人。在黑溝鄉派出所裏,裴勝敏還看到惡警于慶利將小甸子鎮的三名法輪功學員打得滿臉是血,曹家兒子的牙齒全被打鬆動了,冒著血。惡警們抓捕法輪功學員的途中,警車瘋狂行駛,在黑溝鄉地段撞死了村民家的一頭驢,惡警向村民賠償一千多元錢。王新鳳就此事給他們講「善惡有報」的天理,正告他們這是上天對你們的警示。惡警于慶利聽後,不但不反省自己所犯的罪行,反而惱羞成怒,將自己腰上捆的皮帶解下來,用皮褲帶狠毒的抽打王新鳳,嘴裏還罵一些下流話。

看看上天給二十七個惡人的報應:

一、二零零九年大年初一,黑溝鎮派出所所長安利勇惡行禍及家人,其妻於突發腦溢血死亡,年僅四十八歲。

二、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黑溝鎮派出所惡警陳福財騎摩托車行駛到東港石山大橋時,與對面來的三輪機動車相撞,人被撞到地上之後,又被後面疾駛過來的大卡車從身體上面壓過。卡車的轂轤分別從頭部、腿部壓過去,死狀慘不忍睹。

三、二零零九年底,黑溝鎮派出所惡警于慶利惡行禍及家人,其妻服毒自殺死亡,年齡在五十歲左右。

四、五、黑溝鄉土城村治保主任張偉、村長盧祖生,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輪功遭受迫害以後,緊緊跟隨邪黨,脅迫鄉政府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書記孫勝德迫害法輪功學員王學忠(土城村小學教師),強迫王學忠寫放棄修煉法輪大法的「保證書」,以各種方式多次騷擾迫害王學忠。王學忠後在邪惡的騷擾迫害中離世了。兩年後張偉在河水中洗澡時溺水而死,年僅四十歲左右;盧祖生二零零四年前後得腦癌死亡。死時五十歲左右。

六、黑溝鄉主管迫害的繼任副鄉長劉安康,一心想從迫害法輪功中撈取資本,升官發財,因此迫害法輪功非常賣力。不久後重病在身,無法上班。

七、原東港市黑溝鄉政府邪黨委副書記孫勝德,積極追隨惡黨迫害本鄉的法輪功學員,他利用職權,每年挪用鎮政府公款給其小舅子隋國軍,讓他夫妻倆監視、舉報法輪功學員劉美榮。劉美榮幾次被迫害都是他們惡意構陷的。二零零七年,孫勝德在與鎮政府其他人的權力相爭中,被趕回家。當地村民對他的為人非常氣憤,把他家的草垛也給點著了。

八、龍王廟派出所惡警孫文革(後調到馬家店派出所)多次參與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給其講真相不聽。二零零四年八月孫文革一人騎摩托車在馬家店鎮的公路上與五十鈴拖拉機相撞。被人抬到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九、龍王廟派出所惡警王延平自1999年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後,多次參與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多次給他講真相他不聽。二零零零年脅迫宋小河到北京抓捕東港市在北京證實法的法輪功學員,給法輪功學員劉延俊、張海等人上刑,酷刑逼供。劉延俊被打得半身不遂。長期監視迫害法輪功學員劉延花,幾次綁架迫害劉延花與其他法輪功學員他都參與。二零零五年患胃癌做了大手術。

九、新興區公安分局局長佟成運,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法輪功學員劉延俊被迫害入獄,佟成立是直接參與者。後調看守所,仍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十月,因經濟犯罪而被「雙規」。

十、東港市法院法官魏殿東,二零零七年至二零零八年底,以東港市公檢法合謀捏造的事實對四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法輪功學員家屬抗議他們的非法行為,質問他為甚麼不通知家屬、不開庭,隨便偷偷給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魏殿東大吼:「願上哪兒告上哪兒告,上哪兒你們也告不贏!」轉年三月,魏殿東做了了闌尾手術。但他並不相信法輪功學員警告他的「善惡有報」的天理,當然也就不知道這是老天爺在向他警告。兩個月後,病情加重。無奈去瀋陽醫大做全面檢查,檢查結果是腸癌晚期。幾個月後死去。好在魏殿東在臨死前知道自己的不幸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報應。

十一、東港市龍王廟鎮五龍村村民李曉金經常謾罵法輪大法,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也不聽。二零零五年秋天,李曉金在本村一家小賣店當中燒毀大法真相資料。別人勸他不要燒,警告他燒大法真相資料對自己不好。李曉金不聽,並說:「我就不相信會有甚麼報應。」結果幾天後他死在炕上,年僅三十九歲。

