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女子監獄惡警當眾侮辱巴麗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二日,法輪功學員巴麗江在黑龍江海林市被中共惡徒綁架,後被海林市法院審判長畢旭(女)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三年九月份,巴麗江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黑龍江女子監獄副獄長包銳,在眾目睽睽之下,唆使兩男惡警騎在巴麗江身上,「剃鬼頭」,搶走她的十字繡。目前,巴麗江已離開女監,家人被迫害生活維艱。

巴麗江,今年四十四歲,家住黑龍江省虎林市。她曾患有心臟病、乙肝、膽囊炎、神經衰弱,經常整夜都無法入睡。一九九九年,巴麗江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久,身體上所有的疾病都不治而癒。但是,從二零零二年至今,在黑龍江女子監獄九年的非法關押中,巴麗江一直堅定信仰,曾多次被毒打、關禁閉、上吊掛;長期遭迫害性灌食,受盡了折磨。

副獄長包銳唆使惡警騎在巴麗江身上「剃鬼頭」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上午十點多鐘,副獄長包銳、獄政科長陶淑萍和科長崔紅梅、趙麗莎等一夥人,來到十監區。開監欄門後,進到監室,包銳問其他刑事犯:法輪功學員是哪個床。當時,巴麗江正坐在床上繡十字繡,聽到說話聲時,惡警們已經到巴麗江的床前。

巴麗江抬頭看她們,像個兇神惡煞似的。她們要求巴麗江下床,巴麗江拒絕。她們就指使犯人拽巴麗江,犯人不願意聽她們,沒有人拽巴麗江。她們就又上外邊找了王淑賢、楊平等幾個犯人拽巴麗江下地,巴麗江就高呼「法輪大法好!」 陶淑萍說要收違禁品,巴麗江說:「我沒有違禁品。」

王淑賢、楊平等幾個犯人在惡警們的唆使下,把巴麗江拽下床,巴麗江的床被翻得亂七八糟,一片狼藉,甚麼也沒翻著。惡警陶淑平就把巴麗江的十字繡搶走,(一米三的十字繡,巴麗江幾乎都要繡完了)連巴麗江繡的線一起搶去。惡警陶淑平看中巴麗江繡的十字繡,她是搶走後,據為己有。巴麗江還有一個計算器,這都不屬於監獄規定的違禁品,也一同被她們搶走。以包銳為首帶領監獄的惡警們公開幹執法犯法的事,為所欲為。私底下,刑事犯都罵她們是強盜。

惡警陶淑平說巴麗江的頭髮長,違紀。包銳打電話找來了三個惡警,兩個男惡警,和叫趙麗莎的女惡警。這兩個膀大腰圓的年輕男惡警對巴麗江一個弱女子竟動起手,強行拽著、按著巴麗江,巴麗江拒絕,他們撕扯巴麗江至少十分鐘。他們把巴麗江按到地上,兩個男人竟無恥地騎在巴麗江的身上。包銳唆使一名刑事犯剪巴麗江的頭髮,此人不忍心下手。惡警趙麗莎搶過剪子就給巴麗江亂剪一通,一個男惡警說:給她剃鬼頭,貼頭皮剪。巴麗江拒絕剪頭。這個男惡警立即遭惡報,剪子把他手給傷了,流了很多血。

她們走後,刑事犯都罵他們:「這是真正的土匪」,好多刑事犯都留下了同情的淚水,很多犯人都來關心巴麗江,她們中很多人都是眼含著淚水看他們施暴的。

十監區趙惠華、趙曉帆帶頭 天天捆綁多名法輪功學員

三月二十二日,監獄迫使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得「碼小凳」,不能動。在車間進行生產的刑事犯被調回監室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十一監區是病犯監區,幾乎都是老弱病殘的人,沒有生產車間。監獄為了利益,黑著良心,讓這個監區的犯人在監室幹活,所以十一監區的法輪功學員沒有地方「碼小凳」。因為空間太小,沒有活動的地方,巴麗江就在床上待著。

巴麗江在女子監獄受迫害達九年之久, 被禁止到戶外活動,再加上監獄周期性地製造迫害,巴麗江的身體與心理都受到極大的摧殘,現在半身麻木、雙腿腳都浮腫。

監獄以掙分、減刑為誘餌,脅迫刑事犯迫害法輪功學員。在十監區監區長趙惠華的唆使下、副監區長趙曉帆跳出來,親自坐鎮唆使刑事犯給巴麗江們強行穿囚服。巴麗江和其他的法輪功學員裏玉書、趙必旭、李佩賢、曹迎春、張麗等被刑事犯高福豔、李玉波、李丹(三十歲左右,長得膀大腰圓、身高一米六八)、吳桂香、劉佩娣、張芳清等迫害。巴麗江跟她們講真相:不要跟著邪黨幹壞事,無論你甚麼心態下幹的壞事,將來都得去償還。她們說:我們也不想幹,但是沒有辦法,不這樣我就回不了家了。

每天早晨八點多,巴麗江和其他法輪功學員被強行穿上囚服,用束縛帶把巴麗江兩手綁在床上,再用膠帶固定住。直到晚上八點才放開。巴麗江身體的舊傷還沒有好,加之現在整天被銬著,使她的腰椎受到壓迫,導致雙腿浮腫。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七年,女子監獄發動就大規模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給巴麗江的身體造成了巨大的迫害。現巴麗江已離開黑窩一個多月了,雙腿腳還是浮腫疼痛。

