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難中原的女性法輪功修煉者(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日】(接上文《蒙難中原的女性法輪功修煉者(四)》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江澤民動用中共國家機器對一億遵從「真善忍」準則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殘暴迫害,數百萬人遭無端逮捕囚禁,數十萬人被非法勞教,數千人被關進精神病院強行注射損害神經的藥物。而本人修煉法輪功和父母修煉法輪功的孩子們,並未能因為他們幼小的年齡而逃過迫害。有的孩子因為父母堅持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致死而成為孤兒,有的因長期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而心力交瘁,有的因父母被長期非法關押而遭到同學和鄰里的排擠和欺辱。據不完全統計,在迫害中慘死的孩子,年齡跨度從不滿八個月至十七、八歲。他們如此的柔弱與無力,幾乎都沒有引起過社會的關注,他們發不出自己的聲音。

(五)無辜女童的遭遇

四歲的融融

爸爸、媽媽、外婆,融融身邊接連失去了三個最愛她的人。當融融思念親人時,四歲的孩子會墊著凳子,趴在桌子上去親一親爸爸的骨灰盒。有時她會天真地告訴別人:我的爸爸在天上。

四歲的融融
四歲的融融

融融的爸爸叫鄒松濤,一九九九年獲碩士學位;融融的媽媽叫張雲鶴,原在青島德瑞皮化公司(德國獨資)任主管會計,工作出色。一九九九年十月底,鄒松濤因為去北京信訪局反映法輪大法的情況,一回青島就立即被拘留了,到十二月份才放出來。

據知情人調查證實,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日,鄒松濤被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警察鄭萬辛、紹正華用電棍毒打,當日墜下樓來,死時年僅二十八歲。因為江澤民有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算自殺」的密令,很多人傾向於認為是警察在毒打中把人逼下樓去,或者把人打死後扔下樓製造「自殺現場」。

融融的媽媽張雲鶴因為堅持信仰,不得不流離在外,後被劫持在青島大山看守所女牢至今。融融從兩歲半開始,只得和外婆、外公相依為命。可是,融融年已六旬的外婆,終於無法承受失去愛婿,又與女兒分別的雙重打擊,於二零零一年八月也黯然離世。

十歲女童的苦難遭遇

李穎
李穎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年僅十歲的法輪大法小弟子李穎正在北京昌平城北中心六街小學上課,被老師叫出去,騙她說:「你去學習學習」。之後將她劫持到了昌平朝鳳庵的一個度假村(實際是迫害法輪大法的「洗腦班」)。在洗腦班裏,當天晚上,他們就輪流灌輸誣蔑法輪功的東西,並威脅李穎:不放棄信仰就不讓上學。

小李穎和媽媽陳淑蘭在一起,眼看著「六一零」那些人把媽媽帶走了。他們還是不讓李穎上學,不讓回家,還強迫她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他們不讓孩子睡覺,到半夜一兩點鐘還不讓睡覺,走到哪兒都有兩三個人跟著。

李穎的姥姥被關在河北懷來縣看守所;大舅陳愛忠已被迫害死了;姥爺陳運川被關在河北石家莊北郊監獄;小舅陳愛立關在河北冀東監獄;小姨關在河北高陽女子監獄;媽媽陳淑蘭也不知被他們帶到哪裏去了。

李穎是當時唯一的一個被關在洗腦班的小孩兒,他們逼李穎寫決裂書,後來他們把李穎送到了小飯桌和昌平敬老院,在那裏她不如一個乞丐,一呆就是近三年的時間。中共對李穎一家慘無人道地迫害,到二零零九年,七口之家只剩兩口人,這給一個在苦難中長大的孩子,從精神到肉體造成的傷害是無以言表的。

十二歲女孩劉倩被迫害致死

劉倩,河北省雄縣葛各莊村人,念小學三年級。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發現耳後淋巴結腫大,服藥十三天後不見好轉,頭痛、腹痛、腹脹乏力,頸軟,醫院診斷為急性白血病,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晚上兩點半病情加重,醫院擔心患兒出血沒有血庫便轉到省醫院。再一次檢查和上述病情一樣。

父母親看著病痛中的倩倩卻無法挽救女兒幼小的生命,無奈地抱著女兒痛哭。悲痛中的母親想起曾看過法輪功真相傳單上講一個十五歲的女孩患白血病煉法輪功痊癒的神奇故事,她們請來《轉法輪》一書,一片虔誠地和小倩倩一起學習。學了三天,奇蹟出現了,孩子想吃東西了,並要起床煉功。等七天過後完全恢復了。

正月十七,小倩倩來到她久別的學校。老師問:「誰煉法輪功啊?」孩子坦誠回答:「我煉。」「你不知道國家不叫煉法輪功嗎?」「我不煉功早就死了。」孩子被立即叫到校長室,遭到校長的訓斥,強行讓她保證不煉了,否則不讓上學。下午校長楊天祥等人開車把正在上學的劉倩送回家。小倩倩見到鄰里親人放聲痛哭,幼小的心靈受到沉痛的打擊。她哭訴道:他們非要叫我寫保證書,我不寫,他們就不讓我上學。倩倩無法面對這嚴酷的現實。

