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魯山縣法院警車翻車 三庭長慘死(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八月十四日下午五時許,鄭堯高速公路一百零二公里處發生一起惡性交通事故,一輛魯山縣法院的警車在從鄭州返回途中發生爆胎導致車輛側翻(見下圖),車上十人三死七傷。死亡的三人都坐在最後一排。


圖片為魯山縣法院車牌號豫DA378的金杯警車四輪朝天,翻倒在高速公路護欄一側,車頭部、側面嚴重變形,車玻璃全部碎裂,散落一地。在車前方五十米左右處是撞擊後脫落橫飛出去的保險槓。

據該車司機姬某介紹,幾天前,魯山縣人民法院組織本單位所有庭長、副庭長集中到鄭州參加司法培訓,「車是單位派的。培訓原本是八月十五日結束,但因為縣裏有事,所以決定提前返回,沒想到突然爆胎了。」

車禍發生時,車上共有十人,其中八人是魯山縣法院的法官。法院民三庭副庭長朱新政、讓河法庭庭長陳東洋和昭平台副庭長楊東升(原魯山縣法院刑事庭副庭長)當場死亡,其他七人均不同程度受傷。

後輪爆胎後,失去方向的警車撞上了護欄,車內坐在最後一排的三個人被甩出窗外,摔到高速公路護欄另一側逆行道路面上,更要命的是恰遇駛往鄭州方向的兩輛車來不及剎車撞了過來, 「其中一輛車撞到一個人,另外一輛車撞到兩個人,導致這三人當場死亡。」 三人被撞出百米左右,身上多處骨折,斷骨外露,慘不忍睹……

發人深思的車禍慘案

八月十四日,魯山縣法院在鄭堯高速發生嚴重車禍,當時車上十人三死七傷。這起車禍慘案驚動了整個魯山縣乃至整個平頂山地區,甚或更遠,車禍發生之古怪離奇,實在令人匪夷所思,難道離奇古怪的背後,真有超越人類之上的神秘力量嗎?

想一想車禍現場那慘不忍睹的情景,真的叫人不寒而慄,身處殯儀館陰陽永隔的淒慘場面;死者家人痛失親人的呼天搶地的哭聲中,此時此刻,此情此景,前去吊唁的死者的生前好友、同事同僚們,你們的心裏在想些甚麼?除了同情、可憐、可怕,你們有沒有想到,魯山法院突遭「飛」來橫禍能是偶然的嗎?

當今的中國,道德急速下滑,社會問題百出,官商勾結,假貨泛濫,強征強拆,民怨沸騰,百姓告狀無門,上訪喊冤被打被抓被關,面對無數的冤假錯案,身穿警服、頭頂國徽的人們,能做到秉公執法,為民請命的還有幾個呢?不是屈指可數,是沒有了。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幾年來,明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可是,當法輪功學員遭到迫害時,涉及到法輪功的案子時,司法系統做到司法公正了嗎?這些年來,魯山縣法院(檢察院、公安國保)追隨中共、追隨江澤民都幹了些甚麼?十幾年間,有多位法輪功學員被魯山縣法院枉判重刑,(參與綁架、審查的也難脫干係),所以今天的慘烈車禍對魯山縣法院來說,絕非偶然,三位庭長之慘死,是不是與魯山縣法院參與迫害法輪功有關呢?是不是中共把這些人推上絕路的?答案是肯定的。

魯山縣法院曾對至少九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已知楊東升一人就非法重判了二人。時間回到兩年前,也就是在二零零九年七月的一天早上,讓河鄉法輪功學員田聰玲(女)在家中無端被魯山縣國保大隊惡警綁架,在魯山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四個月之後,被魯山縣法院非法枉判六年重刑(現在新鄉女子監獄遭受迫害),楊東升時任魯山縣法院刑事庭副庭長,主管審理田聰玲一(冤)案,在歷時四個月的所謂的審理過程中,為了營救田聰玲,更為了挽救參與此(冤)案審理的不明真相的所有相關人員,當地大法弟子付出了艱苦的努力,面向整個魯山縣公、檢、法、司系統發出大量的公開勸善信和講清法輪功真相的相關資料,有把勸善信送至楊家門口的,也有打電話給楊東升向其講清真相(當時法院接到真相電話的不止一人),勸其對此事保持清醒的頭腦,不要助紂為虐,加害善良的大法弟子,給自己留條後路。然而可惜的是,這些法官們拒不聽勸,態度強硬,聲言不管甚麼信仰不信仰,法律不法律,要跟黨保持一致,對法輪功決不手軟。在中共謊言洗腦、蠱惑下,中國大陸,光魯山縣就有多少個像楊東升這樣的偏執、變態心理的人,真真是可悲、可嘆啊!

