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學員自述遭一年半關押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我在經過累計十個多月的絕食反迫害後,出現患有嚴重子宮肌瘤和心臟病等症狀,提前三年半闖出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由於一年多的迫害,我原本九十多斤的體重,出獄時僅有六十多斤,且體質十分虛弱。

我今年五十五歲,得法前是齊齊哈爾市某公司的在職職工,於一九九五年喜得大法。自從修煉大法以後,我多年的心臟病、婦科病、神經衰弱等一身痼疾不知不覺中就消失了,身體得到了從未有過的輕鬆、心情也從此變的快樂和舒暢起來。由於我修煉法輪大法堅持以「真、善、忍」為原則做好人,表現在工作中能夠任勞任怨、不再計較得失,深得領導同事的敬佩;在家庭中,我改變了暴躁的脾氣,能夠容忍喝酒成性並經常耍酒瘋的丈夫,夫妻間也能和睦相處了。看到我的變化,女兒也被大法的神奇、超常的威力所吸引,不久也走進了大法修煉中來,而且由於她修心性、肯吃苦、熱情待客,因而在她的工作崗位上也取得了較好的工作成績,時常受到領導和同事的表揚。

然而不多久,於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惡的中共和以江澤民為首的流氓集團,發動了針對善良民眾的殘酷迫害。從那時起我們母女倆也難逃噩運,經常被中共惡徒騷擾和恐嚇。

二零一零年一月五日晚,齊齊哈爾鐵鋒公安分局劉剛、劉守義、鐵鋒光榮派出所警察劉志東等十幾人突然闖進我家,聲稱我女兒講真相被人惡告,遂對我家進行非法查抄,搶走了電腦、打印機、刻錄機、MP3等物品等私人財產,還強行將我們母女倆以及另一位同修綁架到光榮路派出所。以惡警所長江某為首的一群警察,將我們分別關進不同的黑屋進行刑訊逼供,對五十多歲的我拳腳相加,對我的女兒更是百般加害、酷刑折磨。

我堅持向派出所警察講真相,並慈善對待他們,由於我的無怨無恨和無懼的正義表現,加之及時用意念制止邪惡,以至於一個惡警打我沒兩下就捂著胳膊、疼的跑開了。

我在光榮路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一天一夜後,又被劫持到齊齊哈爾第一看守所,在那裏我堅持不配合邪惡,開始了絕食反迫害。當時的獄警李立傑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打手,他一旦看到有法輪功女學員不穿號服和絕食的,就指使男刑事犯人給法輪功學員強行戴上三十八斤的大鐵腳鐐子,並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我在那裏的絕食抵制迫害,遭到了李立傑一夥匪徒的非人折磨,他們每天一次給我強行從鼻子插塑料管灌食,我堅決抵制,一幫男刑事犯和幾個惡警就將我強行摁倒,往我鼻子使勁插管,我的鼻子和胃經常性的被他們捅破、出血,疼得心如刀割,但我依然堅持絕食反迫害,累計三個多月。

二零一零年十月份,當地邪黨公檢法非法將我們母女二人判處五年徒刑,非法關進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酷刑演示:罰坐,長時間一種姿勢坐在塑料小凳子上,旁邊有普通教養人員看著,這種刑罰對人的腰部損害特別大,有的人因此腰部很長時間直不起來,長時間坐著臀部上有兩塊明顯的黑斑,有的小凳子上有稜,臀部都坐爛了。
酷刑演示:罰坐,長時間一種姿勢坐在塑料小凳子上,旁邊有普通教養人員看著,這種刑罰對人的腰部損害特別大,有的人因此腰部很長時間直不起來,長時間坐著臀部上有兩塊明顯的黑斑,有的小凳子上有稜,臀部都坐爛了。

一入獄,我就被關進第九監區。在正、副監獄長白英賢、包銳以及九監區正副大隊長鄭傑、王姍姍等惡人策劃指揮下,惡徒們在肉體和精神上的雙重折磨法輪功學員,逼法輪功學員一天要坐長達十五至十八小時的堅硬低矮的木板凳,不讓活動,並規定坐姿看聽誹謗大法的電視或言論,一旦有人變動姿式就有刑事犯前來懲治和打罵。一般坐不到十日,受迫害者的臀部鼓起大腫泡直淌膿水,疼痛難忍。我在那裏經受了這些非人的折磨,我自始至終不向邪惡低頭。由於我入獄時被體檢出患有心臟病和嚴重的子宮肌瘤等症狀,惡徒不得不讓我住進監獄醫院治療。

在監獄醫院的監室裏,我繼續絕食反迫害,他們查出我子宮肌瘤症狀非常嚴重,說我的肌瘤非常大,隨時都有爆裂的可能,加之我體力越來越差,給我灌食時都不得不小心翼翼,生怕我超大肌瘤爆裂引發他們自身的責任。

在監獄醫院不配合邪惡的指使,我在病床既煉靜功和發正念,同時又下地煉四套動功。看管我的那些刑事犯和獄警多次對我強行進行制止,我都毫不妥協,摁下手指我又接著立起,推倒床上我又站起,最後惡徒無可奈何,只好任我煉功,同時加緊辦理手續,恨不得一下子將我趕出監獄。

這樣,我在經歷累計長達十個多月的絕食反迫害後,走出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這個黑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