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老年同修們交流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老年同修物質身體老化,受惡黨毒害時間長,後天觀念牢固。在師父不斷給延長壽命的情況下,心性一守不住,就會有生命危險。

今年我七十四歲,一九九六年得法。從年齡和得法時間上說,我應該算老大法弟子,老是老,可進步不快,和精進的同修比差勁多了。主要表現在講真相、勸三退做得差,別人一勸一個準,我要費很多口舌,有時候人家還不買帳。

我接觸的對像農民多,大多數人是為蠅頭小利而樂而憂,受中共惡黨毒害太深,政府給點小錢他們就感恩戴德,基本上都是無神論者,普遍觀念是:人死如燈滅,肉爛一攤泥。和他們講真相難度較大,他們冷漠的態度常使我傷心。經過多次碰壁也使我懈怠了,而且我產生了一個觀念:此等人為下士難度也!後來我檢查自己,發現我講高了,反思自己慈悲心太差,今後在這方面必須要改進。

上個月,我做了一個夢,夢中師父來到我面前,醒來,我立刻檢查自己,我究竟還有甚麼人心沒放下呢?我覺得名、利、情這些方面的人心雖然根深蒂固,可是容易發現,而在常人社會中後天形成的觀念容易忽視。特別是隨著年齡增長,自覺不自覺的就浮現出這些觀念:人老啦,眼花耳聾,記憶力衰退,行動遲緩,等等。當我深入學法後,我發現這些觀念都是錯的,在無形中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

對於常人來說,生老病死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規律,而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者,我的身體不斷的被高能量物質轉化,怎麼能遵循常人的規律呢?實際上我現在皮膚很細膩,看上去比同齡人要年輕十多歲。當在常人中形成的後天觀念出現時,大法弟子必須排斥它、否定它。你認定它,舊勢力就鑽你的空子。

去年初,我遭遇一次較重的魔難,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突然腹隔膜痙攣,打嗝不止,白天夜裏都不停,不能睡不能吃,幾乎要把我憋死。幾天功夫,體重下降了十來斤,牙齒也接連掉了幾顆。兒女們也慌了。那些天同修們也來幫我發正念,當時管點事,過後還是照樣發作。實在沒轍了,半夜裏我跪在床上打著大蓮花手印求師父,我說:「師父呀,弟子過不去了,請您幫幫我吧……。」大約三分鐘後,打嗝停止了,然後我拖著疲憊的身體不知不覺中睡著了,從此也再沒有犯過這毛病。太神奇了,太讓我感動了,至今想起這事,我都想掉淚,如果沒有師父呵護,我這條老命可能也沒了。

為了接受這次教訓,我不斷向內找,為甚麼會遇到這麼大魔難呢?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師父沒有給弟子安排魔難,這場魔難完全是因為我沒有放下後天觀念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平時我們總是嘴上說「否定舊勢力安排」,那可不是嘴上說說就行,必須得認真學法,不斷提高心性,才能在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上前進。老年同修是容易在這方面出問題的。有的老年同修「病」的表現很嚴重,他只是以自己的堅強意志在抗爭,而沒有在如何提高心性上找原因,結果「病」長期得不到好轉,有個別的老年同修還過早的離開了人世,很讓人痛心。須知,修煉的就是這顆心,心性上不去甚麼也解決不了。

這裏再和老年同修談談正念清除邪惡的體會。前半年我的聽力下降很嚴重,而且伴有嚴重耳鳴,自己聽不清自己說的話。在這種狀態下,老年同修很容易冒出常人觀念:「這可能是老年性耳聾吧,周圍不是有不少老年人聽力都不好嗎。」我當時在這方面就有漏,半年多了耳聾耳鳴的毛病不但沒有好轉,還有越來越重的趨勢。這時我又出現了一個後天觀念:「我媽沒活過五十,我爸沒活過七十,我可能也不會長壽吧。」當我和同修說這話時,同修立刻否定我:「你不是常人,你不應該是這種狀態,你這些觀念都是不對的,你按師父的要求發正念善解,看看怎麼樣。」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每天發正念時以善解方式清除干擾,結果取得了明顯效果。我是這樣發正念的:與我有怨緣的生靈(我沒稱它為魔)你聽著,舊勢力安排你在正法期間向我討債,是想讓你因干擾正法而犯罪,從而銷毀你們。希望你能聽我師父的話,不要干擾我做三件事,趕快離開我吧!如果離不開,可在我周圍等待,等我圓滿後在我的天國裏做眾生。我師父慈悲為懷,可是大法也是極其威嚴的,那就是:誰干擾破壞正法誰將被銷毀,請你們細思量吧。

現在,我的聽力越來越好直至完全恢復,耳鳴現象也隨之消失。

由於層次有限,僅把我修煉中的點滴感悟有針對性的寫出來一點,供老年同修借鑑,如有不妥之處,還望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