第五天,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二日,心情沉重的倩倩突然昏迷不醒,驟然死亡。

活著被裝進冰棺的陳英

陳英,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樹人中學高一二班學生。品學兼優、愛好書法,並在校內外獲獎。

活著被裝進冰棺的陳英
活著被裝進冰棺的陳英

一九九九年八月初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討公道被抓捕。八月十六日佳木斯市駐京辦抓捕大法學員的專職公安幹警押解陳英返回,在途中被警察辱罵,毆打和恐嚇威脅,將她用手銬銬在車架上,只給半個麵包和半瓶水,上廁所時也不准關門。陳英不願再受他們的迫害,就在上完廁所後關上門,於下午兩點多在京秦線280公里處跳車逃生。列車行駛二十多里才停下來,佳木斯市公安李政委和第二包車組的列車長等人將陳英送到豐潤醫院。當晚六點多鐘,李政委說:「看不能活就拔了氧氣!」目的是不讓家屬看到還有活氣,當晚又直接送到豐潤火葬場冷凍,這個見死不救的李政委一句話就斷了一個女孩子的生路。

被囚禁在拘留所中的兩歲兒童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一日,山東萊蕪市法輪功學員王子等在家中幹活時,當地公安局張丙寅、張××等三人帶領二十名警察用萬能鑰匙擅自將王子等家的防盜門打開,被家屬發現,當即制止。但是警察不聽勸阻,粗暴地將門一腳踹開衝了進來。他們的兒子和姪女都只有兩歲多,身體裸露,要給孩子穿衣服都不允許,甚至其兄弟媳婦(未修煉法輪功)的手被一個叫田玉剛的銬得鮮血淋淋,王子等被幾個公安撲倒在地上銬上手銬,一家六口被強行帶走。

全家人被帶到拘留所後,王子等兩歲的孩子扒著鐵柵欄,撕心裂肺地哭喊著: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哇……哇……鼻子也出了血。隔院的公安局家屬院的家屬聽到小孩的哭聲,跑過來詢問:怎麼這裏還關著這麼小的小孩呀!拘留所的人不斷地向市局反映小孩的鼻子流血,是不是考慮放回去,但無濟於事。

四歲小女孩王淑傑在迫害中夭折

四歲小女孩王淑傑,家住山東省萊蕪市苗山鎮南苗山三村。在對法輪大法的殘酷迫害中,小淑傑像千千萬萬個孩子一樣,也承受了非人的精神摧殘。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五日,飽經驚嚇與迫害的小淑傑停止了呼吸,永遠地走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媽媽正在淑傑大伯家給兩歲的淑傑餵飯,一群警察將大伯家的防盜門弄開,撞爛內門,衝了進來,綁架了淑傑全家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日警察把淑傑爸爸和淑傑帶到官寺派出所審問,警察蘇國建大叫著說:「你們姓王的一家都煉法輪功,給我們帶來多大的麻煩?」淑傑爸爸剛要說話,一本書朝他臉上打來,小淑傑當時被嚇昏過去。媽媽抱著淑傑來到樓下,淑傑醒來後,發燒出汗,頭痛地左右搖擺,坐立不安,直往牆上撞,回家後昏睡一夜一上午。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晚,苗山派出所姓李的拿著警棍又來抓人,小淑傑剛睡下被驚醒,大喊著:爸爸、媽媽我不讓你們走。八月十五日是團圓節,小淑傑一家卻為躲避迫害流離失所。小淑傑在一次次的驚嚇與迫害中,受到極大的傷害,身體狀況一天不如一天,吃飯也成了困難。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一日,他們來到了省內著名的齊魯醫院,經檢查,頭顱內有個良性水泡,需要手術。手術後淑傑沒有好轉,反而開始抽筋、發燒到四十二度。四天後小淑傑停止了呼吸,永遠地走了。由於淑傑家經濟並不好,醫療、手術費不太夠,他們只能留下所有的財產,離開醫院回到了淒涼的家。

小開心暗洒孤兒淚

開心親吻著媽媽的照片說:想媽媽
開心親吻著媽媽的照片說:想媽媽

黃穎(乳名:開心)的父母都是法輪功學員。在開心一歲半的時候(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五日),她的母親羅織湘就被迫害致死,父親黃國華遭當局迫害及非法關押。開心現由爺爺奶奶撫養。開心從一歲半時在外婆面前從不透漏媽媽去世的消息。

外婆問開心:「媽媽去哪裏了?」開心講:「在廣州上班。」只要外婆不在身邊,任何人問:「媽媽在哪?」開心答:「媽媽被壞人害死了!」問:「為甚麼不跟外婆講?」開心答:「外婆會哭,哭的好傷心好傷心的!」

開心在另一法輪功學員家中看到《羊城小故事》法輪大法真相小冊子裏面「廣州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中的媽媽照片時,開心一臉若無其事會說這是媽媽,然後又蹦蹦跳跳的自己出去玩。大家以為她還不懂事,並暗自慶幸她還未受太大傷害。但是!在大家都進了房間後,她一個人又重新拿起小冊子深情地望著媽媽的照片,偷偷流淚。