在巴麗江被銬著期間,巴麗江要上廁所包夾都得請示惡警,惡警不批准,她們也不敢給打開,其中參與迫害的有副監區長趙小帆、惡警梁爽。

直到巴麗江離開黑窩的頭幾天,才停止迫害巴麗江。別的法輪功學員現在仍舊在迫害之中。

女子監獄曾實施「吊水房」、「捆綁」、「碼小凳」、「小號」等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五年四月末,原七監區現在稱為四監區,監區長康亞珍夥同監區的獄警,把法輪功學員張豔華和盧美榮的手抄法輪功經文搶走。全監區絕大部份法輪功學員,包括張豔華、管鳳蘭、史鳳麗、盧美榮、王金月、劉洪霞等以拒絕穿囚服、不點名來抗議。監區長康亞珍,夥同惡警吳雪松、崔豔和林佳等,把這些法輪功學員每天吊在水房,到晚上不許睡覺,不許轉換姿勢。兩層樓共三個水房吊有法輪功學員。用手銬把法輪功學員的雙手銬在水房一點四米左右的水管子上,只能保持站立的姿勢。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第一天早上,九點左右,把巴麗江等六、七個法輪功學員吊在西側的水房。當天晚上,晚飯時間,把巴麗江等放下來上廁所。巴麗江等幾人拒絕吃飯,刑事犯在惡警的唆使下,又開始吊巴麗江等。還沒來得及吊巴麗江的時候,巴麗江就拽著刑事犯不讓她們吊其他法輪功學員,巴麗江和她們撕扯起來。有一個犯人用腳踢巴麗江肚子,犯人於春玲也來拽巴麗江,於春玲當時心臟病就犯了,被抬走。

第二天,惡警以巴麗江是「難管」的法輪功學員,就把巴麗江劫持到小號迫害。小號的屋裏陰冷潮濕,巴麗江的雙手被用手銬銬著,二十四小時都被銬著,雙手都被銬腫了。巴麗江抗議對七監區所有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開始絕食。獄長劉志強到小號去,巴麗江告訴他七監區在吊法輪功學員。他說不可能,要去調查。

第二天,劉志強去七監區,七監區為了掩蓋迫害真相,把法輪功學員從東側的水房關到西側的水房。劉志強來了,只看了東側的水房,沒看到迫害真相。他又到小號來,巴麗江繼續跟他反映吊法輪功學員的事。他推托說:我去了,沒看到。他甚麼也沒再說就走了。

巴麗江絕食兩個月後,也就是七月,惡警把巴麗江從小號又劫持回監室。康亞珍找巴麗江說:我以後不吊法輪功學員了,你吃飯吧。巴麗江說:「我不相信你」。她說:「我不可能給你寫書面保證。」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這幾天,巴麗江被殘酷灌食,刑事犯李傑往粥裏放鹽量多出正常量十倍,灌進的食都吐出來。每天被強行插管灌食三遍。巴麗江看到法輪功學員魏麗萍、張豔華、盧美榮被手銬銬的雙手腫出來一個大坑。幾天後,巴麗江又被劫持到小號迫害。那時巴麗江的身體極度虛弱,血壓很低,低壓僅四十毫米汞柱。巴麗江絕食五個月後,劉志強到小號,對巴麗江說:你想反映情況可以,給監獄管理局,住監你想寫啥都可以,你自己親自送。

當巴麗江絕食五個月的時候,九月末, 把巴麗江從小號劫持到一監區。半個月後,康亞珍把巴麗江劫持回七監區。巴麗江拒絕回七監區,康亞珍唆使幾個刑事犯抓住巴麗江,背著就跑,導致巴麗江胸前的軟組織受傷,天天發低燒,半個多月後才好。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從早上五點到晚上八點半,惡警強使法輪功學員「碼小凳」,或採用束縛帶捆綁著。不讓上廁所,齊齊哈爾法輪功學員華小娟因不讓上廁所導致患有很嚴重的尿道炎,在這種情況下,還限制她上廁所。副監區長董麗華非常惡毒,都是她縱容犯人幹的。華小娟的包夾是李美蘭(入室搶劫,殺人罪),此人品質極其惡劣,心狠手辣。背地裏刑事犯都罵她,是地地道道的人渣敗類。經常不讓華小娟上廁所,華小娟不服從她們的迫害,被上束縛帶,打罵聲經常出現,巴麗江看到警察反映情況,她們也不予理睬。這種酷刑折磨,在七監區一直持續到零九年才結束。

「坐小凳」模擬圖
「坐小凳」模擬圖

零七年六月,由於長期碼小凳,不讓活動,巴麗江的頸椎出現了問題,頭抬不起來,右腿和胳膊都劇痛。在這種情況下,惡警董麗華用束縛帶捆綁巴麗江好幾天。巴麗江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向監獄副獄長包銳揭露董麗華的醜惡行徑,她很貪婪,吃、拿、用犯人的東西,犯人給她買的東西,她往家裏帶。她到哪個監區工作,哪個監區的犯人沒有不罵她的。她現在在九監區(集訓監區),據法輪功學員反映,她在九監區對法輪功學員迫害很嚴重。

零八年九月,巴麗江被劫持到十監區。

從黑龍江女子監獄出來後,巴麗江得知她的父親於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離世,巴麗江的姐姐巴麗華、姐夫張樹軍(未修煉法輪功)在二零一一年一月二日到東方紅獨木河送春聯,講法輪功真相時,被惡人誣告,遭邪黨非法勞教。巴麗華被非法勞教兩年,張樹軍被非法勞教一年。七十多歲的老母親,每天以淚洗面。整個家庭主要生活來源是靠姐姐巴麗華,現在家裏陷入經濟危機之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