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三個講真相電話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三日】最近打了三個講真相電話,總結了一下,對自己幫助很大,寫出來和大家分享。

第一個電話和一個年輕人談了近四十分鐘,這是一個很理智思考型的年輕人,對《九評共產黨》有一定了解,對大法真相也有一定了解,但都是一知半解,認為中國不錯,需要再給邪黨一些時間,覺得中國需要穩定,最終沒有三退,想到自己使盡渾身解數仍然沒有勸退得了,難免有些沮喪,以致後面學法煉功時心都不能平靜下來,對方的幾個問題總是在腦中轉來轉去。

第二個電話碰到一個淳樸善良的男士,對方很快同意三退,講了大法真相,自己很高興。第二天突然想到電話中還有一位女士說話,自己沒有幫她退,於是第二次給對方撥過去,沒想到昨天三退的男士說,「我還是不明白為甚麼要三退?」當時真像給自己當頭一盆涼水,把「高興」之情全澆沒了。於是我又從新給對方講了三退的意義和大法真相。

這兩個電話打完後,引起了我的警覺,因為我覺的自己講真相的心態不純淨,決定在打下一個電話前,靜下心來學法,調整狀態。學法後,自己一下認識到自己講真相的缺陷,其實說出來也很簡單:就是太注重三退的結果,忽略了講真相的質量,為三退的結果而喜而憂。認識到這點後,我立即調整了自己的狀態和講真相的心態,注重講真相的質量,具體說就是把基本真相講到位(例如三退的意義,大法基本真相),不再執著於三退的結果。

於是我打了第三個電話,對方是一個女大學生團員,沒有聽說過三退,對大法有很多誤解,我先給對方講了三退的意義(為甚麼要三退),勸退時,對方答應願意考慮,然後又針對她對大法的誤解一一作了解答,最後給了突破網絡封鎖的方法,對方愉快的接受,感覺她的思想變化很大,最後和她客氣的告別,說下次再聯絡。要在以前,我一定會不自覺感到「沮喪」,但是我現在認為這是一個成功的電話,因為基本的真相我已經講到位了,而且對方願意考慮三退,對大法基本能夠正面理解,為下一次得救打下良好基礎。

當我改變了自己講真相的心態,更加注重講清基本真相後,驚訝的發現給自己接下來講真相帶來了很大的變化:我發現自己的思路更加清晰,重點(即基本真相)更加突出,我不會再被對方的問題所帶動,也不會因為對方當時沒有立即答應三退而焦躁,奇妙的是講真相的總體時間反而在縮短,因為自己沒有陷於問題之中。同時發現自己以前打電話的種種顧慮自然煙消雲散,體會到師尊說的「無所求而自得」(《精進要旨》〈學法〉)。

自己每天打電話的記錄也從以前單純的三退數字變成了對眾生講真相的質量記錄。當我再遇到受黨文化毒害較深的人,在我講完基本真相後,仍然「胡攪蠻纏」說我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他時, 我會嚴肅的說,朋友,你錯了,我自費給你打電話不是求你三退, 而是想把這些真實的消息告訴你,幫助你做一個正確的選擇,並告訴你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這時對方反而能夠冷靜下來。

不過歸根結底,還是一個學法的問題,因為沒有學好法,自然就會陷於做事的狀態之中,自然就會執著和看重結果,常人不就是以成敗論英雄嗎?相反,法學得好,用修煉人的正念做事,講真相中體現出法的威力,自然就能做到做而不求,因為那不是用一個常人的手段和技巧能達到的。法沒有學好,自己就會陷於常人做事的狀態,反之,法學得好,就是在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正念在做事,相差千里。

以前一直說不清楚為甚麼學好法才能講好真相,這幾天突然有點明白,更重要的是,對師尊的新經文《大法弟子必須學法》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悟。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