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難中原的女性法輪功修煉者(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接前文:蒙難中原的女性法輪功修煉者(八)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高智晟律師以《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為題,第三次公開上書中國政府:「我們看到了,被以『六一零』為符號化了的權力,正在持續地以殺戮人的肉體及精神、以鐐銬和鎖鏈、電刑、老虎凳等形式與我們的人民『打交道』,這種已完全黑社會化了的權力正在持續地折磨著我們的母親、我們的姐妹、我們的孩子及我們的整個民族。」

十二年來,中共對這種呼籲以致來自其他國家政府的譴責一貫置若罔聞。在被迫害致死的女性法輪功學員中,有多少人具體致死的原因至今不詳,甚至到今天我們都無從知道她們被迫害的整個過程和細節。家人、親屬的詢問、上訪告狀、訴諸法律、對行兇惡人問罪究責,都受到中共政策性的阻擋,甚至不是追究罪犯,而是對於敢言的律師、民眾非法監控、威脅。

然而中共用專政工具對待人民,拿流氓手段蹂躪婦女絕不是最終的結果,所有參與迫害者要負責任。

(九)部份迫害致死案例

一、敢言市長的不明死亡

汪亞軒:五十三歲,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法輪功學員,赤峰市副市長。大法給了這位市長愛民如子的為官標準:「真、善、忍」,一心向善為老百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江澤民一意孤行的決定迫害法輪功,召開高層官員會議秘密傳達他的指令,赤峰市就派修煉法輪大法的市長汪亞軒去參加。汪亞軒坦言大法的美好,講述修煉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然而,江氏的中共代表曾以談話、做工作為名又找汪亞軒市長談此事,要求以共產黨的「黨性原則」為重,黨的旨意高於天理良知,但都被一心想說真話的汪市長回絕了。

當江澤民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時,汪亞軒總是抵制邪惡勢力、保護法輪功學員,使法輪功學員免受刑拘和判刑。

一九九九年八月至九月的一個公休日,汪市長被發現死於紅山公園。中共聲稱:汪亞軒到紅山上游玩,不慎跌落山下身亡。可是整個報案、接案、勘察過程都是中共操控的。

汪亞軒修煉法輪功,強身健體,有五套功法,每天又諸事繁多,怎麼忽然爬起紅山了?儘管中共想盡辦法偽造了假案,但還是露出很多不能自圓其說的破綻。家屬根本沒有質疑的權利,就如此把一個按「真、善、忍」做好官、說真話的市長消聲了。

一個曾在赤峰市紅山區公安部門工作過的人說:「有個老太太不放棄法輪功,就被弄死了,她家人也不知道。」

二、藏族紮桑修大法,被判刑三年

紮桑:五十六歲,藏族,一九九六年修煉大法,原工作單位:西藏農業科學院職工。

紮桑在修煉前曾患有乳腺癌,一九九六年修煉大法後基本消失。一九九九年法輪大法遭受迫害開始後,紮桑更加堅信師父,堅定修煉大法。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她在四川省成都市家中被漿洗街派出所綁架並關押在成都郫縣犀浦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三年。

由於獄中飲食、住宿條件惡劣,煉功的環境被破壞殆盡,致使舊病復發,後保外就醫。

紮桑曾說過:「藏族祖上傳說,一個法遇到的難越大,說明這個法越大。我一開始修煉的同時也在觀察這個法,直到嚴重的迫害開始,我更堅定了這就是我要找的大法。」她還說:「我們藏族有個說法:『背叛師父的人五百年不得輪迴轉生。』」

二零零二年十月紮桑在拉薩家中含冤離世。

三、航天女專家任漢芬含冤而死

任漢芬:七十三歲,航天女專家,北京市豐台區航天院小區。

任漢芬五十年代留蘇(前蘇聯)回國後,一直從事祖國航天科學研究,為研究生導師、航天院火箭動力研究所研究員。近年來,介入中俄航天科技攻關,在俄羅斯亦有一定的知名度。

任漢芬因修煉「真善忍」法輪大法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一直堅定修煉,被航天動力研究院所在地區內保局(公安局)和研究院「六一零辦公室」強行綁架到洗腦班,身心經受殘酷的折磨。洗腦班逼迫她寫「三書」,她堅定信仰,不改初衷。洗腦班到期,亦不釋放,無限延期,任漢芬被迫無奈,違心地簽了字。回家後,老人痛悔不已,仍舊堅修大法。為了擺脫特務們的糾纏和騷擾將積蓄分給子女,離家出走。