十二、東港市龍王廟鎮五龍村邪黨黨員張本正,五十多歲,追隨惡黨迫害法輪功,經常謾罵大法,積極配合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秘密在法輪功學員家房前屋後蹲坑、監視、惡告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患肝癌死亡。

十三、東港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賴建華,積極追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親自策劃、指揮抓捕法輪功學員,使東港法輪功學員在他在任職期間遭受的迫害極其嚴重。二零零八年,賴建華等人因為經濟犯罪和其它犯罪被逮捕、「雙規」。

十四、東港律師事務所律師遲剛,其妻子是東港市安全局長赫平。遲剛二零零一年八月被東港邪黨法院指定為法輪功學員劉延俊做辯護。其身為一個律師,面對修心向善、遭受無辜迫害的修煉人,不去履行一個律師職責,而去為邪黨迫害好人當說客,不是幫助劉延俊說公道話,而是去逼著劉延俊「轉化」,放棄修煉。為了自己的名利,無視良知與職業道德,放棄正義而去向邪惡妥協,甚至站在邪惡一邊說昧心話,天理不容!二零零四年二月,遲剛酒後暴死。

十五、東港市龍王廟鎮龍王廟村七組女村民王國榮,二零零六年一月的一天早上,將在自家門前拾到的大法真相資料扔到大街上,並且口中辱罵大法。同年二月二十四日早晨,王國榮駕著一輛新三輪車到集市上去趕集,途中走到高家堡村,三輪車在急拐彎時,連車帶人一塊兒滾到路邊的河溝裏。王國榮的右邊臉被撞開一個大口子,面部血肉模糊,險些傷命,臉上縫了好多針,修理三輪車也花了不少錢。

十六、東港市內橋東大海社區青年路八十六號住宅樓東一單元的「低保戶」呂某(女),五十多歲,邪黨每月給她五百元錢,收買她監視舉報鄰居法輪功學員,撕毀樓道兒大法標語。她積極配合大海社區街道和片警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十二月,鄰居法輪功學員劉延俊被她惡告,遭惡警綁架。二零一零年五月,呂某遭車禍兩腿被撞斷,癱在床上幾個月,而後長時間拄著雙拐走路,並殃及家人連連遇難。

十七、孤山鎮鎮長戚淑華(女),參與迫害多名孤山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東港市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等部門合謀搞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地點在東港福利院。東港幾十名法輪功學員,包括孤山法輪功學員張賢芝,都被抓進這個洗腦班。政法委「六一零」、國保大隊及各鄉鎮政府、派出所的人每天逼著法輪功學員看污衊大法和大法師父的錄像,灌輸惡黨的歪理邪說,然後又分開屋,逼著法輪功學員向他們談認識、表態度。法輪功學員張賢芝一個一個的揭穿中共惡黨編造的欺世謊言。戚淑華氣急敗壞,找來六、七個人,還把張賢芝的家屬也給找來了,她指著張賢芝嗷嗷直叫:「她敢說中央電視台播放的錄像全是假的!她,她不想出去了!」後來不長時間,戚淑華得了股骨頭壞死病。

十八、原大東公安分局副局長孫立南,二零零七年一月綁架兩名法輪功學員郎慶晟和張慶貴,導致倆人被非法關押在本溪勞教所至今。二零零七年一月,法輪功學員于春娥講真相,被東港大東分局警察劫持到公安分局。于春娥質問惡警為甚麼抓人,警察說:「是國保大隊打電話讓我們抓。」當晚,國保大隊長王潤龍將于春娥非法關進東港看守所。後半夜三點多,于春娥膽結石劇痛,被送進了醫院。四天後,因為臨近過年,大東公安分局又將于春娥送回看守所。于春娥的女兒質問他們:「我母親病沒好,把我母親送回看守所,出了人命誰負責?大東分局局長孫立南說:「法輪功的人出了任何事情,我們不負責任。」表情蠻橫無理,非常仇恨。不久,孫立楠於二零零七年七月遭惡報,因貪污被逮捕。

