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救度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七日】前幾年我對三件事做的很差勁,尤其是走出去證實法和陌生人講真相勸三退,根本就沒有去做。被人心障礙著,老是開不了口。其原因還是怕心在作怪。

師父在《走出死關》中說:「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十年前,我發真相資料被惡人構陷,在監獄關了一年。就是這個怕心使我失去理智給大法抹了黑,給自己造成終身遺憾。回家後,在明慧網上發了嚴正聲明並表示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自己還是被怕心障礙著,不但沒有加倍彌補損失,反倒變得圓滑起來;做大法的事躲躲閃閃,不敢出頭露面;發資料不講效果,只是偷偷的放,不敢當面發;發正念不入心當作任務來完成,講真相還是被舊勢力束縛著邁不開步、張不開口,吞吞吐吐更不敢勸三退。直到零七年我救人的數字還是零。

面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常常悔痛不已,感到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回想自己得法前滿身業力,渾身病,尤其是那個心臟病。難受起來真要命,常常鬧罷工(停跳)。是慈悲的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給我淨化了身體和心靈,把我當作真正的弟子來帶,從而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是多麼榮耀啊!

捫心自問:自己的所為還配當大法弟子嗎?後來又看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光盤,師父一再要我們救人,多救人。而自己卻無動於衷,慚愧的眼淚湧出了雙眼。從那時起自己才痛下決心,走出去證實法救人!

我參照明慧網上同修的經驗,每天用半天的時間騎單車雲遊式的講真相救人。

一、勸戒煙講真相促三退

和陌生人講真相做三退還有一個搭話難的問題,許多同修都有同感。一天我在學《轉法輪》第七講時,師父的一段法點悟了我:「抽煙也是執著,有的人說抽煙可以提神,我說那是自欺欺人。」我當時心裏一亮:對,我用勸戒煙的方法和陌生人搭話講真相。經過驗證,確實很好。現在抽煙人很多,老年、中年、青年比比皆是,大街小巷,行人路上隨處可見。

一天下午我騎車看見在某路公交車站牌下,一高一低站著兩個五十歲左右的人在抽煙等車。我忙把車子放好,一邊發正念清除阻礙他們得救的邪惡爛鬼,一邊微笑的走過去說:「老弟,抽煙不好,戒了它吧。」大個子笑著回應:「是不好。」矮個子說:「我有多年的煙齡了戒不了啊。」我說:「你們默念九個字就能戒了。」「甚麼九個字?」他倆同時問。我就一個字一個字的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誠心默念有福報。」你是法輪功?他兩問道。我說:「是呵。我原來是一身病,煉功後沒有了,我原來是個大煙筒,煉功後全戒了。這多好啊!」「法輪功這麼好,那政府為啥不讓煉?」「法輪功是煉真、善、忍的,共產邪黨是搞假、惡、鬥的。水火不相容,他當然不讓煉了。」大個子說:「你們主要是不該去圍攻中南海。」我說:老弟呀,這就是我要給你講清的真相了。於是我就把425上訪和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給他們講了。矮個子還有點半信半疑,大個子說:「這個我信,共產黨就是個殺人狂。八九年我在京當兵,六月四號鎮壓學生運動,慘不忍睹。」接著我又講了貴州省出現的二億七千萬年的「亡共石」這是天意呵,天要滅它呢,參加過黨團隊的都是它的一份子,都要受連累,得趕快退出來吧。他倆說:「看來共產黨真要完了,給我倆退了吧。」大個子說他叫某某某是黨員;矮個子說叫某某是團員。我記下他倆的名字,從兜裏掏出兩張印有九個字的護身符給了他們,告訴他們:誠心默念必有福報,這時公交車來了,時間正好,他們道聲謝上了車。我望著這兩個得救的生命,心裏也在連聲感謝師父。

我騎上車子又飛駛在救人的路上,心裏一遍遍背誦著師父《洪吟二》〈快講〉,轉眼間,來到一個小區,這個小區我以前來發過真相資料。那時還不敢講真相,小區裏人來車往,呵,要救度的生命太多了。

