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同修清理家中邪黨物品的過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老年法輪功學員,得法前身體有各種病。得法後師父都給清理了,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

二零零一年我去北京上訪,走在半路上被邪惡截了回來,關進入看守所半個月,家裏人對我不理解,誤會很深。《九評》出來後,網上要求清理惡黨的邪靈的一切物品,我家裏的邪黨物品太多了,老伴是黨員,他和兒子把這些看的可珍貴了,我剛收拾一點兒還沒等燒呢,就被他發現了。他威脅我:快把東西還給我,否則我就去告你。並且說不放在家裏,放在倉房裏。因為當時沒在法上認識,執著親情,求安逸心重,見他讓步了,又怕他告我,就答應了,把東西還給他了,過後也沒在乎。

可誰知放縱了邪惡,沒能及時清理,於是我的家庭魔難一個跟著一個,學法不入心,發正念倒手,煉靜功還睡覺,老伴和兒子女兒對我都不好了……自己也很著急,精神不起來,怎麼向內找都不行。

二零零五年我又把放在倉房裏的邪靈讀物捲成卷全燒了,被老伴發現了,他開始大吵大罵,我也不吱聲。他乘我不備,用膝蓋一頂,兩隻手一推,把我推到門外,插上門不讓我進家,直到晚上十點也不開門。我只穿一雙拖鞋,無奈到這個同修家住一天,到那個同修家住一天。那幾天正念很足,發正念清理他背後的邪靈,心裏只有師父和大法,一點也不怕。後來回家後他一句話都沒提,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煙消雲散。

有一次我到同修去學法,老伴不讓,還說些不三不四的話。我頂了他幾句,這下壞了,他從沙發上跳起來就打,邊推邊打一直打到廚房,左手拽我頭髮,右手打我臉。過後回想一下,老伴從不這樣打人哪?晚上打坐時那一幕幕又顯現出來。我看見老伴打我的時候,毛邪靈的頭高出老伴一個頭,一身灰棉衣,頭髮很長。還有一次我看見洗手間有一個樓梯,毛邪靈帶一隊敗兵往上走,灰棉衣灰帽子,到處都是,多的後陽台都是,做夢都夢見它。它在我家和我兒子家來回串通,操縱著我兒子和老伴給我製造魔難。走在街上誰也不理它。這些年只要我心性一有漏就看見它的影子,通過發正念清理一些始終沒徹底,有一次在洗手間聽見耳邊一個聲音說:你死了吧!你死了吧!活著沒意思。也是毛邪靈說的,有時候煉功發正念看見它在屋裏來回走,心神不定像想事一樣。

由於自己悟性低,正念不足,把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當成人對人的迫害,總跟老伴爭吵,老伴和兒子看的我很緊,我一直沒有徹底清理邪黨的物品,所以它也一直在我空間長期在干擾我做三件事。直到二零一零年春天,我才把剩下的五十三斤全部清理乾淨。

寫出這些是希望同修都能認清邪惡的干擾,徹底清除邪黨的一切物品,更好的做三件事。如有不足,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