十九、前陽鎮勝利村某農民,故意用煙頭燒大法書《轉法輪》中大法師父的法像,別人勸阻他還不聽。幾天後,其渾身長滿黑點子,疼痛難忍,最後活活疼死。

二十、東港市小甸子鎮徐堡子村小曹堡村民組村民孫成志,六十歲左右,聽信中共邪黨謊言,仇恨法輪功,多次惡意舉報法輪功學員,不聽真相,還多次謾罵大法。二零零九年五月,孫成志在自家農田裏幹活兒,突發腦溢血,一個跟頭栽在地裏,搶救多日,人事不省。住了幾個月院,錢花一大堆,至今身體還不能自理。這是上天對孫成志的警示,如不趕快醒悟悔過,下場會更加悲慘。

二十一、東港新興區派出所惡警衣成,對所管轄地區的法輪功學員經常騷擾,二零零五年春天自己上吊死亡。

二十二、東港市內花園社區一低保戶,為了能得到「低保費」,聽從東港市內花園社區主任、書記的指令,到小區樓裏去撕毀法輪大法真相標語,法輪功學員警告他:「千萬不能幹這個活兒,會遭報應的。」他不信,說:「誰給錢我給誰幹。」沒過多長時間,這人被車撞死。

二十三、惡警周遠偉、孫科、孫洪付、許大勇、劉宇飛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們還暴力毆打群眾,將受害者致殘,家人從地方告到中央,已經告了好幾年了,惡警先威脅受害者家人,但是民不畏死,非要告到底。威脅不成,東港市公安局心虛,又提出給六十萬元要求受害者撤訴。家屬不撤訴。

二十四、東港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王潤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後被人在網站上曝光大筆貪污。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百姓趙志玲(手機電話:13718326348)和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百姓宮紹榮(手機電話 :13718326348 )分別向遼寧省、丹東市、東港市三級紀委、檢察院、公安局紀委舉報東港市公安局王潤龍等執法犯法行為。並放在在互聯網「百度網站」上公開揭露,人證、物證俱全。王潤龍惶惶不可終日。

二十五、馬家店鎮派出所惡警王春玉追隨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多次謾罵大法和大法師父,抄法輪功學員的家,多次指揮綁架法輪功學員,毆打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寧淑豔被他迫害得至今流離失所。二零零二年八月,王春玉騎摩托車在去西尖山的路上與一位騎自行車的人相撞,騎自行車的人安然無恙,王春玉撞倒了騎自行車的人,自己又撞到一棵大樹上、當場死亡。

二十六、黑溝鎮派出所所長王波,二零零六年秋天,帶領多名惡警綁架黑溝法輪功學員王連榮和裴勝敏。兩人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被王潤龍和王波非法勒索數千元後,才將人放回。事過不久的一個週末,王波自己開著派出所的轎車回東港的家。途中方向盤失靈,把車開到了路邊的橋墩上,轎車當即報廢。王波被撞得小腿骨折,其它部位也受了傷。

二、殃及家人

原合隆鎮派出所所長現東港看守所管教員杜永成,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積極追隨惡黨參與迫害法輪功。因表現積極,而被派到北京長期蹲坑抓捕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杜永成的妻子得了一場大病,從丹東治到北京、輾轉幾大醫院診斷不出具體的病來,而醫療費花去八萬多元。回到家中後只能呆在家裏維持生命。

東港馬家店惡警孫科,一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三月份,他帶一幫人,深夜闖入法輪功學員邱美豔家中,強行將邱美豔綁架至東港市看守所,後送至馬三家非法勞教二年。二零零五年春天,他妻子騎摩托車將一婦女當場撞死,賠償對方家屬數萬元。調到龍王廟鎮派出所當指導員期間,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一月綁架劉延花、劉延花的兒子李忠海、王淑敏、楊國堂、張華、馮淑香等多名法輪功學員。

原東港市黑溝鄉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書記孫勝德和他小舅子隋國軍夫妻合謀迫害本村法輪功學員劉美榮。二零零七年,在與鎮政府其他人的權力相爭中,被趕回家。當地村民對他的為人非常氣憤,把他家的草垛也給點著了。孫勝德利用職權,每年從鎮政府挪用錢給他小舅子隋國軍夫妻倆,讓他們監視法輪功學員劉美榮。劉美榮幾次被迫害都是他們惡意構陷舉報的。二零零七年,隋國軍的次子隋成貴在外地打工時,從高處摔下來,胳膊摔斷,脖子下面的鎖骨也摔斷了。給兒子手術治療的醫藥費幾乎把家裏的錢全花光。詐來的錢,不該得的錢不好花。父母不做好事,孩子也不幸跟著遭殃。與此同時,隋國軍妻子劉淑豔的兩條腿也瘸了,走路一瘸一拐的。