我騎車來到三號樓時,見一個年輕人正坐在台階上抽煙。我忙把車子放好,一邊發正念清除他背後阻礙他得救的黑手爛鬼和一切邪惡因素,一邊走過去說笑著說:「小伙子,抽煙不好呵,戒了它吧。」只見他抬起頭來,狠狠的瞪著我:「你管的著嗎?」「我是為你好呀。」我仍然笑著說:「你看紙煙上的過濾嘴,原來是海綿做的,現在為了賺錢,偷工減料換成纖維了,抽了會得肺癌的。」此時,他不那麼兇了,氣憤而又無奈的說:「現在的人沒良心了,為了錢良心都讓狗吃了,大爺你走吧,別煩了。」我想他一定是受了甚麼打擊,就開導的說:「有甚麼難處你對大爺說說吧,也許我能幫幫你。」他猶豫了一下,見我心誠面善就對我講了他的遭遇……

原來小伙子是失戀了,和女友談了兩年的戀愛。花了他萬元錢,沒錢了就吹了,又跟了別人……他咽不下這口氣,心煩意亂,想著如何去報復。

我對他開導的勸說:「你可千萬不敢去幹那種傻事,為了一時解氣,造成一生的悔痛。」唉,他長長的嘆了口氣問道:「大爺你說我該怎麼辦?」我說:「強扭的瓜不甜,隨她去吧。這都是有因果關係的,可能說不定是上輩子欠她的,這輩子還她了。」「你說的也在理,不過我總扭不過彎來,覺的她太不講道德了。」「甚麼是道德?當今社會都是共產邪黨搞壞了。你說人家法輪功多好,煉真、善、忍,叫人說真話,行善積德做好事,遇事要忍讓,為別人著想。這麼好的功法,它不讓煉,煉它就抓你、打你、殺你,甚至活體摘取學員的器官高價出售牟取暴利,真是個十惡不赦的惡黨。」「大爺,我看你是法輪功學員吧。」小伙子問道。「是!」我堅定的答道。「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誰反對大法,誰就沒有未來。共產邪惡反對大法,所以天要滅它。」小伙子道:「我看過你們的小冊子,這個我知道。」我說你知道了真相,趕快三退吧,免得遭殃,他高興的讓我用真名給退了團隊。

在分別時,他又懇求說:「大爺,你會算卦吧,算算我何時會時來運轉?」我說:「你退出了團隊,為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還算甚麼卦呀!你記住九個字,按真善忍去做,比你算卦強千百倍。」我又給了他一個小冊子和護身符。我說:「把護身符裝到身上,小冊子看過之後要傳給別人看,你會積德有福報的。」他高興的連聲說:「謝謝,謝謝。」我說:「別謝我,要謝就謝我師父吧,是我師父讓我救你的。」

他雙手合十,連聲的說:「謝謝法輪師父,謝謝大法師父!」

二、做好事、勸三退

一次,我騎車看見在一個大斜坡上,一個約五十歲的中年人拉著兩隻床和雜貨正吃力的往上上。我忙跳下車來,把車子鎖好。快步上去給他幫忙。他大概覺的輕省了,扭回頭看了看我,笑著說:「你又學雷鋒了。」「我是煉法輪功的。」我笑著說:「我師父讓我做個比雷鋒還要好的人呢。」有兩個路上的行人也笑了,向我豎起了大拇指。

上了坡,他下來,邊擦汗邊說:「法輪功就是好。」我問他:「你認識我嗎?」他說:「那次天下雨,我見你幫著買煤球的老倆口卸煤球,還有一次也是這個坡,你幫一個收破爛的往上推,你身體真好呵,有六十多歲了?」我說:「都快七十了,原來一身病,煉功後全沒了,像個年輕人。」他張口表示很驚訝。我又給他講了大法的美好和真相,還有貴州二億七千萬年的「亡共石」和三退保平安。他說他當過兵。在部隊上入的黨。不過早就不交黨費了。我說:「那也不行,因為你入黨時,對著邪旗發過誓,把生命交給他了,必須表示退出才行,這樣在天滅它時,你才會平安呢。」於是,他就發誓退出了邪黨,我記下他的名字了,給了他一張護身符。我笑著說:「這回你真正得救了,為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他接過護身符看了又看,雙手合十,連聲道謝。我忙說:「要謝,就謝我師父,是師父讓我救你的。」他再次雙手合十恭敬的說:「謝謝大法師父,謝謝大法師父。」

