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得喉癌?皆因謗佛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有些人被中共洗腦而失去自己的主見,中共喊甚麼他就吆喝甚麼,不但不用自己的大腦思考,甚至還替中共加工。這樣的人雖說隨著中共滿足了自己的狂妄,可是當惡報來臨時,則悔之晚矣。

我們列舉幾個追著中共的人得惡報的事例,就知道為啥不能跟著中共瞎咋呼了。

山東萊西市馬連莊鎮仲格莊村幼兒園教師閻中民,在中共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造謠誣陷中,主動迎合邪惡,編寫誹謗法輪功的歌曲,自編自唱,誹謗法輪功。結果是不但毒害了世人,而且害了自己,還殃及到家人。她的女兒(約三十歲,未婚)患了精神病;他本人於二零零七年被診斷為喉癌,不能發聲。

四川簡陽市武廟鄉黨委書記潘水平,多次布置、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綁架、拘禁、抄家、搶劫,無惡不作。二零零六年十一月,當潘水平的惡行再一次被海外互聯網曝光後,他反倒更加囂張,到處騷擾、恐嚇法輪功學員,邪惡地聲稱:「越是曝光越是專整法輪功。」他以為趁此機會可以「邀功」,就跑到簡陽市,到上級領導那兒去炫耀、造謠,聲稱國外的和廣州的法輪功給他打電話揚言要殺他。

潘水平造謠得到的是甚麼呢?是喉癌。被發現時,也就是在他到處造謠、想以此為自己撈取政治資本的二零零六年底。得了喉癌後,這回他倒怕起人們說他遭惡報了,就一次一次地給知道病情的親友打招呼,一定不要把他得喉癌的事說出去。結果是花了十幾萬也未見好轉,身心都在痛苦中煎熬。

湖南省耒陽市耒水運輸公司灶士港口的支書曹花義,都六十七歲了。二零零六年四月間,曹花義看到張貼在牆上的不乾膠條幅「天滅中共在即、退黨自救保平安」,他就大罵法輪大法,大罵法輪功學員;見到法輪功學員貼的真相傳單就撕、就毀。結果不到一個月左右,曹花義喉嚨腫痛,住院一查是「喉癌」,於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日死亡。

二零零五年,剛當上治保主任沒幾天的河北雄縣常莊村的郭友柱,想在村裏耍威,就開始在村廣播中辱罵法輪功學員。有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一概不聽。二零零六年正月,他妻子心臟病復發身亡。二零零八年奧運會時他又在村廣播中罵法輪功,還參與策劃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夏天,郭有柱患上喉癌。對其厭煩的村民說:「這回他罵不了街了。」年底,他做了喉嚨支架手術花了一萬多元,最後瘦的皮包骨。二零一一年正月二十五死亡,年僅五十七歲。

這些中共的基層頭目,芝麻大的官,可是卻很能作威作福,造謠生事。這樣的事例比較多。當然還有一些人是為了眼前的蠅頭小利而對法輪功行惡的。例如:四川廣漢市南興鎮歡喜村七隊村民劉興平,在多次非法抄大法學員的家時他都打前陣,並造謠誹謗污衊大法,迷惑不明真相的群眾。他的目的是想維護他做醫生的女婿的利益,說甚麼如果人人都煉法輪功,身體健康了,都不用吃藥、打針了,他女婿就掙不到錢了。現此人得惡報,患了喉癌。

更多得惡報的事例發生在直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或中共雇佣的惡徒身上。

廣東海豐縣公安局政保股長蔡佩隆,是專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急先鋒。法輪功學員多次給他講真相,卻反遭他嘲諷。後來得了喉癌,說話困難,以致脖子腫得好粗。可是就是這樣,二零零九年,在他惡報嚴重時,還親自帶隊迫害法輪功學員。結果在二零一零年新年前後,蔡佩隆喉癌惡化,上廣州搶救。於二零一零年六月死亡。

黑龍江雙城市雙城鎮城管幹部冉令才,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在秋林公司非法辦的洗腦班上,他用辱罵、毒打、吊、捆綁、開飛機等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有一次,冉令才從窗外看見幾個女大法弟子正在看《轉法輪》,他就將她們幾人從屋裏提出來,死逼不放地問書是從哪裏來的?大法弟子不說,他氣急敗壞,邊打邊罵,把她們幾個人的臉都打腫了,呈紫黑色。最後他竟隨手拿起一根細繩向一名女大法弟子的脖子勒去,當時把她的舌頭都勒出來了。二零零三年六月冉令才得了喉癌,水不能喝,食不能進,在極度痛苦中死去。

冉令才勒法輪功學員的脖子得到了如此的惡報,顯然是罪有應得,報應也很明顯。還有一個更明顯的惡報,我們也得提一提。

湖北麻城市市長張家國專管迫害法輪功,於二零零一年三月一上台,就忙不迭地下指示,教唆手下迫害法輪功。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八日早晨,法輪功學員王華君被綁架;下午一點半麻城全城戒嚴;深夜,王華君被拖到市政府附近的廣場上倒上汽油點燃。後來村民們在她的遺體上發現,她的脖子上留有被刀子捅喉嚨留下的洞。顯然惡警是害怕她被燒死前喊出真相。

麻城只是一個縣級市,發生這麼大的事,沒有主管迫害法輪功的頭頭指使是不可能的。在王華君被燒死並被捅喉嚨這件事情上,張家國脫不清干係,也可以說他就是主謀。

同年的臘月二十八,正是家家忙著貼春聯過新年時,他卻在麻城電視台宣稱要在過年期間將所有法輪功修煉者抓捕、關押。第二天他突然喉嚨劇痛,一檢查發現喉管長有一顆瘤子。本來這瘤子長的就夠蹊蹺的,更蹊蹺的是除夕那天做手術,麻藥一打上,他就不省人事了,從此成為植物人。在痛苦中煎熬了整整七年之後,於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死去,終年五十三歲。

我們整理這些材料就是為了警醒世人,千萬不要隨著中共說壞話、幹惡事。有些惡報發生的比較及時,人們可能還能有所警覺,有些因為拖的時間太長,人們可能就認為那是偶然的。像中央電視台王牌主持人羅京,他是怎麼死的?喉癌。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對法輪功誣陷造謠、煽動仇恨起最大作用的「喉舌」就是他羅京,他得這樣的惡疾能是偶然的嗎?

當然有些人還存在僥倖心理,認為這都是嚇唬人的,可是當真正的惡報來臨時,後悔可真的就晚了。吉林省榆樹市泗河鄉文明村小學校長楊瑞實誣告法輪功學員,導致這位法輪功學員被判刑。楊瑞實不久就得了喉癌,得病時他自己都說「沒想到報應來得這麼快」。現在,楊瑞實已經死亡。

我們就說最基本的,哪怕你真的就不相信有報應這檔子事,可是從作人的良知上說,也不能隨意地誣陷好人及自己沒有親身體驗和認識過的事物啊。法輪功的書籍你看過嗎?你知道法輪功是純純正正地修煉「真、善、忍」嗎?你對法輪功的了解除了來自於中共媒體之外,你又知道多少呢?從中共的邪惡本性上講,中共官員哪個不是講著清正廉潔,同時又大肆貪腐呢?那麼,一個邪惡政權造謠誣陷的東西,是不是因為他本身就很純正才招致中共的嫉恨呢?

要做一個正直善良的人,就不能隨著中共散布仇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