三、害人害己

原東港市委副書記、東港市政協主席王春蘭遭報

王春蘭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患有嚴重的「硬皮症」。她的病,東港很多人都知道。她走遍全國大醫院、到處尋醫求藥而不得治,且每年去北京治病需要大量的醫療費用。法輪功學員劉梅引導她修煉法輪功後,病情迅速好轉,近於康復。然而,江澤民打擊迫害法輪功一開始,王春蘭害怕失去自己的名和利,公然否定自己修煉法輪功,而且歪曲事實,誹謗大法師父,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東港市委台灣事務辦公室副主任王遠敬(劉延俊的丈夫)被迫害致死與王春蘭有直接關係。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以王春蘭為首的東港市委、統戰部的領導給王遠敬施壓,在強迫王遠敬放棄修煉的同時,還逼著王遠敬「轉化」劉延俊。在巨大的壓力下,王遠敬得了胃癌。一九九九年八月三十日,劉延俊陪同丈夫王遠敬去北京301醫院做胃切除,王春蘭聽說後,指派東港市公安局去抓回劉延俊夫妻倆。局長宋小河就指派惡警王潤龍追到丹東火車站,在火車站檢票口阻止劉延俊夫妻倆檢票上車。王潤龍說:「春蘭書記、小河局長有令,不准你們去北京,必須立即返回!」王潤龍沒有攔住,回頭王春蘭、宋小河將幫助王遠敬聯繫醫院做手術的朋友鞠慶華綁架到東港市公安局審訊、逼供,逼迫鞠慶華找回王遠敬。得知消息後,王遠敬恐連累朋友,只好放棄手術。此時,王春蘭與宋小河又指派王遠敬、劉延俊雙方的單位的人乘飛機追到北京,說劉延俊和王遠敬不是去治病,而是投靠台灣李登輝。第二天,就在劉延俊夫妻倆往回返、在北京火車站剛檢完票準備上車時,東港市委統戰部的李喜順和東港三中的魏景德從檢票口兩則衝過來,拽住王遠敬的胳膊。王遠敬難過的差點昏過去。回來後病情更加惡化。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四日,王遠敬含冤離世了,年僅三十六歲。

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整個東港市被公安局綁架、拘留的法輪功學員有一百多人。東港看守所、拘留所都關滿了。王春蘭與公安局副局長崔義發親自到拘留所去檢查,看到法輪功學員都盤腿坐著,就給拘留所下令,叫法輪功學員都站監,不准坐著。說法輪功學員坐著就煉功。不管多大年齡,只要是修大法的全部站監。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外,剩下時間都站著。就這樣站了長達四十多天。直到惡黨「國殤日」過後,才把法輪功學員放出來。東港市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就是從王春蘭開始的。

王春蘭無視做人的良知,天理不容。後來,因為有人證實她曾煉過法輪功,王春蘭被降職,調離東港市委副書記的職位。接下來,她的「硬皮症」又開始惡化,工作也被迫停止。

東港市政法委副書記(原東港市公安局長)「六一零」頭目宋小河遭報

宋小河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曾看過法輪大法的書《轉法輪》,他十分清楚法輪大法教人向善、做好人,也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更清楚江澤民的造謠、誣蔑都是假的,但在名利的誘惑下無視做人的良知,昧著良心去迫害法輪功學員。

一九九九年八月,法輪功學員劉梅與其他同修去北京證實大法,宋小河下令政保科長王盛乙帶人去北京抓捕。劉梅及其他法輪功學員遭到王盛乙一夥的綁架。劉梅與同修被鎖在一個屋子裏,被人監視著。劉梅和另一名同修在它他們的監視下走脫。然而,宋小河並沒有意識到這是大法給他贖罪的機會,反而對劉梅等人窮追不捨。劉梅與其他同修再次被綁架,關進東港看守所。東港市公安局以「進京組織者」的罪名將劉梅非法勞教二年,送進丹東教養院。劉梅丹東教養院遭受非人的折磨,身體多處被惡警打傷。後又被轉押瀋陽馬三家勞教所迫害。