航天院內保局和「六一零辦公室」的邪惡之徒,開車到處搜捕任漢芬,二零零二年五月的一天,將她堵在租室內,她為了免遭再次綁架,從樓上繫繩下滑脫身,不幸繩斷墜地身亡。

四、從珠海看守所消失的「無名者」

袁征:三十八歲,遼寧省人,在莫斯科留學多年,後做貿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剛回國不久,學了法輪功。

長的斯文、秀氣的袁征,是遼寧省法輪大法修煉者,自馬三家勞教所出獄後,去了在珠海的媽媽家。二零零一年七月,袁征外出向世人講真相時遭綁架就再也沒回來過。經多名同修證實,袁征於二零零一年九月被非法關進了廣東省珠海市第二看守所三十五倉,因當時袁征沒有報姓名,獄警叫她「無名」。她抗議非法關押,不報姓名、不報數、堅持煉功,被以女惡警吳x芬為首指使倉頭吳淑寧、打手敬媛媛、高姍姍多次用花枝條(鐵線外面包裹著一層塑膠)毒打。在袁征絕食抗議時,她們實施「坐飛機」酷刑、野蠻灌食等,使得她後背長了疥瘡。

挨著的倉號的人都知道袁征被迫害的很嚴重。獄警多次給她調換監舍,後為了掩蓋他們的惡行,匆匆忙忙的在三十五倉旁邊臨時開了三十四倉單獨關押,不准與任何人接觸。

二零零二年六月的一天,有人看見袁征被抬出去,以後再也沒有人看到她。後來有人聽到獄警吳姨(犯人都這樣稱呼她)說:「『無名』送到一個很特別的地方了。」後得知,這個「特別的地方」,就是袁征已被迫害致死,死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有知情人願意為袁征被看守所迫害致死的事情作證。

五、海南省藝術學校教師的遭遇

張曉彤:四十六歲,一九九五年張曉彤與雕塑家的丈夫同時在海南省海口市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原籍吉林省四平市,畢業於某音樂學院,擅長作曲,任職於海南省藝術學校,教授鋼琴彈奏。

張曉彤因修煉法輪大法、堅信做人應以「真善忍」為準則,長期遭受非人的折磨。於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十八時在海南省人民醫院被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公安以她進京上訪為由,將她關押在海甸治安拘留所,晚上竟沒辦法躺下睡覺。張曉彤多次進京上訪,並被警察非法抓捕、關押、審訊。北京警察不給學員吃飯、喝水、睡覺、甚至也不准上廁所。之後,她被海南警察抓回海口市關在第二看守所,直到二零零零年初將她釋放。

二零零零年三、四月間,因張拒絕在所謂的「轉化書」上簽名,又遭綁架,關押在海口市白龍南附近的一個街道辦事處。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二日以後,惡警對她進行超長時間的審訊。惡劣的生存環境和折磨,使她的肉體和精神造成極大傷害,出現了嚴重病症,生命垂危。中共「六一零」不得不通知藝校接她回校,同時限制她的人身自由。張曉彤身體每況愈下,腹部腫大的像孕婦一般,醫院診斷她患了白血病。

直到張曉彤病危,政府部門才讓她的丈夫在惡警的監視下到醫院探視她,然後又匆匆把她修煉法輪功的丈夫送回監獄。在僅有的幾次探望後,他們夫妻就從此天人永隔。

六、高蓉蓉被中共定為大案,致死消聲

高蓉蓉:三十七歲,原工作單位:遼寧省瀋陽市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

高蓉蓉遺照
高蓉蓉遺照

高蓉蓉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三年七月被不法人員劫持至龍山勞動教養院迫害,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下午三點,高蓉蓉被該教養院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隊長姜兆華等騙到值班室,連續電擊六七個小時。當時高蓉蓉的面部嚴重毀容,滿臉水泡,燒焦的皮膚與頭髮膿血粘在一起,面部腫脹後眼睛只剩一條縫,嘴腫得很高且變形。

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酷刑折磨,臉上是電燒灼傷。照片是受傷10天後拍攝的。
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酷刑折磨,臉上是電燒灼傷。照片是受傷10天後拍攝的。