張緣圓兩次被惡警劫持


張緣圓
張緣圓

張緣圓一家住在重慶市潼南縣梓潼鎮,爸爸(張洪旭)和媽媽(吳詠梅)都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下旬,小緣圓的媽媽被潼南縣國安大隊長張良綁架走,在看守所被刑訊逼供,吳詠梅為抵制關押迫害,在看守所絕食抗議。吳詠梅由於在看守所中出現生命危險而得以脫離虎口。二零零四年一月一日,當時只有四歲的張緣圓被潼南縣第一派出所四名警察強行帶走,以圖抓到其父母。緣圓的爸爸張洪旭早在孩子才七個月時,就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大法,被惡警張良非法送西山坪勞教,在那裏遭殘酷折磨,鼻樑被惡警打斷,牙齒被打掉,肋骨多處受傷。

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中午十一點多,重慶市潼南縣惡警綁架了數名法輪功學員,包括十一歲的女孩張緣圓。惡警把張緣圓關到一個單間恐嚇。後來警察把張緣圓交給她的一個遠房親戚。小女孩為避免警察再來綁架,被迫離家出走,目前下落不明,令人擔憂。

出生十天的珊珊竟成了中共的「囚徒」

珊珊的百日照片
珊珊的百日照片

珊珊:山東省煙台龍口市人,爸爸刁希輝,媽媽呂豔娜都是教師,修煉法輪大法。

珊珊的媽媽呂豔娜先後三次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公道話,第一次遭到下丁家鎮政府惡人野蠻毒打,多次被非法拘留及扣發工資、長期被學校看管、監視,後被非法開除公職。

這個家庭祖孫四代有近二十位法輪大法修煉者。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現在,全家人不斷遭受山東省龍口公安迫害,多次進出派出所。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晚他們的女兒珊珊在魔難中出世。

二零零四年四月八日凌晨三點左右,呂豔娜的丈夫刁希輝出去發真相資料被惡警綁架。孩子剛出生十天,呂豔娜沒有想到剛分娩十天的她也被龍口公安連嬰兒一併劫持,被龍口「六一零」的不法之徒押送到煙台洗腦班,女嬰珊珊成了中共這場邪惡迫害中年齡最小的「囚徒」。

珊珊和媽媽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四個多月。後來媽媽又再次遭綁架,剛剛兩歲的珊珊和奶奶一起去看守所看媽媽,每次要倒三次車,幾個月中歷經了二十多次的折磨都不讓看,一次奶奶抱著姍姍在市政府門前訴說著孩子天天想媽媽不讓見,姍姍也向圍觀的人們哭訴:奶奶冤啊!

在睡夢中,懂事的孩子還時常喊出聲來說:奶奶別哭了。

從一歲起就被關押的小女孩兒

郭月童是河北昌黎縣一個六歲的小女孩,她知道昌黎縣有個可怕的洗腦班。月童一歲的時候,就被關在那裏很長時間,五年後的二零零六年,她又第二次被關入牢籠。

小月童的媽媽劉愛華、爸爸郭玉亭是河北省秦皇島市昌黎縣法輪功學員。月童出生的時候,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因為小月童的媽媽不放棄按「真善忍」做好人,惡人將小月童和媽媽一起關入臭名遠揚的昌黎洗腦班,當時小月童才一歲。

在昌黎洗腦班,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洗腦班的惡人除了強迫他們看誹謗造謠的光盤和書報,還用各種酷刑來折磨他們:不讓睡覺、戴鐐、戴銬、用膠皮棒打、罰跑圈、野蠻灌食、戴背銬且嘴用膠帶粘上拿電棍電、用手銬銬在門或窗戶上然後用電棍電……

每當惡警折磨媽媽時,小月童嚇得只能躲在牆角哭。在沒有壞蛋嘶喊糾纏、媽媽沒有被拉出去折磨的時候,小月童就會扒在牢房的鐵欄上向外張望。

後來,小月童和媽媽被迫害的事被曝光出來,國際上很多人都知道了小月童遭迫害的事情,惡人們才不得不把小月童和媽媽放出來,那時小月童已經三歲了。

出獄後的小月童看見了爸爸郭玉亭,爸爸這時已被迫害的雙腿不能行走。長久的分離,使小月童對爸爸完全沒有了概念。可是當小月童剛剛習慣叫「爸爸」時,中共「六一零」惡警又闖入家門,再次抓走了小月童的爸爸。

後來爸爸回來了,一家人總算團聚了,小月童真高興。可是二零零六年的五月,小月童又和爸爸媽媽被惡人綁架到洗腦班。

*****

當夜幕降臨時,在那些不為人知的角落,有多少幼小的心靈在顫抖,多少雙無助的眼閃動著淚花。

修煉「真善忍」沒有錯,法輪功沒有錯!迫害正信的中共正在製造著一幕幕人間悲劇。讓我們共同抵制這場毫無人性的邪惡罪行,不能使邪惡再繼續下去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