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九年冤獄 原教委書記仍在黑龍江女監受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漠河市六十二歲的裏玉書女士,遵循自己的信仰,堅持修煉法輪功,被中共非法判刑十二年,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受了九年多的迫害,曾被非法關押在小號,曾被六次隔離。她絕食反迫害近七年,被迫害的瘦骨嶙峋。

裏玉書,原大興安嶺阿木爾林業局教委書記,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身患的多種疾病不翼而飛,身心健康。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她與其他修煉法輪功的群眾一樣,遭到中共邪黨人員迫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裏玉書在加格達奇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三年一月,被劫持至黑龍江女子監獄集訓監區,三月從集訓監區又劫持至一大隊。現在被非法關押在十監區(病犯監區)。

以下是裏玉書自述近期遭受的迫害。

一、副獄長包銳唆使惡警毒打裏玉書,搶走衣物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中國傳統新年的正月十四)早,有人說:「正月十三,監獄長在大監區翻法輪功學員的物品,如果翻到經文,就扣包夾的分。」

不到半個小時,副獄長包銳、獄政科長陶淑萍和科長崔紅梅、趙麗莎等一夥人,來到十監區直奔法輪功學員。先到十監區四組對法輪功學員巴麗江進行行惡。十監區的獄警趙曉帆來到我面前說,要我配合,不要抵抗。組長包夾等人把我從床上拽到地下。

一會兒,包銳等人進來了,她們就把我拖到走廊,我高呼:「法輪大法好」。包銳一夥一邊翻我的床鋪,一邊惡狠狠地說:「把嘴封上!」在她的唆使之下,來了防暴隊的惡警,三十歲的大小伙子,對我連踢帶打,並用腳狠狠地踩我的身體,用膠帶在我的嘴上纏了好幾圈,又將我的手背過身後去。

酷刑演示:野蠻毆打
酷刑演示:野蠻毆打

我仍然喊,包銳惡毒地說:「把衣服扒下來!」又上來了幾個人,將我的衣服和褲子連扒帶剪地扒下來。我所有的衣服,無論冬天還是夏天穿的,內衣和外衣,全部被她們搶走。我的床上一片狼藉,床鋪和裝雜物的箱子都被翻了。我的所謂包夾,因為我喊,被扣分。

我已經被邪黨非法關押九年,二零零四年八月二日,開始絕食反迫害絕食六年半。副獄長包銳竟然公開執法違法,唆使惡警毒打我,一個六十二歲的老人,他們毫無人性的對我行惡,很多人看到惡警踢我,兇狠地踩我,都氣憤不已。大家也都看到了監獄所謂的人性化管理,只不過是騙人的謊言,徹底看清了監獄警察的醜惡嘴臉。

二、 監區長趙惠華利用打手殘酷地毒打裏玉書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二日中午,十監區大隊長唆使一幫犯人把我從監舍拖到女子監獄的醫院住院處,途中李英利打我兩個耳光,並把我的被褥拆了。衣服上印上「犯」字。

二十三日早五點五分,我立掌發正念,包夾李英利就上來給我幾個耳光。另一包夾邢國輝三十七歲(一米七十多的個子,一百六十多斤的體重),她是十監區的監區長趙惠華新找來的打手,也上來打我的耳光。邊打邊說:「知道院長為甚麼叫我包夾你嗎?」

不一會住院處的監道長楊秋香(四十四歲,大慶人,販毒犯),也過來幫兇,毒打我。她們把我從床上打到地上。李英利像個惡魔一樣,兇狠地踢我的胸部,痛得我二十幾天不敢用力呼吸,不敢抬胳膊,枕頭上都是血跡。李英利把枕巾泡在盆裏洗去罪證,她們一直打到九點三十分。

二十三日下午,兩個獄警領著一幫犯人,強行給我穿囚服。其中的打手之一高福豔(四十歲左右,身高一米六八,體重一百六十多斤,販毒犯。)她打人最恨,出手又快又重,被她打過的人都望而生畏。是十監區南側的監道長。另一打手李玉波(四十歲),又狠又毒。張方青(三十七歲,身高一米六八,組織賣淫犯,無期徒刑。)是東側監道長。李丹(四十歲,販毒犯。)王鑫華(五十七歲,一米六八,一百五十多斤的體重),身體強壯,狠毒,多年被獄警利用當打手,毒打法輪功學員,血債累累。王淑賢(四十幾歲,身體強壯。)打人狠毒不計後果。

我不配合她們穿囚服,她們把我從床上毒打到地上。高福豔極狠毒地用腳踩我的小腿,我疼痛難忍,我被她們毒打了半個小時後,被強行穿上囚服。我喊:「法輪大法好」。李丹用膠帶將我的嘴纏上好幾圈。把我的手背到身後,用膠帶纏住。王鑫華又拿膠帶將我的身體胳膊手纏住數圈。

二十四日上午這一夥打手又來了,我仍不配合,她們將我從床上毒打到地上。楊秋香打我的耳光,用腳拼命的踩我的小腿。李丹、王鑫華、邢國輝、又用膠帶纏捆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