同時遭宋小河迫害的有孤山鎮的法輪功學員王大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時,王大新剛參加完高考,就去北京上訪。王大新的錄取通知下來後,東港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夥同東港市教委,將王大新的錄取通知書扣下了。王大新本人沒有見到通知書、但王大新的考試分數已達本科正常錄取分數。由宋小河執行,王盛乙、孤山公安局的周閆偉積極配合和原政法委書記楊風的指使,強迫王大新放棄修煉法輪大法,否則,就取消她升學的資格。王大新告訴他們信仰「真善忍」沒有錯,堅決拒絕他們的無理要求,決不放棄大法的修煉。宋小河一夥便因此而奪取了王大新升大學的機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輾轉周折當上東港市政法委副書記的宋小河,急於立功,自告奮勇到北京去抓捕劉延俊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劉延俊被宋小河親手綁架。劉延俊和其他三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警車上,宋小河當著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的面,手機電話向他的上司楊風彙報:「劉延俊我抓著了!」回頭對劉延說:「我抓到你,我就成功一半了。」接著又說:「如果不是楊風書記親自吩咐,我才不來呢。」

劉延俊被宋小河等人綁架到北京的一家旅店裏(東港在北京迫害法輪功辦事處),宋小河先把劉延俊單獨弄到一間屋子裏,逼著劉延俊給一同去北京證實法的其他法輪功學員打電話,抓捕其他法輪功學員,被劉延俊拒絕。宋小河惱羞成怒,安排惡警呂傑平、王延平,還有一個姓張的(年輕的),給劉延俊上刑,劉延俊被打得半身不遂。

在楊風的指揮下,宋小河的「大力協助」下,東港市公安局劉華、周恆臣、王潤龍等人將劉延俊以「進京組織者」的罪名交給東港檢察院。東港市公、檢、法合謀給劉延俊非法判刑六年,送進瀋陽大北監獄。當時家裏只扔下孤零零的十四歲的小女兒。劉延俊一家被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追隨江澤民的宋小河同王春蘭一樣,並沒得到想要得到的結果。王盛乙被開除、宋小河被降職,失去了局長的職務。

四、禍及百姓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東港惡黨從上到下,糾集大批人員去北京蹲坑十多天,綁架了東港市幾十名法輪功學員。劉延俊、張海、李忠海等多名法輪功學員在北京遭「六一零」頭目宋小河、惡警呂傑平等人的酷刑折磨,劉延俊被打的半身不遂。四十三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教養,男學員被劫持到丹東教養院,女學員被劫持到瀋陽馬三家勞教所。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八日,法輪功學員劉延俊被東港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同年十月十一日被劫持到瀋陽大北監獄。此時劉延俊的丈夫王遠敬已被迫害致死,家中只扔下年僅十四歲的小女兒。

從抓捕、上刑、拘留、罰款、開除工作到判刑的整個過程,參與迫害劉延俊的部門從東港市委、市政府、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檢察院、法院、新興區公安分局、東港看守所到東港市教委、東港三中等至少十個部門,加上東港市新聞媒體。

直接參與迫害的責任者:東港市委書記唐桂昌;市委副書記楊風(親自委派宋小河抓捕劉延俊,並去拘留所、看守所轉化劉延俊);副市長、現丹東市副市長于梅、政法委書記譚順昌、副書記宋小河(親手綁架劉延俊);政法委幹事、東港司法局副局長趙玉龍(親手搜劉延俊身);公安局長劉華和副局長周恆臣(親自提審劉延俊);政保科長、現國保大隊長王潤龍(多次提審、負責捏造事實);政保科副科長王遠軍(親自去北京劫持劉延俊);在北京長期蹲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住宅組組長、現公安局禁毒大隊隊長呂傑平(酷刑折磨劉延俊的主要兇手);龍王廟派出所惡警王延平和另一名姓張的惡警(脅迫呂傑給劉延俊上刑);東港市教委劉春樹和東港三中徐衛東、王傳廣、崔顯斌(開除劉延俊工作);新興區公安分局局長佟成林、指導員管殿臣、警察鄒德俊;東港看守所牛成義;東港市檢察院檢察長;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檢察長;公訴科長谷清春與公安局合謀構陷劉延俊);東港市法院院長宋惠良;主管副院長寧偉;審判長劉凱芳;審判員辛吉輝、牟洪利、由英春、王俊芳;所謂辯護律師遲剛(東港法院指定的)等至少三十三人。

二零零一年八月三十日,劉延俊被非法判刑的第三天,東港市連降暴雨,使東港市遭受一次特大的洪水災害。東港市有線電視台的東港新聞節目報導說:「此次洪水受災面積達十五個鄉鎮(即整個東港市的三分之二面積),自己估計損失人民幣八百萬元。」 誰都知道實際損失遠不止這個數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