又一次,在一個公交車停車口,看到一對六十歲左右的老倆口,從公交車上下來,老頭拎著一袋小米,老婆婆提著一袋南瓜、豆角等。老頭說打「的」吧,老婆婆不肯,顯然是怕花錢。我想這事讓我遇上了,就又是師父給我的一個救人的機會。我推上車,邊發正念,便走過去笑著說:「老弟回老家來?」老頭笑著說:「有個親戚辦喜事來。」「來吧,我給你們捎回去。」老頭也沒推讓,正要往車上放,老婆婆攔住說:「不用不用,路不遠,拐兩彎就到了。」我看出來是怕和他收費,便誠懇地說:「你們別擔心,我是做好事不收費,順路給你們捎回去。」這一說老婆婆樂了:「那就麻煩你了。」我把東西捆到車上,推著車子,與他倆同行隨便嘮了幾句,我便書歸正傳了。

我給他們講了法輪功的真相。他倆高興的做了三退。老頭子是個黨員,但他不是無神論者,他非常相信神佛的存在,也知道共產黨不得人心,氣數已盡。老婆婆是個團員,他倆都用真名實姓退出了邪黨組織。

到家後,我給了他們一本《九評共產黨》和一本真相小冊子和一個光盤,並告訴他們看過,傳給親朋好友看會積德有福報的。老頭子接過資料連聲道謝。老婆婆子激動的說:「我今天遇到貴人了,又給捎東西,又救了我們的命,我們該怎麼感謝你呀!」我說:「別謝我,要謝就謝我們師父吧,是師父讓我來救你們的。」他倆雙手合十虔誠的念:「謝謝大法師父,謝謝法輪師父。」我看到他們是真的明白了。

我每天出去講真相車上總要掛個提包,看見街上被人丟棄的塑料瓶,馬上撿起來裝到袋裏。遇到收破爛的人,就給他一個,他會說:「謝謝。」這時,我給他講真相,他很樂意聽,有時也會跟著罵邪黨腐敗,作惡多端。絕大部份的人都會高興的退出共產邪黨組織。

當然在講退中也會遇到不聽、不信的,甚至要報警的,我都不動心。

一次,給一個開工具車的青年人講真相,他說:「別講這些,我不聽。」我又給他講貴州的「亡共石」,他不信,說我「反黨」,從身上拿出手機要舉報我。我馬上發正念,一邊清除阻礙他得救的邪惡生命和黑手爛鬼,一邊嚴厲的說:「你是在給自己造業!我好心來救你,你卻要舉報我。」他不吱聲了,把手機裝起來了,我又微笑著說:「你想想看,我為啥?要你錢了,還是沾你光了?我冒著坐牢甚至生命危險來救你。你現在不知道,是因為你在迷中,可就是在迷中,才能救你呀,要給你顯露出真相,危難真來了,那你就晚了。」他不兇了,看了看我說:「你走吧,我知道了。」當時我也想給他做「三退」,可一看,又過來幾個人,我怕惹麻煩,就順勢走了。過後很後悔,沒有給他做「三退」。

以上是我三年來講退的幾點體會,寫出來意在能給還沒有走出來的同修一點啟示,一點幫助。

其實只要大法弟子下決心走出來證實法救人,師父和正神就會幫你,給你智慧、勇氣,還會把有緣人一個個的引領給你:有找你問路的、乘車的、找某單位的、打聽人的、有的還會笑著說,認識你的。這些都是要你救度的,都是你世界的眾生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