高蓉蓉被毀容後,曾被正義之士營救離開醫院,脫離了非法監禁。中共為了找到高蓉蓉,政法委書記羅幹親自插手,定為「公安部二十六號大案」。在中共邪惡集團的追殺下,善良、文弱的高蓉蓉二零零五年三月六日再遭綁架。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日,高蓉蓉的父母去馬三家要人未果。十二日高蓉蓉的父母得到通知後趕到醫院看到高蓉蓉已昏迷不醒,全身器官衰竭,戴著呼吸器。據目擊者說,高蓉蓉在醫大搶救期間,很多不明來歷、不知道是哪個部門的人把醫大所有的門都把守得嚴嚴的,還有穿保安服和便裝的人不時流裏流氣地問「甚麼時候死」。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高蓉蓉在醫大一院急診室被蓄意謀殺,據醫生反映,高蓉蓉的頭內有異樣;醫生並懷疑高蓉蓉的腦部異樣是因為曾被注射過破壞性藥物。僅三個月的時間,一個美麗、清純的生命消逝了。

當高蓉蓉的父母知道女兒被勞教所警察電擊毀容後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世界各國善良民眾對高蓉蓉正義聲援時,兩位老人動情地說:「那些冒著生命危險營救蓉蓉的人,給了我們女兒五個多月寧靜的日子,蓉蓉一天天的胖了,還能扶牆走了。」

高蓉蓉年近八旬的老母親張素坤沒能等到女兒奇冤昭雪的時刻。七十八歲的張素坤帶著對女兒的思念,於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六日淒然離世。

七、二十九歲的重慶醫生杜鵑被折磨離世

杜鵑:二十九歲,家住重慶市渝北區沙坪石油基地,原工作單位:石油職工醫院醫生。

法輪功學員杜娟
法輪功學員杜娟

二零零零年因堅修大法「真善忍」,被醫院書記周××和院長綁架、勞教一年半;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五日,杜娟因向世人講真相,被龍興派出所惡警綁架,再勞教三年,送入重慶女子勞教所迫害,受盡了非人折磨;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四日含冤去世。

在重慶女子勞教所,杜娟擦抹誣蔑大法的黑板報,拒絕穿勞教服裝。惡警指使吸毒犯用髒布條、寬透明膠堵她的嘴,用鞋底抽打她的臉,剝光她身穿的便服強行套上勞教服,在炎炎烈日下把她五花大綁捆紮起來持續曝曬幾個小時。

禁閉室裏面陰森恐怖,空氣污穢,冬天陰濕,夏天悶熱,馬桶蓋一揭臭氣熏天。正常人進去呆幾分鐘都覺得呼吸困難,法輪功學員卻要在這裏被關上一、兩個月。吸毒犯受警察唆使以罰站、罰蹲折磨杜娟。杜娟腹部絞痛得不能入睡,六月十二日,腹痛加劇,不能直腰,佝僂著身體。惡警們仍繼續折磨她。杜娟被折磨的昏了過去。最後杜娟連續高燒不退,呼吸困難,被送醫院檢查, 確診為「左腎、脾損傷、腹部腸梗阻」。警察懼怕承擔責任,當晚把她放回了家。回家後仍遭到當地惡人、惡警騷擾,被迫流離失所。最終於二零零六年四月離世。

八、胡素華被呼市惡警致死,遺體呈黑紫傷痕

胡素華:五十六歲左右,內蒙古赤峰市紅山區人。

胡素華
胡素華

胡素華生前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多次遭赤峰中共人員迫害,兩次被非法勞教,二零零零年被綁架到內蒙古圖牧吉勞教所,後被轉到呼和浩特市女子勞教所,在內蒙古的這兩個勞教所內遭到非人的迫害;二零零六年被綁架到遼寧瀋陽馬三家勞教所,出來後一直流離失所。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日半夜,赤峰市公安局國安隊支隊長郭玉明,帶惡警到遼寧省朝陽市八里堡小橋附近一居民區蹲坑三天,動用六、七輛警車,翻牆闖入院內,暴力綁架,惡警們在綁架法輪功學員時嘴裏卻喊著抓小偷。胡素華當時喊:「我們是法輪功,不是小偷……」,遭到警察的暴打,她的臉上、胳膊等多處被打傷。惡警還將胡素華一隻手拉向後身,另一隻手從肩上拉過去雙手重疊用電線捆在一起,光著腳拉到車上。

胡淑華在呼和浩特市女子勞教所被懸空吊起達十來個小時,半個月後,胡素華被送到馬三家勞動教養院,第二天,胡素華離開勞教所,出來後一直流離失所。

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左右被呼和浩特市公安迫害致死,胡素華的屍體前胸和後背有面積比較大、呈圓形、前胸和後背對稱的傷痕,呈紫黑色。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