之前,還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叫史大紹,老實巴交的農民,年已六十多歲,二零零八年秋被魯山縣國保惡警綁架,後被魯山縣法院枉判十年重刑。當時,誰都知道史大紹、田聰玲是好人,是被冤枉的,所謂的案子都是冤案,可是,沒有人能阻止得了魯山法院楊東升等人對大法的犯罪,夢想著追隨中共,伺機往上爬的這些法官們,錯把迫害法輪功當成了升官發財的階梯,連續幾年魯山法院對多位善良的大法弟子枉判重刑,事後又不思悔改,所以對他們來說,今天的惡果是自己釀成的,是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所帶來的必然後果。

還有一位楊東升的「前車」叫辛國旗,此人死於二零零七年,死前係魯山縣張店鄉派出所警察(臨時工),四十歲左右。二零零七年初夏,四月份的一天,寶豐縣有三位女大法弟子上魯山縣張店鄉走親戚,順便向當地農民講法輪功真相,不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隨即被張店鄉派出所惡警綁架,辛國旗即對三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大法弟子忍受著精神與肉體的雙重痛苦,勸其停止行惡,告訴他這樣做對自己是沒有好處的,辛國旗哪裏聽的進去,越加瘋狂的繼續毒打,不料想,僅僅兩個月,惡報來了,辛國旗在騎摩托回家的路上,一頭撞在停在路邊的一輛大卡車上,腦殼撞破,腦漿迸流,當即死亡,如此慘痛的教訓,並沒有使那些被謊言欺騙,深陷泥潭的人們清醒,追隨中共,迫害善良,經年不醒,在罪惡的道路上一步步滑下深淵,滑向地獄……

眾多的惡報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至少三千四百一十三名法輪功學員被證實遭迫害致死,數十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被關進監獄、勞教所、精神病院,慘遭酷刑折磨。更有甚者,中共軍隊、公安、司法、醫療系統勾結,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販賣牟利,犯下人類歷史上最慘烈、最邪惡的罪行。對法輪功的迫害,完全是中共搞的一場迫害好人的運動。是江澤民出於妒嫉心、私心與中共互相利用發動的這麼一場沒有人性的殘酷迫害。不明真相者被中共欺騙,仇視法輪功、甚至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給自己種下惡果。

重慶市江津區賈嗣鎮派出所所長周立波,出生於李市鎮黃桷鄉,年四十餘歲,因患皮膚癌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六日痛苦不堪地死在醫院病床上。據當事醫生講,周臨死時哀叫:「我不再整法輪功了,饒了我……饒了我吧!……」

二零零九年年初,遼寧省大連市南關嶺監獄組織體檢,一百多名警察參加了體檢,結果檢出各種癌症病患十幾人,有人檢出癌症,當場就嚇癱在那裏。警察們私下議論,怎麼一百多人裏就有十幾個得癌症的?真是奇怪。

其實並不奇怪。全國各地,像大連南關嶺監獄這樣集中患絕症或出事故的情況並不少見。例如,北京海澱區上地派出所,幾年來所內警察接連暴死,人心惶惶,後來該派出所合併到別的派出所了。

近幾年,全國各地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公檢法、各政府部門人員所謂「因公殉職」和意外死亡率遠遠高於過去,有的年紀輕輕、身強體壯的卻忽得怪病暴死,有的出車禍或蹊蹺地意外死亡,死相恐怖;有更多的得了絕症,還有的意外傷殘或者家庭遭遇種種不測……。但是,為了讓這些人死心塌地地為它效命,中共嚴密封鎖消息。儘管如此,各種非正常死亡的消息仍不時傳出,據不完全統計,已有超過萬例的惡報事件被報導出來,有被車撞死的、有病死的、被雷劈死的、車禍死的、暴斃的、自殺的、半身不遂的,還有被判刑、撤職的,更有自己作惡殃及家人的……而且出意外的幾乎都是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

「看到地獄」的時候已經晚了

李太文,在任唐海縣看守所所長期間指使犯人看管並毆打大法弟子,後暴病身亡。在有病前,他對大法弟子說:「我不信善惡有報,我只相信現實,沒錢活不了。得好好過日子,誰也沒法弄共產黨。你們說有天堂地獄,我不信。要不死後我去看看到底有沒有?」結果晚上就有病,沒過幾天就暴死。他死那天,看守所上空北邊,響了七個炸雷。

比較典型的還有:被中共謊言包裝成全國英模的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長任長霞,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因乘坐的轎車追尾前車而出嚴重車禍,其他人都安然無恙,只有坐在後排最安全位置的她卻飛出車外死亡,且死後三天閉不上眼睛。該市很多警察都知道她迫害法輪功很賣力,就在死前一天還親自下令抓捕了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她的親妹妹都說相信是遭報應了:「過去我不信法輪功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現在我真相信了!」四年後,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九日她的丈夫衛春曉(四十五歲)也突發腦溢血死亡,目前家裏只剩下一個孩子。

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警察何雪健: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何雪健毒打並姦污與他母親幾乎同齡的法輪功學員劉季芝,並將劉季芝身上多處打傷,何雪健被判刑八年。在關押期間何雪健又遭惡報得了陰莖癌。為了保命,醫生將他陰莖連同睪丸一同割除,何雪健曾三次跳樓自殺未遂,現在生不如死。

河南禹州市公安局局長曹剛,男,四十八歲,許昌市人。二零零零年底任許昌市看守所所長期間,唆使獄警對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毆打、謾罵、體罰,對多名法輪功學員野蠻灌食、奴役。曹剛二零零四年任禹州市公安局長後,瘋狂綁架、勞教、判刑多名禹州法輪功學員,多個法輪功真相資料點被破壞。六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孫冠洲,禹州市教師進修學校中文教授,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被禹州市公安局國保警察綁架,三月九日便被迫害致死,兇手至今仍逍遙法外,曹剛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二零一零年三月,曹剛遭惡報,因貪污受賄鉅款,被公安機關逮捕,已被判刑十年,現在獄中服刑。

……

古語有云:「禍福無門,唯人自招。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未來就在每一個人手中,願每一個人都能珍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