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難中原的女性法輪功修煉者(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九日】(接上文《蒙難中原的女性法輪功修煉者(三)》

在這場滅絕迫害中,紅色中共徹底踐踏了人倫,蹂躪了人的最基本尊嚴。在律師高智晟的《致胡錦濤、溫家寶的第三封公開信》中指出:幾乎所有受害者,無論男性還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就是被扒光所有衣服,其女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生殖器都遭到了最為野蠻和下流的攻擊。一位死裏逃生的法輪功女學員說:「那裏面的邪惡外界是無法想像的。」

(四)性虐待、強姦、輪姦

婦女權益受保障原本是一個社會或國家文明進步的重要標誌,而維護女性的人身尊嚴是最起碼的道德底線。近十年來中共與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除了用酷刑對待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女學員,還毫無忌憚的唆使和縱容強姦、輪姦、性虐待等犯罪,強迫懷孕婦女流產,女學員受到的傷害駭人聽聞。這充份揭示出中共的邪惡和無恥。

一、魏星豔:二十八歲,重慶大學碩士研究生。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一日,聯合國監察專員和聯合國停止對婦女的暴力監察專員聯合向中國政府發出呼籲。報告指出,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一日,重慶大學二十八歲女碩士研究生魏星豔及西南政法大學、重慶大學數十名法輪功學員,大多是學校的教職員工和學生,因為在校園內放氣球掛條幅慶祝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輪大法日」而被逮捕。據悉,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幾名警察把魏星豔抓捕到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的一個房間,叫來了兩個女犯人強行扒光了她的衣服。一個身著警服的警察把魏星豔按在地上,當著兩個女犯人的面強姦了她。

魏星豔絕食抗議迫害,惡警強制灌食並插傷了她的氣管和食管,造成她不能講話。五月二十二日,奄奄一息的魏星豔被送進重慶西南醫院搶救。「六一零」警察為了掩蓋罪責,把魏星豔在重慶大學的所有檔案和專業封鎖,並正式通知重慶大學統一口徑:「對外一律不承認有魏星豔這個學生,不承認有高壓直流輸電及仿真技術專業」。強暴惡行在國際社會曝光後,沙區公安分局不但不查處犯罪警察,反而抓捕報案人,綁架了數十名法輪功學員。所有知情警察全部被調離崗位,魏星豔本人至今下落不明……。

二、常學霞:三十八歲,大學專科畢業,助理工程師職稱,工作單位:大連亞安大藥房。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常學霞因不放棄信仰,在大連教養院被非法勞教兩年,期間受到了非人的酷刑折磨:在寒冷的冬天,被呈「大」字形綁在死人床上,脫掉鞋襪、棉衣、褲,只穿著單衣、單褲,打開窗戶凍;在女隊大隊長萬雅琳的親自指揮下,幾個犯人一齊蜂擁而上,將常學霞不分頭臉拳打腳踢,並吊起來用木板抽打,使其多次昏死過去,左臂被打得失去知覺,肌肉萎縮,半年多後才能正常活動,腹部以下全是黑紫瘀血,一年以後還沒完全恢復。

更沒有人性的是,他們還將常學霞衣服脫光,掐乳頭、揪陰毛並將牙刷、鞋刷(用來刷廁所、水槽子)插入其陰部轉動,並在前面放一盆水看出血沒有;更有甚者把這種慘無人道的折磨當樂趣。

常學霞這次被綁架是因為她被迫害的事實被全國「十佳律師」之一、經常為平民弱者打官司的正義律師高智晟上書給國家領導人,反映這七年來法輪功修煉者被殘酷迫害的事實。因為這件事,大連國保大隊便指使香爐礁派出所綁架了常學霞,並送到洗腦班迫害。

三、潘冬梅:二十歲,廣東省電白人。

二零零一年到北京為法輪功說真話,二零零一年四月三日被抓到朝陽區看守所。四月五日至八日,在六一二房被惡警強行綁在木板架上,鼻飼,灌食。管教讓脫掉潘的襪子,一隻塞進陰道,一隻塞進肛門,還指使刑事犯給潘嘴粘膠條,殘害得潘不省人事。八日至十日,預審利用晚間和白天休息時間多次提審,採用疲勞戰術,不讓睡覺、休息。

四月十一日上午十一點三十分至下午兩點三十分,032004警號預審員提審時,強行拉下一男性法輪功學員的褲子,拉到潘冬梅面前,強迫她看,她不從。預審員又強迫她脫下衣服,遭拒絕後竟殘忍地利用火機燒潘冬梅與那位男性法輪功學員的臉,將兩人的臉燒的烏黑,都起燎泡。

四、王雲潔:四十歲,遼寧省大連市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二年六月四日王雲潔被綁架到馬三家勞動教養院,遭大隊長王曉峰、石宇、任紅讚等惡警的酷刑虐待,被關到水房、三角倉庫、地下室共將近四個月。王雲潔被捆綁在固定物上、被罰蹲著、蹶著、罰站軍姿、被郭鐵英等惡警用兩根高壓電棒同時電擊乳房數小時,致使整個乳房完全潰爛。第二天他們還強行把王雲潔雙腿雙盤上,用布條把其腿、頭緊緊綁在一起成球狀,再用手銬將雙手反銬從身後吊起來,長達七個小時。從那以後,王雲潔就再不能正常坐、立和行走了。

馬三家惡警以為她就能活兩個月,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匆匆要家人來接。回家後,因身體在馬三家教養院嚴重受損,電棍電擊導致乳房潰爛,越來越嚴重。二零零六年七月含冤去世。

五、劉季芝:五十一歲,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西曈村法輪功學員;
韓玉芝:四十二歲,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西曈村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河北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警察二十多歲的何雪健,在派出所非法審訊過程中,公然強姦了從家中被綁架的劉季芝和韓玉芝。而此時,聯合國酷刑專員一行正在中國調查。

……警察們用膠皮警棍和電棍毒打劉季芝,逼問她村裏還有誰煉法輪功。警察何雪健無恥地在她胸部亂掐亂摸,還淫笑著說:「這就叫耍流氓嗎?」……後來何雪健當著其他警察的面,將她按倒在床上,撩開她的衣服用電棍電擊她的乳房。看著電出的火花,何雪健連說:「真好玩!真好玩!」何雪健不顧劉的拼命反抗扒去她的衣服,坐到她的肚子上,同時還將手指插入劉季芝的下體亂拽。隨後他又換了一個方向扒劉季芝的褲子。劉季芝掙扎著說:「你是警察,不要犯罪,不要幹這種傷天害理事呀!你是年輕小伙子,放過我老太婆。」何雪健置若罔聞,只顧瘋狂地把生殖器掏出來對劉季芝進行強暴。整個過程中,同屋的警察對眼前發生的暴行無動於衷,一直斜眼旁觀。之後,獸性未盡的何雪健又強暴了四十二歲的韓玉芝。

六、秦洪芹: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大法,山東省沂南縣蒲汪鎮(原大王莊鄉)陡溝村人。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秦洪芹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剛到車站被截回,十二月二十九日晚被原大王莊鄉黨委抓到鄉里關押。二零零零年元月四日晚在鄉綜合治理辦公室,王現永對秦洪芹說:你脫下襖來翻經文,秦把襖脫下來了。王現永讓繼續脫,並說從杜永蘭的褲頭裏翻出了甚麼甚麼。秦就不脫,王現永說,你脫了衣服就不打你了。秦說:你們找女的來翻我身可以。

王現永說:「別弄那些事,不知見了多少了,不差你這一個。」秦說:「你叫我脫衣服,國法沒有這一條。」

他們將秦洪芹兩手銬在背後,強行讓她坐在地上把腿伸直。幾個惡徒開始輪流用大皮鞋猛踢她的臀部、大腿。惡徒李永寶站在她的大腿根上,用皮鞋向下踹。秦洪芹因背後戴著手銬只能斜躺在地上打滾。王現永邊打邊說:今晚上就抽你的筋、扒你的皮!把她打得不能動了,惡徒們才把手銬摘了,把她架起來站著。王現永背後緊緊地攬著秦洪芹,雙手抓住她的兩個乳房攥了一陣子。後來王現永又將她的上身衣服強行扒光,一個人一邊架著她一隻胳膊,王現永開始用手搧耳光式的來回扇她的乳房。

王現永擺弄了一陣子,將秦洪芹架到沙發上坐下,一個人拽住她一隻胳膊,王現永又開始用煙頭燒她的乳頭……。接著王現永將秦洪芹的褲子、褲頭一塊扒光。全身扒光後兩個人拽著兩隻胳膊,把兩條大腿向外搬,王現永手持電棍向她陰道裏插。慘叫聲驚醒了西室姓劉的司機,他們叫秦洪芹趕快穿衣服,剛穿上褲子司機就進屋了,這時秦洪芹上身還光著。

王現永毫不隱諱的說:上邊叫我這樣幹的。他還告訴秦洪芹:鄉里已經開會宣布了,無論用甚麼手法,就想把你們折磨得受不了自殺。

七、鞠紅蓮、何景范:吉林省扶余縣人

遭受吉林省扶余縣公安局副局長杜繼增的性侵害。

二零零一年鞠紅蓮被抓進洗腦班。八月二十七日一女警察在晚八點多鐘把鞠紅蓮領到教育局招待所三零六號房間。房間內有兩名女警察陪著公安局副局長杜繼增。杜繼增喝得醉醺醺的,一雙色狼的眼睛盯著鞠紅蓮看,並讓她在他身邊坐下,拽著她的手問:「你為甚麼煉法輪功?」鞠紅蓮說:「我要做一個好人。」杜繼增狠狠的拽著她的手說:「你這麼小,煉那個有甚麼用,不要煉了……。」而且又說了一些不堪入耳的話。並把手伸向小鞠的脖子,掐著她的脖子,小鞠幾乎要摔到地上,只好拼命掙脫他的手,跑出門外,回到宿舍。

不一會兒,杜繼增也跟到宿舍,進屋看到躺在床上的女學員就問:「你是女的?還是男的?……等等。」當他看到鞠紅蓮時,又一下子拽住鞠紅蓮的手,狠狠地拽著,而且開始向她身上摸摸索索的,鞠紅蓮躲閃,正在這時杜繼增一下子又撲向了何景范,拉著何景范的手,何被握得疼痛難忍。由於突遭驚嚇,何景范四肢冰冷,臉色由紫到白,一會兒就休克了。旁邊她們村兒的人喊了半天才使她醒過來,但由於心動過速,四肢仍冰冷,精神不振。周圍的學員看到同修被公安局長折磨成這樣都哭了,要求公安局放人,給何景范治病。可公安局不讓走,一直到洗腦班結束。

八、朱霞:三十二歲,遼寧省人。

二零零四年底,朱霞由於在洗腦班受到連續的強姦,變得精神失常。

二零零五年底,一位剛從遼寧女監出來的法輪功學員揭露,有八位法輪功學員被扒光衣服推進男牢任死刑犯強姦。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